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明慧文章《十三岁的负重》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今天在明慧网上看到《十三岁的负重(上)》这篇文章,看到那些被迫害的小同修这种种残酷的经历,我抑制住流泪的冲动,想到了自己的童年。

我的爸爸妈妈大概是一九九九年二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迫害开始前的半年多时间里,我们的家庭非常和睦,日子过的比较舒心。那时候每天晚上吃完晚饭,一家人就到另一同修家去集体学法、集体炼功。还有好多其它地方的同修也会来,大家一起切磋修炼中遇到的问题、相互鼓励。每晚从炼功点回家都感觉身心非常愉悦和轻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后,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于我们一家人修炼后得益良多,爸爸妈妈为了让政府知道法轮大法好,去北京上访了。当时我才十岁,读小学五年级。记得爸爸妈妈去上访后不久,有一天晚上,我在睡梦中被奶奶叫起来,说是村上的人来了要问我话。我起来看到厨房里坐了好多人,有男有女,气势汹汹的。看我起来一女的质问我知不知道爸爸妈妈去哪了,我说不知道。又问了一些其它的事情,就让我去睡觉了。

这事过后不久,有一天中午我放学回家,发现我家院子、屋门前的路上都围满了人。回家一看,我家的东西都被搬出来了,还有人正在楼上拿我家的木柴,大家都在讨价还价的忙着。当时年幼的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感觉很害怕。爷爷奶奶(都是同修)也被恶警抓走了,午饭也没吃(没有人做)就回了学校上课。下午站在学校的栏杆上,看着一车一车的我家的家具、粮食被运走,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下午上课,班主任特地停下讲课,对全班同学说,由于我爸爸妈妈炼法轮功,还跑到北京去上访,被警察抓去坐牢了。还说了要大家引以为戒,不要接触法轮功之类的话。全班同学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嘲笑我。下午放学回到家,满屋狼藉,所有只要稍微能卖点钱的东西都没有了。从此,我和八岁的妹妹相依为命。

因为怕被牵连,亲戚朋友都不敢收留我们。因为要上学,早晨我和妹妹早早起来做早餐,中午在叔叔家吃饭,晚上放学回来自己做。因为个头没有灶台高,就搬个椅子踩在上面炒菜,由于没有经验,就边炒边试,一直试到熟。

在学校,老师们一看到我,就要谈论我家修炼法轮功;同学们一看到我,就要谈论我爸爸妈妈坐牢;在路上,大人看到我,就要说你看这是谁谁家的孩子,就是因为炼法轮功啊,大人坐牢,小孩没人照看……但是却都不说,这场迫害是中共强加给我们的,我们只是坚持自己的信仰、想做个好人而已。所幸的是,我在学校的成绩却突飞猛進,本来是班上三十名左右的成绩,读六年级的时候一跃成为第一名,我知道,是师尊给我开智开慧了。

如今十六年过去了,我也不再是当初懵懂无知的少女。这一路走来,虽然因为曾经好长时间没有坚持学法,迷失在常人洪流中,为了常人的名、利、情做了不少错事,偏离了大法,但是慈悲伟大的师尊还是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次次点化我,使我又走回了大法中修炼。

我也很庆幸自己的父母在经历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后没有放弃大法修炼,使我和妹妹同修虽然经历磕磕碰碰、跌跌撞撞,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有惊无险的走到了今天。

千言万语表达不出我对师尊的感激之情,唯有精進以报师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