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自己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日】我得法十七年了,很想修好、做好。现把我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因层次所限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救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覆盖了中国大地。面对社会上巨大压力,能不能坚持修炼,能不能真修?对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严酷的考验。我一直认为:修炼法轮功没犯法,法轮功给人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更没有错,迟早人们会明白,所以心里很坦然。

可我怎么也想不到,江泽民和这个邪党竟坏到这种程度,编造“自焚”、和各种谣言嫁祸法轮功,毒害众生。我们的处境更加艰难,行动被跟踪,电话被监听。看着往日一个个善良的面孔被谎言蒙蔽着对大法不敬,对大法弟子误解,心里很难过。

面对这样的情况,怎么办?有同修利用单位的便利条件,复印大量的真相资料,我们从单位小区到乡镇农村,一个不落的发放。后来我们建立了小型资料点,除了大量的发资料,贴真相不干胶,挂真相条幅,还三两个同修一组利用各种形式讲真相:如过年前,我们批发对联到农村发送讲真相,效果很好。因为买一副对联在二元左右,我们只卖五角钱,穷的农户我们就白送。老百姓都是善良的,当我们把真相讲给他们时,他们都说:共产党太坏了。

为了扩大讲真相的范围,我们开始用手机放语音讲真相,覆盖面积很大。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一同修拨通了一个电话,给他播放了揭露“自焚”伪案的语音,他全部听完后说:“我是某地陆军司令……”这件事给我们非常大的鼓励和信心。随后又添置了自动播放语音的手机,这样更好了,全国各地、各大院校、机关、公安及邪恶的黑窝都能听到真相,给更多的人得救的机会。我们利用所有的能够利用的时间、机会,最高效率的传播大法真相,救度世人。不管春夏秋冬、严寒酷暑,有时一边打电话,一边发资料,碰到有缘人就要讲真相、劝三退。我只有一个心愿:让更多的人明白中共的谎言,知道法轮大法是佛家大法,是救人的。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救人过程中,我们曾多少次与警察周旋,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有多少次碰到不理解的人在我们强大的正念下了解了真相,成为了有救的生命。

在十几年的证实法过程中,虽然自己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但是,我深深的感到,没有师父的呵护、铺垫,我们别说救人,自己的生命都不能保障。

实修

一天早上,丈夫让我给他抄写《洪吟》的目录,当我把抄好的目录递给他时,他说我少抄了两首,我就一首一首的核对,结果把我惊呆了:先是没有抄《实修》,后再找没有《缘归圣果》。我手捧着《洪吟》心里怦怦直跳:知道是师父的慈悲点悟。在师父的重锤敲击下,我不得不回想自己的修炼路程,十几年了,没有实修?真的很茫然,第一次感到修炼的严肃。

那么什么是实修?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自己怎么做的呢?向内找:学法有时不能入心,可又知道学法的重要性,就容易学法走形式;每天坚持炼功能够做到,可每次炼静功都很勉强的炼完一小时。很想突破,可就是怕痛、怕吃苦;在遇到矛盾时,往往陷入谁对谁错上。在和同修的配合上总想指导别人。每天忙忙活活,把做事当成修炼,还觉得挺精進呢。真是不找不知道,竟有这么多的人心。

二零零四年七月的一天,肠胃感到不舒服,我第一念就是人念:吃什么啦?怎么闹肚子?虽然肚子丝丝拉拉的痛,我也没管它,还是每天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十天、二十天,不但没好,反而便脓血,整个人都脱像了,被动的承受着邪恶对我身体的迫害

在一次交流会上,有同修谈到:一天突然闹肚子,拉的很厉害。他对妻子同修说:“给我舀一瓢凉水来,我就不信一个大法弟子还怕它们(邪恶)吗?”一瓢凉水喝下去,肚子好了。同修的心性和正念,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就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是我该提高心性了。真是前一秒后一秒两种不同的结果,拖了我两年的顽疾瞬间就化掉了。

二零零七年六月的一天,同修说我嘴歪了,我也感到不舒服,对着镜子里的我说:旧势力,你想用这种迫害阻挡我讲真相救人?办不到,谁也挡不住我!我照样天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每天都能够劝退六、七个人。一天中午,我骑车出去,正好碰到一群在树阴下吃饭的民工,有二十多人,我停在一旁,跟他们搭话,知道他们是建桥的,我就从民工们辛苦挣点钱不容易、平安是最重要的讲起,随后讲到现在天灾人祸为什么这么多?我问他们知道《窦娥冤》吗?年龄大的知道,从《窦娥冤》说到法轮功: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大法,人们由于听信中共谎言对法轮功不敬,那就是罪过呀!所以要明真相、顺天意,远离邪恶中共,从内心退出中共的所有组织,才能真正得到平安。他们听我这么说很认同,有的还提出好多不解的问题。虽然三退的不多,可他们都知道了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共产党为什么要镇压?在讲的过程中,身体不舒服的感觉一点都没有,就是一心想让他们得救!

同修对我的状态有各种说辞,有的还劝我快找偏方治疗,先别出去,别给法造成影响。我理解同修维护法的心。但是我想不能不出去,不能错过一个有缘人。自己为什么这样?通过学法、向内找,看到自己的欢喜心、怕被同修崇拜让旧势力钻空子的心、证实自我的心、色欲心、不修口等等。针对这些败物,我静下来请求师父加持,从晚上九点到次日早上三点四十长时间发正念,在这过程中看到:一个四寸左右的老头,穿着一身白色中山装,手拄拐杖对我说:“别发了!别发了!”我说:我要彻底消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第二天,嘴基本上恢复了正常。

我现在认识到:实修的基础就是学好法,只有学好法,遇事才能站在法上看问题,才能做到实修。在正法的最后我要学好法、实修自己、多救人,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