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家庭离散 赤峰市敖汉旗青年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赤峰市敖汉旗二十五岁的马春波,二零一五年八月末向最高检察院投递了《刑事控告状》,控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父母长期流离在外,爸爸多次被绑架、关押,被非法判刑九年,遭酷刑折磨。十六年的迫害致使马春波的青少年处处充斥着恐惧,尝尽了离别之苦。

马春波说:“妹妹的童年比我更惨,从小就没享受过父爱,从小就居无定所,四处流浪,无家可归,尝尽了离别之苦。”“ 第二次会见父亲的时候,是我和5岁的妹妹去看望父亲,由于父亲说了他们不让说的话了,狱警当着我和妹妹的面又打了我父亲一顿……妹妹被吓得哇哇哭。”

以下是马春波叙述一家人遭迫害事实:

一、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给了我新生

一九九七年秋,我与父母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未修炼之时经常得感冒,犯肺炎,后来发展到肺门结核,每天吃利福平,异胭肼等抗结核药。各种药每次要吃足足有一把,那种痛苦,是谁也无法体会的到的。

我是医院里的常客,基本上每个月都去几次医院,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都认识我。每次犯病,必须马上去医院,否则会憋的不能喘气。村里有个乡村医生,更是我家的常客。我感冒比较频繁且快,就连过年的除夕夜都输液,医生为了给我输液,在我家过了两个年。我的童年只有几个词来形容:打针、输液、吃药。

修炼后,我按照法轮大法要求去做,认真学法炼功,身体很快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所有疾病不翼而飞,从那以后,我再没打过针、再没吃过一片药,什么病都没得过。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没有病的感觉,那种感觉很轻松,觉得呼吸都和以前不一样了。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给了我新生,我发自内心感激师父!感激法轮大法!

我们全家都以“真、善、忍”为道德标准,每天都处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之中。以前我父亲吸烟、喝酒。我父母经常打架,真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给我的童年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修炼以后,父亲不但不吸烟、喝酒了,而且父母不再吵架了,每天都过着其乐融融的生活。我们处处与人为善,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更没有任何违法之处。

二、放假回家见不到爸爸妈妈,13岁的我嚎啕大哭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权者江泽民滥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发起了对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

二零零二年正月十八,敖汉旗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搜查我家,抢走了信仰物品,法轮功书籍及其它资料。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情景,那种害怕的心情。为躲避国安的绑架,我父亲只能流离在外。那年我只有十三岁,那时在心里惦记着爸爸的安危。

我开学了,由于父亲流离失所,没有人再送我上学。同学都是爸爸亲自扛着行李送他们上学,只有我是自己一个人在后面跟着他们,自己扛着行李不说,还要拿着粮食。本来就瘦弱的身体,再加上路也不好走,我被他们远远的甩在了后面。我就象没人要的孩子一样,看到他们被父亲呵护着,说笑着,我心里顿时一阵酸,我也想要父亲对我百般呵护,哪怕是父亲在身边鼓励我一下也好,可是现实告诉我那一切都是幻想。这些作为一个男孩子来说,忍忍都会过去,这些魔难还都算不得什么,但是更让我不能接受的事情是接下来发生的。

来到学校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上课没有心思听课,心里总惦记着父亲别让警察抓去,总有什么事儿似的。终于熬过了一个星期,到了放假的时候,我背着书包回到家里时,看到家里的门已经上锁,窗门紧闭。我以为爸爸妈妈被警察抓走了。我背着书包来到奶奶家时,奶奶的反应较异常,把所有的点心统统都拿出来让我吃。我当时没有心思吃东西,就问我的妈妈去了哪里,奶奶顿了顿说了句:“你妈和你爸走了,不回来了。”

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当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我嚎啕大哭。我想要爸爸妈妈!我还是一个孩子!我从来都没离开过爸爸妈妈呀!从此再也没有替我遮风挡雨的人了,再也没有人在背后安慰我,给我安全感了,我没有了保护伞。这个时候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呀。

爷爷从柜子里拿出一封信,是爸爸留给我的,在信中叮嘱我要听奶奶的话,要好好学习,坚持学法。并给我留下了一本小本《洪吟》。此时没有爸爸妈妈的联系方式,这是爸爸妈妈给我留下的唯一的信物。那个时候是我最绝望的时候,可我多想听听父母的声音,哪怕是一句训斥的话也好。我紧紧的握着这封信,我知道爸爸妈妈再也不回来了,我不知道以后的生活怎么办,此时是我最迷茫的时候,我竟一时不知何去何从。

从此,原本学习成绩优异的我,上课真的再也没有心思听课,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我也成了没人管的孩子了,放学也不知道去哪里,因为爸爸妈妈不在家,那个家已经没有家的感觉了,没有家的安全感了。

后来我转校来到了一所封闭学校上学,学习成绩也上来了。平时我就寄宿在学校,周末去离学校不远的老姨家,虽然老姨对我也很关心,但是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始终让我感觉不舒服,毕竟这不是我妈妈,我找不到妈妈的感觉。

三、爸爸被绑架 绝望中的我成绩再次下降

二零零五年的中秋节前,父亲偷偷的来到学校,给我送了几斤月饼,当我听到父亲叫我的时候,我很是惊讶,然后是一阵欣喜。那时我真的很开心,从来没有过的开心,因为我好久都没有看到爸爸了,又是给我送来月饼,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在爸爸流离失所将近三年时,终被敖汉旗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当得知爸爸被非法判刑9年时,我觉得天都塌了,我整天哭,整天担心着爸爸的情况,此时还担心母亲和妹妹的安危,因为妹妹现在还小,母亲又不识字,外出都不认识路,她一个人怎么能生活下去?我又没有心思学习了,学习成绩再次下降,致使我无缘上一类高中了。这残酷的迫害也给我今后的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后来听说爸爸就关在离我不远的看守所里,每天都挨打,挨打时的惨叫声能传出很远。于是我就偷偷的跑到看守所外面,站在看守所的墙下,听有没有人在喊,如果有人,那人肯定是我父亲。我多想见一见此时的父亲,一面也好啊。我天天在绝望中度过,没有一点消息,没有一点希望。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那天听说父亲被灌食,父亲把灌食的管子咬断了,需要抬到医院取管,听到这个消息后,我跑着去医院,希望能见到父亲一面。我跑遍所有的科室和抢救室,就连厕所都找了,最终还是没有见到父亲一丝身影。焦急和恐慌充满了全身。就这样,最终还是失望的回去了。

四、九年的艰难探监路

父亲被送到赤峰监狱后,我和爷爷第一次去探望父亲,在赤峰监狱的会见室里,父亲被两个人紧紧看着,旁边还有录像的,那个架势好象父亲犯了多大的罪一样。父亲很瘦,当看到这一情景时,我心里特别难受,我当时就忍不住哭了。在会见还没完事的时候,父亲说了几句强硬话,那几个人表现出很不高兴的样子,强行把通话那个电话挂掉,然后当着我的面,踹了父亲一脚,打了父亲一顿,当我看到这个情况的时候,我多想去替父亲承受,多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眼睁睁的看着亲人被打,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然后父亲被那两个人搀扶着走了,我只能隔着窗户看着父亲被他们架走、折磨,而不能做一点点什么有用的事儿。

第二次会见父亲的时候,是我和5岁的妹妹去看望父亲,由于父亲说了他们不让说的话了,狱警当着我和妹妹的面又打了我父亲一顿。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打,看着父亲那身影,我真的心疼极了。妹妹被吓得哇哇哭。妹妹在回来的路上问我:“哥哥,那两个人为什么打爸爸呀?”身为警察,当着孩子的面打父亲。我认为人最不能容忍的是,他人当着自己的面伤害你的亲人,而且那个被打的人是你至亲的父亲。他们没有顾及妹妹和我的感受,更没有顾及到这件事儿对妹妹的影响,给我和妹妹的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可以说,我和妹妹的童年从没快乐过,我的童年处处充斥着恐惧、离别。妹妹的童年比我更惨,从小就没享受过父爱,从小就居无定所,四处流浪,无家可归,尝尽了离别之苦。

结语

江泽民一手导演的迫害,使我们原本一个幸福的家庭,到现在有家不能团聚。给我和妹妹心灵上造成的创伤是无法弥补的,给我们经济上造成的损失也是无法弥补的。可没有法轮大法,就不会有我今天健康的身体。我们只想有一个好的身体,发自内心想做一个好人,仅因此在十六年里我们饱受迫害之苦。由于迫害导致我没有考上好的大学,没有一个好的工作,我的整个前程毁在了这场迫害中,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等于失去了一切。

可我也深深知道我一家人所遭受的一切也仅仅是这场残酷迫害的冰山一角,象我一家人的遭遇又何止是千千万万,因此众多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无时无刻不都盼望着这场迫害早一天结束。把健康与自由的权利归还给百姓,把快乐还给那些无辜的孩子们!让法轮大法的法光普照中华大地,把道德,人性、良知、人与人的关爱还给这片土地的人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