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巨变 实名诉江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省报道)沈阳法轮功学员佟丽艳因为实名起诉前中共头目江泽民,在今年八月下旬被沈阳市于洪派出所和于洪国保大队绑架并抄家。

一、人生绝望,幸遇大法,身心巨变,全家受益

一九九八年,佟丽艳的大儿子—曹波因为野浴溺水而死,悲痛欲绝的她决定和儿子一起走,所以采用过割脉、吃药(毒药和大量安眠药)等方式,但都被家人及时发现而制止。后来佟采用不吃不喝的方式躺在床上等死,丈夫曹景堂做的饭菜全部被她打碎扔在地上,昏迷时家人请医护为她打的吊针在她醒来后也全部被拔掉。这也给她的丈夫带来巨大的痛苦——儿子惨死不说,还要眼睁睁看着老婆活活饿死。

曹景堂没念过书,口齿也不伶俐,不懂得表达,每天都只能生活在不尽的痛苦之中。这时与他们相识的法轮功学员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带请来他家,并嘱咐曹景堂,只要佟丽艳不睡着,就不停地放录音给她听。

就这样,佟丽艳由开始的根本听不进去,到后来听到师父讲到关于人和人的缘份开始听进去,使她渐渐的从痛苦中走了出来,也从此开始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当局开始了全国的污蔑和取缔迫害法轮功的非法行为,佟丽艳因为良知的感召,在已怀孕的情况下,挺着大肚子,从沈阳的农村赶到沈阳市和平区省委省政府上访,合法表达一位公民的权益。她的丈夫也因为对大法的无限感激,无条件支持她表达诉求。佟丽艳当天被警察非法抓捕后,强行关押到深夜才被放回家中。二零零零年皇历新年前后,她生下了第二个儿子—曹宁。

佟丽艳在修炼前脾气非常不好,多次当众人面辱骂、殴打丈夫,和婆婆的关系也非常紧张,几乎到了不能来往的地步。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珍惜夫妻缘份,真心为丈夫付出,曹景堂也因此再次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无数次当众人面说,法轮大法给了他一个新的好媳妇。每年逢年过节,都主动买很多水果摆在李洪志师父法像前,规规矩矩跪下磕头后再起来离开。婆婆也被她修炼后变的善解人意和通情达理而震惊不已,多次制止他人辱骂法轮功。

二零零二年,婆婆得患癌症,佟丽艳像侍候自己妈妈一样,每天起早贪黑围前围后,尽心尽力。给老人无限的安慰,婆婆临死前多次表示忏悔,后悔当初对她那样不公。她的辛劳付出,也在当地邻里间留下美名。

她家后来搬到当地的大棚区居住,她家大棚种植的东西生长得好到出奇,她知道这是因为自己修炼了法轮大法而带来的福分。她不怕邻居知道真相,而主动向身边的邻居(有老邻居,也有从外地后搬来的新邻居)讲述修炼大法的美好。一度让很多邻居都很热心的要看法轮功的书籍。

二、维护合法权益,实名诉江遭迫害

在今年政府做出了“有案必立”和“有诉必理”的“依法治国”承诺后,佟丽艳决定以实名起诉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目的仅仅是为了让千千万万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获得自由,同时让发动迫害长达十六年之久的元凶祸首江泽民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让公理正义重返神州大地。可没想到当局背信弃义,枉害善良:

十月二十二日,晚八时左右,沈阳市于洪区,于洪派出所的张姓副所长与片警“洪忠凯”(音)和另一名不知姓名的年轻警察来到沈阳市于洪区于洪乡红旗台大棚区法轮功学员佟丽艳家中,出示了警官证和搜索票,以佟丽艳参与起诉江泽民为由,将她绑架到沈阳市于洪派出所。同时又将表面放着的《转法轮》与其他至少两本大法书和三十本周刊一同抢走。

二十三日中午,片警“洪忠凯”(音)领着一个自称是国保大队科长和另外一个不知身份的人再次来到佟丽艳家中,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告诉佟丽艳的丈夫—曹景堂坐着,由片警陪着说话,然后国保大队科长在住屋的屋里屋外、两个仓房、厨房和大棚中全面搜查。将包括袋子中孩子—曹宁不用的书翻了一地,又将仓房中的柜子中所有物品全部掏出倒在地上,逐一搜查。将其中的李洪志师父法像(至少一张)、真相手机一部、两箱周刊(七百多本)等摆在一起。这个时候,国保大队的科长打电话给张姓副所长,让他马上带几个人过来。张带了若干名警察来到现场看后,对曹景堂说“怎么整出这些书来?这不是给我上眼药呢吗?”之后佟丽艳被绑架到沈阳市看守所。

后来请人打听,得到消息:恶警说很严重,得把案件送到检察院。这件事情是由沈阳于洪分局国保大队干的(于洪分局国保大队与于洪分局同在一个院子中,具体什么关系,还不得而知)。

于洪区国保大队負責人叫“胡方立(男)”,于洪派出所所长叫“吴尚林”(表面上未参与)。


沈阳于洪区迎宾路派出所(原名为:黄海派出所)
地址:沈阳市于洪区黄海路37-2号
电话:024-25832606024-25833350
邮编:110141
参与绑架的于洪区国保胡方立[音]电话:139-4024-3146
参与绑架的张姓副所长电话:138-4017-767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