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九天法轮功录像 直肠癌不见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四十岁那年,我被腰椎间盘突出症压倒了。牵引后卧在平板床上归位的那段日子啊,每一分钟都是在痛苦中煎熬着,腰部用不了一点力,连个水杯都端不起来。望着墙上的电子表,一圈一圈的转啊,人生就像这电子表一样吗?永远在一个平面上,变换的是时刻、是年龄?人,可不可以有另一种活法?没有答案。刚刚可以下床自理了,却又添一病,便脓便血便肉,人急遽消瘦,到医院检查怀疑是直肠癌,让我做肠镜确诊。两病合一,身心痛苦使我绝望,我拒绝了任何治疗。绝望后来是麻木,接下来是平静,异常平静的等待。我曾对丈夫说:“如果我真的死了,你知道我最后一句话会说什么?我活得对不起我自己,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活着。”四十岁,正值不惑。

绝望中,有人介绍让我炼法轮功。出于对人好意的理解我去听课——看李洪志师父带功报告的录像。看录像时,我半睡不睡的,并没真的听懂什么。可奇迹发生了:腰突造成的肿得很粗的左腿往外冒凉气,腰椎四、五节间盘突出的部位,仿佛开了一个杯口大的洞,呼呼往外排凉气,隔着呢子大衣、厚毛衣、毛裤,手离开两寸多远,手心都能感觉到打出来的凉气。同修们兴奋的呀,说我缘份大,刚一進来师父就给调整身体。我问:“师父在哪呢?”“录像里讲课的就是师父哇!”“那录像里怎么调整身体?”“哎呀!这可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的。”大家鼓励我一定坚持来。就这样,还带着好奇,我坚持下来。第三天,肠子开始串气,上边打嗝,下边排气;第五天达到高潮,小肚子像煮粥开锅了一样冒泡,咕嘟咕嘟,咕嚓咕嚓的,而且脓血便渐渐消失;第七天肠子也不疼了;看录像的第八天就全好了。九天的录像过后,腿肿完全消失,腰疼减轻了,走路时腰也直起来许多。我到医院做肛肠化验,一切正常,医生都很奇怪,问我:“这些天你怎么治疗的?”没治疗,只看了九天的法轮功录像。看录像就好病了!这太神奇了!

几天后,我抱着把腰疼完全治好的想法到地院礼堂看讲法录像。礼堂放映的是大屏幕投影。灯一关,李洪志师父一开始讲法,我就从胃里返上来一口东西,把两腮胀得鼓鼓的,不可能咽下去,没办法,吐在地上吧。可又一口返上来,就这样一口一口的吐,整整吐了一个半小时。灯亮一看,地上是一大滩白沫子。第二天如此,第三天也如此,就这样连吐了三堂课。原来我气淤、气短、胸闷、拔气,气只到胸口窝上边,多少年都不知道什么叫气通、气顺了,吃中药吃得我闻到中药味就恶心,也没好。第三天吐完之后气到丹田了。那天正好下着小清雪,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太贪婪了,那个畅快劲儿,多少年都没有了。以前气淤手脚冰凉,睡一宿觉都缓不过来,这回气一通,手脚也不凉了。

身体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奇迹般的变化,当时的我——懵了。如果是听别人说,可能当笑话,当神话,可这切切实实、清清楚楚、毋庸置疑的是我自己的感受啊!为什么会这样?怎么可以这样?什么原因能这样?我解释不了。而且周围炼法轮功的人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体验、变化,但相同的是变好,变得很快,很神奇,很玄妙,很不可思议。无神论的灌输下,我一点神的概念都没有。怎么办?我冷静下来,开始看《转法轮》。真是博大精深,玄妙至极呀!那是指导修炼的法呀!使生命升华的天法啊!

对修炼的无知,使我出了不少笑话。为了缓解腰痛,按医生指导,每日做功能锻炼。那天我跪在床上,弯下腰,把头贴在床板上,反复的做拉抻。突然,小腹部位有个什么东西一下把我弹起来,然后,“砰砰砰”的敲了三下,还很响。我直直的跪在床上,嗯?怎么回事?到小组,说了我的猜测,是不是把小腹部位的法轮给窝着了?惹得大家哄堂大笑。才知道,师父给下的法轮在另外空间,窝不着的,是师父点化你,修炼了,没有病了,用不着做功能锻炼的。唉!我的悟性太差了。

我能坐住了,开始学炼静功。记得非常清楚,腊月二十九那天半夜,我打坐,一股热流从头顶匀速的灌下来,我静静的体验着,热热的、缓缓的,舒服极了。可到腰突的部位突然没了。咦?《转法轮》中说“通透全身”,怎么没了?刚才想什么来的?噢,想热流到腰突这,腰就不疼了。还是光想治病啊!《转法轮》是指导修炼的,“真善忍”是引领生命升华的,不再是像电子表一样平面转了。第二天,三十午夜钟声过后,一切都静了,我又坐下来,念动口诀开始炼静功。一股热流又灌下来,我默默的享受着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热流匀速的通透全身,那一瞬间,我的腰不疼了。二十年啊,腰再没疼过。迫害后,我被关進劳教所,挖河泥、修公路、扛纸页子上四楼,被强迫做重体力劳工,师父呵护我,一直都没腰疼过,可当年是连茶杯都端不动的人哪。

接触法轮功不到三个月,除了腰突、肠病、气淤等病症好了之外,严重的神经衰弱导致的失眠、神经功能紊乱、心悸症(心动过速)、早期动脉硬化、颈椎骨质增生、多年便秘、关节炎、气管炎都好了。还有两腮的妊娠(蝴蝶斑)斑,用尽办法还是黑黑的贴在脸上,每天真是涂脂抹粉哪!不知不觉的,黑斑消失了,脸部变得白净透明,皮肤就像几个月的婴孩儿一样,粉嫩光洁,人都漂亮了。病后无病的幸福、快乐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我每天早晨到炼功点炼功,然后带着孩子上学上班;晚上下班后,我就拎着小垫,抱着《转法轮》去小组学法,半夜打坐。只睡四个多小时,浑身轻松有力,工作、家务多加多少都不觉得累,劲儿劲儿的。找到生命的真谛啦,找到家了,知道为什么活着了,总是乐呀!

丈夫看我也很辛苦的,就说:“你身体也好了,就不用天天炼功了。你要什么我给你。”我说:“我要健康,永远健康。”丈夫摇摇头:“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得病的?换一样,重说。”我说:“我要快乐,永远快乐!”丈夫又说:“人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哪有都是高兴的事啊?我给不了。”“你给不了吧,我师父能给。”丈夫笑了。其实,他看着我每天都健康快乐,比谁都高兴,他是我家大法受益的第二人。

感谢李洪志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谢法轮大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修心向善,返本归真,走上了一条真正的生命之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