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女儿被迫害致死 仙桃市陈晔自述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湖北仙桃市法轮功学员陈晔,被非法劳教、多次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其年仅23岁的女儿王玉洁被迫害致死。下面是她诉述遭受迫害的经历。

我是1997年5月初喜得大法的,明白了“真、善、忍”是宇宙特性、最根本的佛法,并开始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时时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我本脾气暴躁,常跟家人吵架;修炼法轮功后完全变了一个人,家里偶尔有矛盾,淡淡一笑了之。以前关节炎、偏头痛、失眠病全好了。全家人受益,都称法轮功好。

然而,99年7月20日,江泽民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动用全部媒体机器抹黑法轮功,给法轮功造谣,我那个心痛啊,真坐不住了,决定向政府部门反映情况。99年10月20日在北京被绑架,北京南苑派出所六个警察迫害我,把我呈大字形按在地上,用电刑盘在我身上很疼呼呼来又呼呼去,我想起了师父的话,正念很足,电刑盘炸了,螺丝掉在地上。后来,当地来的人员把我劫持回仙桃看守所,非法关一个月勒索罚款,才肯放人。

2000年10月18日,我又一次去天安门广场为大法鸣冤打真相横幅,被非法抓捕,劫持回仙桃市关进看守所,非法关押70多天后非法劳教一年。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在劳教所,因迫害绝食,恶警用开口钳灌食迫害我。因拒绝报告、唱红歌、背监规,被警察用电棍、手铐长期迫害。白天强制重体力劳动一整天;晚上被体罚蹲军姿,还不准换腿,蹲到凌晨2点多才让睡觉,清晨5点起床,每天24小时,不够3小时睡觉时间。因拒绝转化,日日夜夜不准睡觉,把我关在一个小包房8个犹大换班对付我一个人。不停的灌输邪悟的谎言,我不听进去,吸毒人员抽我嘴巴后,马上不承认打了我。我被非法加刑期10个月。在迫害一年10个月后才走出铁门。

2002年仙桃市办强制洗脑的所谓“学习班”,非法抓我去迫害,致使我精神上、经济上受到很大的迫害打击。在中共邪党的迫害下,2003年我被抓到武汉杨园洗脑班,被上吊铐迫害。

2004年仙桃610绑架我去麻城洗脑班,因喊真相口号,把我拖在地上脚上流血,我绝食抗议,邪恶的医生用很粗的管子插进鼻子,灌辣椒水。洗脑班结束,接着把我送到省洗脑班又一轮迫害,我堂堂正正走出洗脑班铁门。可对我的经济造成很大迫害,因我没单位,不做工没有经济来源。中共邪党一次又一次抓我到洗脑班,我精神和肉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2006年我女儿王玉洁19岁,按照真善忍修心性,是人见人夸的好女孩。王玉洁2010年3月份告诉世人真相,被武汉满春派出所绑架了,恶警动手打了我孩子王玉洁,把我孩子送到武汉二道棚洗脑班。因王玉洁拒绝迫害,恶警押我孩子送往武汉市劳教所,抬进劳教所门口,进入铁门,王玉洁高喊“法轮大法好”,多么正直纯洁的孩子啊!

在江泽民的威胁利诱下,中共干部、警察失去道德底线,专门迫害善良的修炼人,武汉劳教所惨无人道,迫害王玉洁,体罚我孩子六天六夜不准动。还有怂恿吸毒人员换班迫害打我孩子,把王玉洁的脚都打伤。然后警察把我小孩强制关进烘烤房。炎热的夏天警察在空调房享受冷气纳凉,把我孩子关进烘烤房烤12个小时。

我小孩王玉洁被邪恶劳教所残酷的折磨了一年。孩子好不容易盼到2011年3月11日这天劳教期满回家。因王玉洁在劳教所拒绝转化,恶警打电话给仙桃市610劫持我孩子。仙桃610王杨、周国怀更是做见不得人的事,从男队劳教所后门把我孩子抢劫到湖北省洗脑班继续迫害。

孩子被劳教所迫害严重,身体非常虚弱。在这关键的当口上孩子急需救治身体。可王杨、周国怀专做缺德事,又关押迫害小孩45天。从洗脑班出来家后,仙桃610王杨威胁王玉洁的奶奶不让妈妈知道孩子已回到家中,甚至把孩子藏很远的地方,孩子身体已承受到极限,吃什么吐什么,奶奶把她送医院打吊针就抽筋。我小孩于2015年9月3日失去年轻宝贵的生命!

当时我小孩被绑架的第十天,我去武汉满春派出所要人,被该派出所通知仙桃610把我劫持到当地洗脑班。当时三月天我穿着单衣,到省洗脑班没过三天就下大雪,身上只有单衣,冻得我直发抖。每天逼我邪悟转化,恶警龚健打我,江黎丽狠抽我嘴巴,我的心永远不会转化。

本来我孤儿寡母生活的很不容易,中共邪党把我小孩迫害致死,十几年中对我生与死的迫害!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共邪党每天都在走向末路。失去道德底线的迫害者也是被江泽民迫害的人,希望仙桃的迫害者将功补过救自己的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