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杨产荣遭冤狱12年 妻子14年前被迫害致死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常州市法轮功学员杨产荣,二零一零年五月被常州市警察绑架,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被法院非法判刑六年,不久前才出狱。杨产荣曾多次陷冤狱,妻子周凤林于二零零一年被中共迫害致死。

两次遭非法判刑 妻子被迫害致死

杨产荣,江苏常州人,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的妻子周凤林和姐姐杨顺娣也都修炼法轮功,一家人改变巨大,身心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杨产荣一家人遭受到绑架、关押、洗脑、劳教、判刑、酷刑等非人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杨产荣被闯入家中的清潭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年。而中共法院写在非法判决书上的所谓罪名竟是:杨产荣承包一辆公共汽车从常州开往北京。杨产荣在苏州监狱遭受七年迫害后,于二零零七年出狱。二零一零年五月,杨产荣再次被常州警察绑架,又被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周凤林
周凤林

杨产荣的妻子周凤林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晚被闯入家中的清潭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在西林看守所被暴力灌食致死。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杨产荣的姐姐杨顺娣带着无父母照顾的五岁孩子去清潭派出所询问弟媳的下落,第二天就被闯上门的警察绑架。小孩也被抓走,因惊吓尿湿了裤子,在寒冬穿着湿裤子被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才被伯伯领回家。孩子的心灵受到极大伤害,经常在噩梦中惊叫:“不要抓我!”一看到警车就说是坏人。而杨顺娣则被非法劳教三年。

杨产荣自述五年前被绑架及在苏州监狱遭迫害事实: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去公司上班,车刚骑到小区门口,就被蹲坑的常州市“610”警察绑架。这天,我姐姐杨顺娣从句东女子劳教所出狱还未满一天。这一伙人将我强塞进一辆黑色小汽车里,绑架至勤业路上一家小旅馆——经常被警察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警察逼我坐在约35公分长、20公分不到的小凳子上,一直不让我睡觉长达十五天。期间我还遭钟楼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杨某、丁国平等三人打耳光。六月九日,我被劫持常州西林看守所迫害;后被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再次被关进苏州监狱。

中共体罚演示图:码坐
中共体罚演示图:码坐

进入苏州监狱后,我就被关入严管号子,由服刑人员二人一班二十四小时监控。两天后,七监区教导员程宁宇与另一警察将我提到七监区,还派了六名服刑人员包夹我,全天候强制操练,稍不如意,他们就会对我进行打耳光、面壁、罚蹲等折磨。我一度承受不住,以撞墙抗议他们的整人手段,狱警程宁宇不仅不制止,还拿来辣椒水向我喷射,并不断拍打我受伤的头部。第二天,派八名服刑人员包夹我。

有一天晚上,我被八名服刑人员拉到一个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将我双手反铐,推倒在事先准备好的棉胎上,蒙上我的眼睛,教导员程宁宇踩着我的腿说,他是代表监狱长陈安生、张建忠来的,当时副教导员王某、队长车某、狱警朱某等都在场。程宁宇拿着辣椒水朝着我的脸,对着我的嘴巴一阵喷射,大约喷了三、四瓶辣椒水,一瓶接一瓶的喷,辣椒水淌到胸口全是水泡,我被喷得不能喘气,呛得肺部难受。这样还不罢休,接着还要叫八名服刑人员将我两腿强掰开直至一字型,四个人一边往外侧掰,我的大腿内侧全是青紫瘀肿,腿胯像是断裂了一样,被迫害得走路都不能走。程宁宇还威胁说:要到车间拿根缝纫针往你头上钉下去。

有一天早晨,七监区副教导员田某突然不让我去出工,把我拉到没监控摄像头的图书馆,用手铐铐我,逼我蹲了一个上午。下午,教导员程宁宇又拿了电警棍,对我的头顶一阵猛电,电到没电才罢手,程宁宇临走时还威胁说:晚上还要来搞你。

被非法关押在苏州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有被打断骨头的、被打伤住医院的、被打得走路一拐一拐的,还有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陈光辉就是在苏州监狱被迫害致死的,当时的教导员就是程宁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