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家人因迫害离世 福建卜丽华控告元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五日】福建省南平市浦城县法轮功学员卜丽华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本人被绑架、关押、判刑,四位家人也因迫害而去世。

以下是现年五十四岁的卜丽华女士叙述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及她和她的家人遭迫害的事实:

感谢师父再造之恩

我姐夫和小外甥是参加过李洪志师父当年的传功讲法班的,看到小外甥炼功,女儿也闹着要跟弟弟学功,我见他们一家在大法中身心受益,接着我也跟着学起来了,那是在一九九七年五月。通过学法,我知道了这是真正教人修心向善的佛家气功,很快我坐月子落下的胸闷,关节难受,全身乏力症状完全消失,真是无病一身轻啊。

修炼前我经常怨天尤人,觉得命运作弄人,怎么给我摊上个厂里有名的小气鬼、老虎婆做婆婆。修大法后我明白了一切都是缘分注定的,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所以对小叔子、小姑子、妯娌、对婆婆我不再跟过去那样计较了。婆婆仍经常拿我的东西,修炼后的我不把它当回事;婆婆还教我丈夫把钱藏好,不叫我知道他有多少钱,我跟没事一样;婆婆有时还喜欢指责人,我听了只是礼貌的笑笑就走开了。直到我跟前夫离婚,我没跟家里人吵过一次嘴,也没跟婆婆红过一次脸。邻里中也有婆婆曾经得罪过的人,原本想看热闹的,他们都服了,夸我这个大媳妇好。

迫害期间,我一次次被判劳教、拘留,家里亲人也遭受巨大的精神伤害,回家后家里气氛凝固了,可邻居都过来安慰我:不要自卑,你没做见不得人的事。信仰自由,是邪党坏,欺负好人。丈夫跟我闹离婚时,邻居都劝婆婆要把握着这事:你这媳妇不能让她走,走了你还上哪里找这样的好媳妇。

总之,法轮功不但给了我一个好的身体,同时也使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成为一个真诚待人,处处能宽容别人、善待他人的好人。感谢师父再造之恩。

多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可是江泽民这个弄权小人出于对我师父的妒嫉心、对修炼人数众多的恐惧,不顾事实真相,凌驾于法律之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发起这场对修炼真善忍的善良群体铺天盖地的迫害,使得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六年的浩劫之中。

为了还原事实真相,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被浦城“610”、国保大队拘留了十四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跟姐姐卜丽萍去复印修炼心得,遭不明真相的人告发,被浦城公安局警察绑架、刑拘三十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再次进京护法,后被浦城国保大队刑拘。七月被浦城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同年八月,我被国保大队劫持到福州连江女子监狱。四年里他们强迫我无偿劳动,每天十几、二十小时,一天劳动下来有时还不让我睡觉,有时罚我一个人清洗一百多号人的生产大车间的所有卫生;洗车间的窗帘,完了还要一个人自己爬上爬下的挂;洗电风扇、灯管和搞场地卫生,有时搞号房卫生,要求地面不得有一滴水,甚至不让上卫生间,经常涨得我全身发凉,指甲发紫,饭顾不上吃。就是这样,身前身后还经常夹杂着为了多减刑而被警察指使利用来骂我的犯人逼写四书的叫骂声,连眼睛都不许看一眼窗外。犯人郑某还扬言要叫我生不如死。直到二零零四年三月出狱。

二零零五年二月,在石陂镇讲真相,被石陂派出所警察等绑架交浦城国保大队,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送福州女子劳教专管队迫害,直到二零零七年二月刑期满时还被加期七天关禁闭。这两年时间里每天无工资劳动八小时。

二零一一年六月在浦城城关讲真相,遭蹲坑的举报,被国保绑架被再次送福州女子劳教所专管队迫害一年,关单间。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在官路乡讲真相,被官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国保、“610”拘留十天。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浦城国保、莲塘派出所警察将我从家里绑架到福州蓝天宾馆,洗脑迫害半个多月,因为这次迫害我没能见上姐姐最后一面,留下终生遗憾。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莲塘乡冯林培等人闯入我家从抽屉里抢走真相资料,还扣押了我买断工龄的失业金,住房公积金,扣了我的工龄,我交了一万多元,只给我最低四百多元的社保。

四家人被因迫害离世

前夫因承受不了我一次次被捕、遭判刑的打击,二零零八年与我离婚。

我的第二任丈夫蔡书和(也叫蔡金富),也多次浦城被“610”、国保绑架、拘留、劳教。二零零四年十月四日,蔡书和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后被浙江省江山市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浙江省余杭监狱。他的前妻因受不了这打击,到监狱跟蔡书和离婚,丢下五岁的男孩远走他乡。蔡书和的母亲受不了这多层打击,没等到儿子出狱就悲戚离世。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蔡书和在狱中因反迫害遭关禁闭、电击,被注射不明药物。他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出狱时,身体非常虚弱,一直没有恢复,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不幸离世,时年四十三岁,丟下一个还在读初中的孤苦孩子。

迫害给我家造成的痛苦还远不止这些。我姐姐卜丽萍也被多次浦城公安、“610”、国保等拘留、刑拘。二零零六年一月七日,姐姐与同修段秀凤在浦城县忠信乡讲法轮功真相时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在福州女子劳教所期间,姐姐绝食反迫害二百五十六天,遭绑“死人床”、野蛮灌食折磨,灌食中被放入不明药物;劳教所人员还往她的阴道里塞入不明药物,并给她注射不明药物。

姐姐从劳教所出狱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原本白皙的皮肤都变黑了,姐姐说全身骨头疼痛。二零一二年四月,浦城县“610”人员欲绑架她到洗脑班,姐姐逃到山上。恶人绑架她不成,就把她丈夫绑架到洗脑班去了。姐姐在山里待了一天两夜,没吃没喝,因身体虚弱,在回来的路上摔了一跤,后脑勺摔伤,此后卜丽萍一天比一天衰弱,后再次摔倒,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不幸离世,时年五十四岁。

我母亲黄细英受不了这种种打击,不久也随姐姐去了。不到两个月,我家相继被迫害走了三个亲人。加上婆婆,共四人因迫害去世。

所有这些都是这场迫害造成的。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迫害的元凶,他应该对这一切犯罪负主要责任。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捍卫我的合法权利,更为了免于中华民族沦陷于道德崩溃的泥潭,特对江提起刑事诉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