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遭迫害 湖北黄石市261人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自五月以来,越来越多的法轮功学员及亲属汇入诉江大潮,目前,黄石市有二百六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和亲属控告江泽民,要求最高检察院对江泽民绳之以法。

这些法轮功学员在他们的《刑事控告书》中,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经过和身心受益、道德回升的事实,例如,七十二岁的农民法轮功学员董相平说:“我以前患有晕眩症,药物也不能解决问题。一九九七年,有人向我推荐法轮功,说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一个有益于他人的好人。我非常接受,从此,我的家庭变的和睦,我的身体也不知不觉恢复了健康,我变得更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

五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冯元桂说:“一九九九年我由于身体不好,患有胆囊炎、胸膜炎,妇科病。听前夫介绍说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一个有益于他人的好人,并且能祛病健身。我也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他心性的改变很大,他再也不为金钱与人争斗,从此我的家庭变的和睦了,我们的身体也不知不觉恢复了健康,我身体的各项指标都正常了。”

按摩医生桂立新说:“修炼法轮功后,我按大法真、善、忍的准则要求自己。在工作中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在利益面前从不与人争斗,面对评‘先进’和员工福利旅游等利益时,都主动放弃,与同事、上级相处和睦,与邻里亲朋关系融洽。一九九九年,当局在江泽民一手操纵下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国保警察去我当时的工作单位(黄石轮胎厂)调查时,众同事一致公认我是个善良、宽容平和、待人热情真诚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谋划、管理煽动了对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折磨,和“转化”迫害,其犯下的罪恶是诉之有据的事实。

宋万学(男),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村里是公认的好人,在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中,宋万学怀着对政府讲明真相的纯朴心态,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第二次去北京上访,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日被丰山铜矿公安科科长刘建国等绑架到大冶有色公安处,单位不准他上班,于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二日(当年的腊月二十八)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五岁,从绑架到迫害致死仅仅只有三天时间,并开膛破肚取走心脏、肝脏、肾脏,说是拿到武汉去检验,亲人要求检验完要归还,却从此没有下文,也没还回内脏。死后都不让他妻子看他最后一眼。二零一五年八月底,宋万学的妻子胡水爱向两高邮寄了对江泽民的控告书。

骆文(男),现年四十七岁,因患严重的美尼尔氏综合症,现代医疗手段在此病面前束手无策,骆文为祛病健身而修炼法轮大法,不长时间身体就完全恢复健康。他为人正派,工作勤恳,乐于助人,是亲朋好友、邻里、同事公认的好人。

骆文因信仰“真善忍”法轮佛法,曾几经遭受中共邪党操控的公、检、法人员的迫害,多次被绑架、抄家(在没有一个家人在场的情况下私自撬锁,大肆翻箱倒柜,抢走私人电脑、手机等私人物件,一个存款折子幸被骆文妻回家从恶警手中夺回),非法拘留、判刑、劳教,中共法院、检察院,与公安局沆瀣一气,一意孤行“权大于法”的秘密判骆文七年徒刑,既不打电话告知亲属,也不给家属下达判决书,对亲属不给一点讯息,目前在臭名昭著的沙洋监狱遭受迫害,其妻易文靖已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了控告状起诉控告江泽民。

七十四岁法轮功学员喻菊英,有一个善良的儿子桂立新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黄石上窑派出所指导员和片警盛刚将儿子桂立新劫持到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武汉市内),被非法劳教一年,没有任何合法手续。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中午十一点半左右,桂立新又被闯入家中的八泉派出所警察张辉、李玉军、徐卫东、杨卫国四人绑架,桂立新随即被非法关在黄石市八卦嘴看守所十四天。次日,桂立新又被劫持到市下陆峰烈山看守所。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四月二日,桂立新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八年四月九日上午九点五十左右,喻菊英被黄石市第二看守所(即下陆峰烈山看守所)勒索了二百元钱后才允许见到儿子。当时的看守所所长是李炎奇,副所长是宋军业、聂庆华。两天后,桂立新被送往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四监区二分监区,直到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才回到家中,被非法监禁的时间长达两年零八个月。

五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蔡桂香,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一日,黄石市“610”、黄石港区分局以及家所在地派出所,从广东省中山市将正在打工的蔡桂香绑架回黄石,蔡桂香被强制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蔡桂香被长时间剥夺睡眠、强制洗脑,遭吸毒人员二十四小时包夹,控制所有言行,经常被打骂,长时间大负荷的强制劳动,习以为常的体罚和罚款,两年所遭受的迫害,给她的身体带来很大创伤,体重下降四十多斤,头发几乎全白。

湖北省黄石市冶钢集团退休工程师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杜大兴,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上二十三点,黄石市610办公室胡耀先等十几名警察闯入他家,将他关进黄思湾派出所,二十多个警察轮流逼问我,到七月二十日晚上二十二点半才放我回家。在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晚二十点二十分左右,石灰窑区公安分局警察杨卫国等三人,把杜大兴关进市第二看守所,到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六日才放他回家。坐牢期间强收费用一千八百八十元。在二零零一年五月五日晚,杜大兴又被黄思湾派出所警察刘安全等三人绑架进派出所,第二天关进洗脑班。到五月十四日上才放回家。

六十九岁的退休工人刘晓连,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再次遭到绑架,非法关押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四十五天。在非法关押期间,双手被反背铐、戴脚镣一个星期,那时正值四十二度的高温。刘晓连戴着手铐、沉重的脚镣,不能洗漱,手铐、脚镣由于时间太长,又是夏天,铐破了皮肉,有时想动一动姿势来缓解一下疼痛,那种刺痛可想而知,解下手铐、脚镣后,几天手脚都失去了知觉,两只手肿的象馒头一样,双臂肿的像小腿粗,到现在我的手腕还留有痕迹。

对法轮功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给国家、给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和空前的浩劫。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大罪已经铸成,只有将首恶江泽民绳之以法,并尽快送上审判台,才能让更多被谎言蒙蔽的世人看清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从而站在正义的立场上、挽救了生命、民族、国家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