状告江泽民 大庆法轮功学员希望迫害者明真相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大庆市法轮功学员杜印被非法拘禁、非法劳教,并被开除工职,在非法拘禁和非法劳教期间还受到了“上绳”、浇凉水、关铁笼子、关小号,甚至用铁锁头砸头等暴力和酷刑折磨,原本因修炼而变得温馨、宁静、滋润的家庭变成了颠沛流离。

不久前,杜印状告首恶江泽民。他说:“我不恨迫害我的那些人,我倒感觉他们很可怜,他们与我本来无冤无仇,却在所谓的命令指使下,不敢理性思考问题,成为了打人的棍子,我真想让他们明白真相,因为我知道,法轮功谁修谁受益,多少人修炼后感激的不知道说啥好。我今天告江泽民,希望让害人的始作俑者得到应有的惩罚,让千千万万个不明真相的世人摆脱谎言的束缚。我也希望有一天,那些迫害我的人能够站出来与我一起对江泽民进行控告,因为他们同样是被迫害者。”

以下是杜印提交的控告状事实叙述部分:

修炼法轮功前,我有偏头疼的毛病,还有脑震荡后遗症,肝上也有病;我脾气不好,还爱喝酒,结果一喝点酒,就闹事,不是打老婆就是打孩子,打打骂骂就是常事,有点钱就下饭店,挣的钱都下饭店了,抽烟、喝酒、打麻将,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换句话说,那时的我就是醉生梦死,如果不是法轮功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生性就胆大的我都不知道会作成啥样呢。

1996年6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变化那真是翻天覆地的,不抽烟、不喝酒,也不打麻将了,对老婆孩子也不伸手了,对外人也一样,看谁都乐呵呵的,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在哪里都得是好人,我就严格按照师父说的做;心性好了,身上的病也没了,修炼近二十年了,没吃过药,没打过针,啥毛病也没有。

就是这么好的功法,却被江泽民一意孤行的栽赃诬蔑。1999年7月21日,为了给师父和大法讨还公道,我去了黑龙江省政府,结果被非法抓捕,扔到大巴车上,又被劫持到一个露天体育馆暴晒。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2000年6月18日,我和同修在大庆石油管理院里炼功,被大庆八百垧派出所非法抓捕,他们对我进行审讯,还对我进行毒打,之后,又把我送到了大庆市红岗看守所。在看守所,犯人在警察的怂恿与撑腰下,对我又打又骂,还往我身上浇凉水。这一次被非法抓捕,我被拘禁了50天,看守所时任所长是王大河。

2000年11月份,我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打出了“法轮大当好 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被前门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把我关在天安门广场拘留所的铁笼子里呆了一宿,出来后,在北京火车站,我又被抓,他们把我关到了景山看守所,大兴安岭办事处把我带回了驻京办,在那儿关了一宿。我出来后,再次去天安门,又被绑架,被关进了大兴看守所,因我不配合照相,被犯人毒打。

没多久,我被转到了唐山市古野区看守所关押,被古野公安分局来提审我的刑警中队长华忠和另一个警察“上绳”,绳子刹进肉里,钻心的疼,上了好几次,胳膊又疼又麻。后来,我被老家内蒙根河林业局公安局派出所一所长和一个警察和我单位的一个叫大桩子的人给戴着手铐押回大庆,直接带到八百垧派出所。

在大庆,我被非法判了两年劳教。送我劳教的警察叫王海滨,另一个叫赵喜凤(协音)。劳教期间,劳教所组织一个批判大会,有大庆党校马姓所谓教授,诽谤法轮大法师父,并断章取义的乱解释师父讲法,我就站出来制止他们,劳教队的王姓指导员就捂着我的嘴,把我拖到劳教所后屋,管教科长韩庆一拳打过来,把我下巴打掉了一块皮,然后,把我关进了小号。

在送我进小号的路上,押送我的警察杨明松,把我双手背后反铐着,打我一路,四颗大牙都打松了,在劳教所掉了两颗,回家后掉了两颗;我被关了七天小号,晚上睡铁板床,24小时戴着手铐,劳教期满时,因我不写保证,被管教科长韩庆山、副科长杨涛用铁锁头砸头,砸的整个头都肿起来了,砸的我啥都不知道了。由于迫害,我的胳膊至今一直疼、麻,头发也时常不正常的脱落。

时任劳教所所长是应成礼,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是王永相(已故);在劳教所,我被非法拘禁过两个大队,其中一个大队时任大队长是邢国友、副大队长是刘福成、教导员是胡某、中队长叫李海涛;另一大队时任大队长是王军平、副大队是曲某。

我被非法劳教,家庭没有了经济来源,读初中的两个孩子不得不辍学,老家的单位因我没按时报到,把我开除。

我现在搞装修,是失去公职后,被迫入的行,这行业是良心活儿,想挣钱,只要材料上耍点心眼儿,这钱就来了,可我不这样干,我给谁装修,都一样,一律挑好材料,宁愿少挣钱或者不挣钱,我也不做对不起良心的事。时间长了,装潢材料商店都知道我是学法轮功的,都知道我这炼法轮功的人特别好,都说现在这社会,象我这样的难找。现在,我家租房子住,孩子大人都在一起,我妻子有时候感到委屈,就说:“这日子呀,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可说归说,再苦的日子,我家人都支持我修大法,都让我在装修上挣堂堂正正的钱,我们家现在非常和睦,妻子贤惠、善良,对老人也孝顺,孩子懂事有礼貌,日子虽艰难,但一家人其乐融融。

我不恨迫害我的那些人,我倒感觉他们很可怜,他们与我本来无冤无仇,却在所谓的命令指使下,不敢理性思考问题,成为了打人的棍子,我真想让他们明白真相,因为我知道,法轮功谁修谁受益,多少人修炼后感激的不知道说啥好。

我今天告江泽民,希望让害人的始作俑者得到应有的惩罚,让千千万万个不明真相的世人摆脱谎言的束缚。我也希望有一天,那些迫害我的人能够站出来与我一起对江泽民进行控告,因为他们同样是被迫害者。善恶必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