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迫害的阴影

更新: 2016年08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五日】二零一五年九月三至四日,我地区参与诉江的大法弟子绝大多数都被警察到家询问,而且讯问时警察都带着录像机,都给我们录了像,录像机有的是隐形的,有的是明面的,由于询问人数之多,面积之大,涵盖了整个地区,听警察说:他们是分片包干,俩人一组。所以另一个警察是特意调来配合片警的。

事后同修们互相交流,大家共同的认识是:警察的询问是表象,实质是师父安排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警察。同修甲说:我总想给警察讲真相,可是因为有怕心,不敢去,在街上碰到又不能拉过来就讲,找上门来了,我还求之不得呢。八十多岁的同修乙警察来了热情接待,一心想救他们,对警察的询问耐心的正面回答,并给他们讲了真相,告诉他们不要跟着恶党跑,当江泽民的陪葬。头上三尺有神灵,你们做的坏事上天都知道。俩位警察明白了真相,当时就做了三退。同修丙给警察讲述了自己所遭受的迫害及给家人带来的灾难。同修丁已经走出小区大门,看到警车向他家方向开去,心想一定是到我家去的,他们是来听真相的,我得回去。同修戊不仅讲了真相,还把家里的神韵光盘、未来人的神话故事、真相资料拿给警察说:你们拿回去看看,都是救你们的资料。

对警察询问时的笔录,是否按手印,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同修堂堂正正的按上了手印,同修说:江泽民是我告的,控告信是我写的,江泽民罪恶滔天,天人共诛之。把他绳之以法是正确的。法轮功是正法,被江泽民迫害十六年,大法、师父蒙冤十六年,给大法、给师父讨回公道,还大法,还师父清白,为什么不签字呢?同修认为第一次写诉状是背对背写的,是交给师父的答卷,我们实名签上了。这一次是面对面的,也是交给师父的答卷,当然要签上自己的名字。同时对每个同修都是一次考验、一次过关。另一种同修认为不能配合警察,名字不能签。经过交流,同修悟到,只要基点对,放在救人上,怎么做都不过。

这次询问使我地区的片警及配合片警询问的警察都面对面的听了真相。有的当场做了三退。有的虽然没有三退,但是大法弟子讲真相放出的强大的能量,在净化他们的空间场,解体操控阻碍他们得救的邪恶。为他们以后得救打下了基础。同时警察询问时,警察带的录像机直接把询问时同修讲真相的实况在公安局的播放大厅的大屏幕上播放,局长、各级工作人员都观看了大法弟子讲真相的实况录像。同修们悟到:同修们讲真相“口中利剑齐放”[1],解体了公安局空间场的邪恶。看到录像的人也与他身边的人讲。也起到了传播真相的作用。师父说:“那佛法不是讲万能的吗?谁也没有想到我用一个艺术演出能把人救了。这也是它们想不到的。”[2]今天师父安排诉江救人也是谁也想不到的。

交流中同修说出了家人的突出表现,他们能帮同修讲真相,证实法,摆放了自己的位置。诉江大潮使我们整体得到提高升华。同修们去掉了很多执着心,特别是怕心,有个同修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想诉江,可实名我能不能顶住啊?师父点悟:脑中反映出“没有我”同修恍然大悟,对呀没有我,谁还能对我呀。她放下了我,不但写了诉状,还主动配合同修邮寄了诉状。诉江是结束迫害的过程。迫害什么时候结束,大法弟子自己说了算,人神一念间。是师父正法,是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三界内的一切是为正法而存在,是为我们救人所用。警察的询问是在配合我们救人,放下“我”走出迫害的阴影。堂堂正正的救人,唱好主角戏。

层次所限,有不符合法的,或用词不对的地方,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