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劳教迫害 天津市徐海棠控告首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日】今年53岁的天津市塘沽区徐海棠坚持修炼法轮功,16年来,经历了3次抄家、4次绑架、4次拘留、2次劳教,一次洗脑班的迫害;同时单位扣工资、奖金、公积金,不给涨工资。近日,徐海棠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以下是控告事实与理由:

修炼之前我患有多种疾病,大把大把的吃药不见好,病反而越来越多。特别是类风湿,浑身窜着疼,手指关节红肿浑身疼。有时腰部以下整个下半身阴凉疼痛难忍,捂着被子,恨不得要撞墙,夏天不敢穿短袖。还有反复性肺炎,常常是一个高烧就住进医院,一年数次,一次比一次重。还有甲亢、胃下垂、慢性扁桃体腺炎、失眠、头痛等病痛的折磨,几乎是生不如死。孩子幼小,我还要上班,感觉活的很累。

修炼后,我努力按“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各种病症在短期内很快消失,吃东西不忌冷热,手指关节不红不肿不痛了,下冷热水也不惧怕,身体一身轻,给单位节省了医药费。在单位严格要求自己,不为名利,不计报酬。不管工作量多大,多脏,多累,都毫无怨言,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虚心向同事学习技术,主动配合做好本岗工作,保质保量完成生产任务。与同事关系融洽,同时积极参加院、科室组织的各项活动,与同事一起为科室赢得奖状、奖杯等荣誉。得到了领导与同事们的认可。

法轮功不仅健康了人们的身体,也提高了人们的道德水准。然而,1999年江泽民公然违背宪法,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一夜间将上亿的好人说成了坏人,我也成了被迫害的对象。

2000年6月,我在家门口炼功当场被绑架至渤海石油新村派出所,被强制做笔录按手印,并录像在渤海石油公司闭路电视播放,以诽谤法轮功,并被非法拘留10天,期间被非法抄家,被抢走大法书籍。

2000年10月我去北京行至塘沽被家人叫回,从此扣除了我的奖金。

2001年1月,我被片警王健华叫到渤海石油新村派出所,当天被绑架至塘沽赵家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正值寒冬腊月一场大雪过后,看守所警察不让穿冬衣,只让穿一层秋衣秋裤,通过露天院子进入号房。

2001年1月中旬我在单位上班时被渤海石油研究院绑架到北塘戒毒所洗脑班,本科室俩位领导参与,当时渤海石油公司610负责人赵彤、渤海石油研究院院长何象琴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那里被强迫看天安门自焚等谎言洗脑片。中共鼓动家属参与转化,利用家人不愿亲人受罪被劳教的心理,逼迫我放弃信仰,洗脑班内不是哭声就是骂声、吼叫声。我的老父亲竟然给我下跪哀求我放弃信仰,后来他昏了过去被送医院。

2001年4月因我不放弃信仰,被塘沽公安局警察从戒毒所洗脑班直接劫持到赵家地看守所,几天之后被非法劳教2年,劫持到天津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在此被奴役、捡豆子,常常干到夜间12点过,被迫扛百斤麻包。

2001年6月2日,中共突然把我与部分法轮功学员押送天津建新女子劳教所。强迫看洗脑片,中午不让休息,晚上12点以后才让睡觉。我被罚站,有时站一天,有时从晚上站到第二天早上4点多,被喝斥,恐吓,裸体安检,包夹24小时不离身,无时无刻不受到监控,极尽侮辱。警察逼我写入所保证,把我双手铐在上床铺的铁杆上2天1夜,手铐齿尖深深扎入手腕。我曾被犯人用宽胶带封住我的嘴,将我双手双腿用宽胶带缠住扔在铺上。我在里面还被奴役,造成右手大拇指,食指受伤,红肿疼痛不能弯曲。警察不让我与母亲见面,她来过多次不让见,甚至是思女心切哭倒在地也不让见。她原本也修炼,由于我被非法劳教对她打击太大,再加上她承受社会、中海油总公司研究院、渤海石油公司、我所在单位等方方面面的压力和歧视,导致半身瘫痪、行走不便,最后我可怜的老母亲含冤上吊自杀。我深爱的母亲,连她在世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这残酷的事实对我打击太大,伤害最深(中队长焦墨华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此,我也替我母亲郑重提出控告。我因不转化又被非法加期半年,共2年6个月。

2003年因母亲的自杀离世,我去别人家做具体的了解,被跟踪,导致被非法抄家,还连累了别人家被抄家,带队抄家的是渤海石油公司610人员杨鲜才等。

2006年6月,正在上班,塘沽国保(姓薄)、新港刑侦九队(马队)、渤海石油公司610人员韩天宏等人将我绑架至新港刑侦九队,并非法抄家,当天我又被劫持到塘沽看守所刑拘20天,后被非法劳教1年,劫持到天津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我遭受非人待遇,期间还被无名抽血,此次又被加期1个月。

16年的迫害,我经历了3次抄家、4次绑架、4次拘留、2次非法劳教,一次洗脑班的迫害;同时单位扣工资、奖金、公积金,不给涨工资。每月只得最低生活费200元,300元。失去了作为中海油渤海石油公司职工应有的福利待遇。退休后不给企业工资,只给社保,直接造成近百万元的经济损失,孩子因此学业无法继续深造,家庭生活受到一定影响。经历了被监控、跟踪、盯梢,被监视居住、电话监听,甚至亲戚的电话也被监听。让家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所有亲人为我担惊受怕,精神上受到了很大伤害。特别是逢年过节,敏感日,不是电话骚扰就是不法人员上门骚扰,搞的家人不得安宁,人心惶惶,也给我们夫妻感情造成巨大伤害。我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人身权利受到侵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