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抽血、奴役 重庆张筱蓉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家住重庆南岸区的退休女工张筱蓉,今年六十一岁。她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仅身体健康了,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还处处为他人着想、不争、不斗、不为名利,工作兢兢业业。单位领导、同事、家人和邻居都公认张筱蓉是个好人。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张筱蓉屡遭当地的不法之徒的骚扰、迫害,一直持续到今天。二零零八年张筱蓉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人格侮辱、被抽血及非法奴役等手段迫害。今年七月,张筱蓉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送交了对江泽民的控告书。

张筱蓉在控告书中陈述的情况:

一、修炼三天身体得到净化

我是一名退休工人,过去身体很差,患有各种疾病,如胃病、头痛、神经衰弱,后来竟然发展为严重的抑郁症,大小医院都治不好,花了很多钱。实在没办法,我被送到了精神病医院治疗,也毫无效果,当时我真是生不如死,整天就想自杀,不想活了,全家人都为我担心。

1998年,正当我万分绝望的时候,我的同事介绍我去炼法轮功。当我看了《转法轮》这本书,我很激动,我感觉自己有希望了,从此,我开始修炼法轮功。

走入修炼后,大概三天左右,师父就把我的身体净化了。我感到各种疾病的症状都没有了,心情也愉快了,每天都是乐呵呵的,那真是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啊!人也变年轻了。我知道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

修炼后,我按大法的要求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和道德水平,在家、在单位,我按照大法师父的要求“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处处为他人着想、不争、不斗、不为名利,工作上兢兢业业的。单位领导、同事、家人和邻居都说我变化很大,都公认我是个好人。

二、遭人格侮辱、被抽血及非法奴役等迫害

1999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重庆弹子石派出所的人到我单位调查我。领导也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从那时起,一遇到所谓的“敏感时间”(每年所有的大小节日,以及上面认为的国家的各种重要活动、会议时间),派出所都要派几个协勤人员二十四小时非法跟踪我,侵犯我的人身自由权利。

2004年8月18日,派出所警察及协勤人员(大概七、八个人),气势汹汹强行闯入我家,对我实施非法抄家,抢走了我的几十本大法书籍、资料等私人物品。他们还很野蛮的对我使用暴力,把我双臂狠狠扭着强行拖走,边托边嘲笑我说:好轻啊,是学了轻功的。到了派出所,对我进行非法审讯,有个警察一直辱骂我、耻笑我,还大声的侮辱我师父。晚上一点多,又强行把我绑架到拘留所进行迫害,我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十六天。

2008年奥运期间,7月15日早七点钟,黄桷垭派出所伙同610办公室的七、八个人把我暴力绑架到警车上,要强行抓捕我,他们还说从后门走,不要让群众看见。我就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你们在迫害好人。这次又强行闯入我家中,抄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和资料等私人物品。将我强行绑到派出所后,四个邪警强迫我按手印,我坚决不按,下午就把我绑架到看守所进行迫害。

8月12日,又将我送到劳教所进行迫害。刚进劳教所的时候,首先就是把我所有的衣服脱光,让我做十个下蹲,极大的侮辱了我的人格,还逼我买她们的衣服穿,然后就将我单独关到楼上很小的一间屋里,对我进行残酷的虐待和折磨。

8月份,重庆的天气很热,劳教所不准开风扇、不准刷牙、不准洗澡、不准换内裤。对我们实施连续罚站的酷刑,从早上六点钟站到晚上十二点钟,脚和腿肿的很大,手也肿的很大。还逼迫我转化,放弃法轮功的信仰,强迫我每天写思想汇报,写不起字,就会被骂,被打。写的不合他们的意,就要惩罚我做二百个下蹲,不准说话。我还被强迫做“奴工”,每天包糖八十斤,折丝带450个,每天连续被强迫劳动十几个小时,完不成任务的,就被罚站到晚上十二点钟。其实这些糖都是很脏的,包装很好看,因为时间很紧,做工的人大小便从不洗手,根本达不到卫生标准。而这些糖大量流入市场批发,主要是流向婚庆市场。

在劳教所里,我常常被罚冬天集体淋雨,夏天集体晒太阳,吃饭蹲在地上吃。每次亲人探视回来时,警察都会强迫我当着他们的面,脱光裤子做十个下蹲。每遇到国家法定节日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排着队,被强迫在警察面前,脱光衣服和裤子,做下蹲。这是何等的侮辱虐待、愚弄人格!

劳教所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行进行身体检查,还要自己承担检查费用。一般是由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开来专车,车里配备有各种的医疗检查器材,很多医生给我们检查、抽血,不登记我们法轮功学员的名字,全部由编号代替。那段时间,我在劳教所里过着非人的生活,我的老母亲很担心,整天痛苦万分,给她老人家造成的精神痛苦是无法想象的。

2011年6月23日,黄桷垭相关政府人员,要强行绑架我到重庆南山洗脑班强行转化。同时,也绑架我的亲家陈东菊(大法弟子)一起去。我坚决不去,两名警察使劲的把我的臂膀扭着往大厅里拖,我一岁多的孙女大声的哭喊着:我的婆婆啊!那种痛苦的哭声,周围的群众都听见、看见了,他们都说这些政府人员又在抓好人了。我丈夫说:你们不准把她抓走,她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太婆,怎么反对了共产党?!警察这才松开了手。

7月18日,政府相关工作人员及警察又闯入我家,准备强行将我抓到洗脑班,这次他们直接找我丈夫谈话,强迫我丈夫配合他们的工作。他们告诉我丈夫,他们也不想这样做,是上面压下来的名单,必须执行,让我去几天就回来,我丈夫就同意了。我看事态不好,第二天我就外出了。但是他们还是不放过我的家人,天天十几个人到我家恐吓威胁,逼我妈妈和丈夫,要把我交出来,全家人吃不好睡不好,精神高度紧张,无法正常生活,对我妈妈的身体和精神造成了重大伤害,由于承受巨大压力,使我妈妈出现了高血压症状。我被迫在外流离失所十一天,我回家后,第二天派出所伙同610人员一早便来到我家门外,还出动了公安人员和警车,欲当场对我实施迫害。我正告他们:法轮大法好,我修“真、善、忍”做好人,你们有什么资格来给我洗脑,全世界都需要“真、善、忍”,难道不对吗?610人员说:我们也没办法,我也搞不懂为什么要抓你们。

后来得知,这次迫害,正是当时的主政重庆的薄熙来、王立军发起的,要求重庆610及各单位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行转化,强行要求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必须达到100%。若大法弟子拒绝,可不经任何法律手续,立即将大法弟子强行抓捕到洗脑班非法拘禁。还强行要求大法弟子家属配合,若家属不配合,可到家属单位及住宅骚扰,牵连家人,异常邪恶。

不幸的是,6月25日,我亲家陈东菊被抓到重庆南山南地洗脑班非法拘禁并残酷迫害了一个月。十六年来,陈东菊也多次被当地派出所的人骚扰,强迫她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逼她违心的转化自己的思想,对她造成巨大的精神伤害,莫大的精神压力使她的身体每况愈下,2012年10月18日,她含冤离世。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