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杰被迫害致死 年迈父母控告元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杨晓杰,原中国青年报北方办事处职工,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和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绑架,因打手们试图制造所谓“大案要案”,杨晓杰等人遭到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杨晓杰及其妻子均被非法诬判十一年重刑,杨晓杰被关押到河北省石家庄北郊监狱(后改为“河北省第四监狱”),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岁。

在儿子惨死近十年后,年已七十八岁的杨晓杰父亲杨根田和七十九岁的母亲崔富贵,于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对元凶首恶江泽民提起了控告。

两位老人在给最高检、高法的控告书中写道:

“我们本来家庭幸福美满。我儿杨晓杰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努力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他在家里孝敬父母,爱护孩子,夫妻和睦,一家人身心健康;在单位里,他工作认真负责,成绩突出,人缘又好,经常受到领导的表扬和奖励。

杨晓杰生前和女儿杨文婧合影
杨晓杰生前和女儿杨文婧合影

“但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杨晓杰和他的妻子没触犯任何法律,没有任何过错,就不断被派出所找麻烦,杨晓杰无端被休门街派出所关押了五十一天。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杨晓杰工作的中国青年报北方办事处,一反过去对杨晓杰的爱护与器重,只因杨晓杰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开除了他的工职。此后派出所还安排人员监视他的住处,不停骚扰恐吓,让人无法正常生活。杨晓杰夫妇不堪压力,无奈抛下一家老小被迫去流离失所,我们好好的家就这样被破毁了。

“我的儿子儿媳没做过任何坏事,出外流离失所也是做好人,不干坏事,可江泽民指令下的不法警察们竟然像对待罪犯一样通缉他们。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杨晓杰与他的妻子被石家庄警察抓到了,因为夫妻俩当时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在一起,打手们有人想借此制造所谓“大案要案”。可怜我儿被抓后一直遭到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被残酷毒打、被七天七夜铐在铁椅子上,还不停更换关押地点,从彭后街派出所到石家庄第一看守所,从元氏县看守所又到东风路拘留所,再到石家庄第二看守所等,在610办公室的操纵下,公检法不问是非,不顾事实与法律,罗织一个罪名就把我儿子儿媳起诉了。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石家庄桥西区法院违法判处我儿子、儿媳各十一年重刑。就这样我儿子杨晓杰被关押到河北省石家庄北郊监狱(后改为“河北省第四监狱”),他的妻子被关押到了第二监狱,后转到河北省女子监狱,天理和法律都被践踏了!更为黑暗恐怖的是,我生龙活虎般健康的儿子被冤入狱,一进去就不停的被残酷虐待折磨,年仅四十岁就被活活迫害致死!”

两位老人悲愤的控诉道:

众所周知,接受江泽民一伙迫害法轮功指令的不法狱警,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是十分残暴的,各种令人痛不欲生的精神与肉体迫害手段超乎正常人的想象,包括长期关禁闭、各种毒打、体罚、虐待、长期剥夺睡眠、摧残性灌食、有病不许治疗等,直至刻意致人死亡。但谁都想不到这样惨剧会落到了我儿杨晓杰的身上。当时由于监狱一直封锁杨晓杰在里面的消息,在他被迫害得了绝症,瘫痪在床期间,狱警们为隐瞒消息不许我们家人探视杨晓杰,无论我们怎样奔走求告,整整一年多就是不许我们见人,所以直到我儿子奄奄一息,眼看不行了,狱警才允许我们保外就医。

以下是我儿杨晓杰临终才告诉我们的一些事实:

一、二零零二年杨晓杰一被关进石家庄北郊监狱,他就向狱警们讲述自己是被扣上莫须有罪名诬审诬判,是冤枉的,依法要求申诉。那些狱警们伪善地说支持他。但当他写出申诉资料后,那些狱警们露出真面目:不仅扣压了杨晓杰的依法申诉的材料不报,还故意当他面撕毁申诉资料,以此消除他对法律的希望和信心,打击他的精神和意志。

二、狱警们为让杨晓杰在放弃真善忍信仰的“转化书”上签字,不仅经常对他进行各种虐待、体罚、长期关禁闭折磨,甚至在长达三十天的时间里不让他睡觉,天天熬鹰,逼他崩溃。杨晓杰只好绝食用生命抗议虐待,绝食了两次,共计约一个月时间,痛苦难言。

三、二零零三年九月至十二月间,监狱教育处长汪国斌指使一个名叫范江山的罪犯毒打杨晓杰,拳打脚踢过程中,杨晓杰两颗后牙被打落,肚子被打得疼痛难忍。事后狱警们反而说杨晓杰“打架”,给杨晓杰戴上手铐脚镣进行处罚,而打人行凶的犯人却受到表扬和奖励,立功减刑,提前出狱了。

四、二零零四年六月二日晚,狱警又找借口将杨晓杰关禁闭,杨晓杰绝食绝水抗议。六月六日上午,监狱教育处长汪国斌带人来给杨晓杰灌食,故意制造痛苦摧残,先把管子从鼻腔插进食道,然后又说管子细拔出来,然后再换粗管子再野蛮抽插,把杨晓杰折磨得痛苦难挡,此时令狱医突然将高浓度盐水猛地大流量注入杨晓杰的鼻口,直至胸腔,杨晓杰被突然充满胸腔的灌呛痛苦顶起,整个人像爆发一般坐了起来,三个人都没按住,他拔出了灌食管,才没憋晕过去,被灌食后杨晓杰连续三天不停的咳嗽、吐血、发高烧。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五、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四日是杨晓杰“下队”的第二天,他再次被关禁闭,也再次绝食绝水,第四天监狱十一监区的领导陈厂长(可能叫陈新国)来承认了工作上有失误。

六、那以后杨晓杰病情出现危机,监狱带他到肿瘤医院做了检查,检查出来杨晓杰患的是绝症。不法狱警从二零零四年最后一个接见日(十一月二十三日)以后一年多不再让杨晓杰家属接见,显然是要故意隐瞒病情,故意隐瞒、拖延、阻止杨晓杰保外就医。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是当年最后一个接见日,狱警还不让见人,我们要求见狱领导,门卫不让上楼。因为当时监狱还没供暖(石家庄市十一月十五日供暖),狱警说暖气坏了,要我们给杨晓杰送被子。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去监狱送棉被,偶然知道杨晓杰已经瘫痪在床,实际上当时已经奄奄一息,心急如焚,开始马不停蹄的在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和北郊监狱之间来回奔波,申请、哀求,奔走呼号了整整十四天,当局才允许杨晓杰保外就医。监狱给出的“保释单”上清楚注明杨晓杰罹患“纵隔膜肿瘤,骨结核”,显示他们对杨晓杰的病情早已知晓。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们再见到他时,他躺在床上神志不清,一点七十五米的身高,顶多也就剩了七十多斤,皮包骨头,连臀部都没有肉,大腿两块骨头全靠皮连着,说话没有力气,气管里有痰,胸部有积水,呼吸不顺畅,大多数时间都是昏睡,别人帮助翻身或偶尔坐起时,疼痛难忍的样子令人落泪。我们把他从监狱接出来,送到医院,检查结果他胸部严重积水,肺部有结核,一截脊椎已经坏死,医生第一句就说:来得太晚了!CT片子出来了,大夫看过后告诉家属:人没救了,准备后事吧。

我们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以后一年多,在每个接见日,不管严寒酷暑,都不顾自己七十岁的高龄去监狱要求接见,我哀求狱警,我给他们下过跪,他们每次都不让我见人,说你儿子挺好,吃的不少。今天杨晓杰出来了,医生却说人已经无法救治了!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杨晓杰抛下自己七十多岁的父母双亲、抛下心爱的女儿和妻子,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岁。”

杨晓杰的父母指控恶首江泽民是将杨晓杰迫害致死等所有犯罪行为的真正指挥者、组织者,是真正的犯罪主体,是首犯、主犯、教唆犯、犯罪方法传授犯,构成数十项犯罪。他们要求司法当局立即将江泽民绳之以法,还给杨晓杰和所有无辜被迫害的法轮大法学员应有的清白和公道。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