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涸土地上的甘露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九日】那天快到家时,一位走路向左侧倾斜的阿姨出现在前方。

走到跟前我停住了,关切的询问阿姨的健康。当我告诉这位已经八十六岁、不识字的阿姨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身体会越来越好时,阿姨高兴的说:“谢谢大侄女。”

跟阿姨分手后,我无意间回头一看,见阿姨站在楼边的垃圾桶旁翻着垃圾,然后又朝楼群里走去。我鼻子酸酸的,赶紧走到楼群的另一个出口,从钱包里拿出十元钱等着阿姨……

不一会儿阿姨出来了,我这才发现她不是捡垃圾,而是捡吃的。当我把钱装进她衣兜时,阿姨既高兴又难为情。这一幕恰好被路过的一位男士看到了。

离开阿姨后,男士与我同行说:“你真是个好人,一定能长寿。”我说:“是,我师父教我对谁都要好。”男士又说:“我也是好人,院儿里谁有事我都帮,就是现在有病了。”边说边指着脑袋:“头疼,还有糖尿病,都是新得的。”我问他:“想好不?”他说:“咋不想好。”于是我讲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讲了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所犯的罪行,讲了现在的医学治病的手段……他边听边点头,还说有懂医的老人也这么跟他说过。最后他退出了少先队和红卫兵,拿着我曾经的公公捡回来的真相资料,高高兴兴的走了。

说起曾经的公公,真是叫人悲喜交加。我离婚前,跟公公沟通最好的就是我,因为他是校长,挺傲气的。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没想到反应最强烈的竟然是公公。当他看到我不放弃信仰的决心后,在我被迫流离失所期间,跟我娘家断了往来。随后不久,丈夫单方面办了离婚手续,而那时,我正在坐牢,家人都不知我哪儿去了,是死还是活?因为坏人们不知道我姓什名谁、何许人也。

后来我才得知,婆婆曾逼迫我父亲把我的户口从婆家迁到父亲那儿。由于父亲辖区的派出所不接收,就没迁成。十年后,房子动迁又回迁了,我有固定住处了,孩子也回到了身边。曾经见我就躲的公公也能面对我了,说:“不就是个信仰嘛。”

当公公看我还象以前那样对待他时,可高兴了,要知道我在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那天,曾手指着他把他教训了一番,因为他骂我师父,还说要去派出所举报我。结果我离开后,公公真的去了派出所。虽然公公对我这样,但他却从来不许他儿子再婚后的妻子和孩子登他家的门。

去年婆婆脑出血住院了,我知道后立即去了医院,并主动要求陪护。就这样我又溶入了他们家,把法轮功真相讲给了全家人。

现在再问患了小脑萎缩的婆婆:“你是党员不?”婆婆会说:“不是。”要知道刚开始我告诉她中共的杀人历史时,她都是赶紧否定的。

现在每周我都去婆婆家一天,帮助不能自理的婆婆洗洗涮涮,公公也把在车筐里捡到的法轮功真相资料、光盘交给我。我夸他在做好事、对婆婆也有好处时,年近八十岁的公公象小孩似的高兴的说:“某某某(婆婆的名字)啊,我在做好事。”

尽管公公还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但他已经渐渐的接受了中共走向灭亡的事实,说那些贪官不掉脑袋中国就没个好。

润物细无声,被中共谎言欺骗的百姓们,就象干涸土地上的枯苗,需要的是甘露而不是火焰。法轮功真相就是甘露。我为接受甘露的枯苗感到欣慰,因为他们的生命得救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