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冤狱七年 河北迁安市李秀华自述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我叫李秀华,出生于一九六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是河北省迁安市迁安镇谢庄村人,我于一九九八年腊月有幸接触法轮大法,请了一本《转法轮》书,通过看《转法轮》这本书,使我知道了书里面写的全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教人按照“真善忍”的法理重德、行善,在利益上不与人去争;在矛盾面前忍让,然后我逐渐的用心去学、去做,使我的心灵得到了升华,修炼前的颈椎病、腰痛、乳腺增生、半身麻木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

可是,这么好的教人向善的功法,江泽民却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策划、指挥、监督和执行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江泽民亲自建立了迫害的指挥系统,他通过在中共内部各级建立“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即“610办公室”,直接操控中共各级官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由于我坚持修炼,十六年来,我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迫害与痛苦。下面是我被迫害的事实: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晚上,我与丈夫孙永生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去迁安市上庄乡发放救人的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上庄乡派出所去了一辆警车,后来发现人多,增至两辆警车,五、六个警察强行把我们绑架到上庄乡派出所,进行殴打,让我们跪着,让猫着头。有一个警察问我的叫什么?我不回答,两个警察架着我的胳膊,一个警察用手打我的头、打嘴巴。然后上庄乡派出所通知迁安市国保大队。迁安市国保大队的彭明辉、哈福龙等人给我们戴上手铐,把我们绑架到迁安市国保大队进行迫害。看着我的警察强迫我跪下,不让起来。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晚上十二点多钟,迁安市国保大队的彭明辉、哈福龙等人闯到我家非法抄家,没出示任何证件,到我家翻箱倒柜,翻的东西乱七八糟,把家里翻的底朝天,一片狼藉,真是和强盗没啥差别。从我家抢走大法书、师父的照片、光盘等个人物品。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八点多钟,迁安市国保大队的一个警察把我带到另一个屋子进行非法问话:问我发了多少大法真相资料,两个警察用电棍电我的头,还想电我的胸部,我躲闪过了,另一个人採着我的头发,把我及腰长的头发採的掉到地上很多,用脚踢我的腰部,还用拳头打我,还有一个人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就把法轮大法的真相告诉了他,后来他骂我:你这个傻娘儿们,你知道好就在家偷偷的炼嘛,你还出去发这干啥。

大概十点左右,又从公安局国保大队把我们转到迁安市洗脑班(迁安市种子公司专门非法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地方),到了那里把我带到三楼的一个屋子里,把手铐的另一环铐在一张铁床上。下午五点多把我带到另一个屋子,问我:发几回真相资料,我不说,他就用电棍电我的手、手腕。然后把我带回原来的屋子,用手铐把我铐在一张铁床上,一直铐到下午六点多钟。然后,他们把我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早晚吃的是生了虫子的黄玉米面粥,中午吃的是生了虫子的黄玉米面窝窝头,每个星期给一顿米饭,菜里、汤里没有油,上面还飘着小虫子,碗底沉着沙子,就这样的饭菜也只能吃半饱。

在看守所被非法超期羁押将近两年的时间,强迫我劳动,每年秋天给罐头厂捅山楂核;昌黎帽子厂有活儿时就给昌黎帽子厂编帽子,为看守所赚钱,都是又脏又累的活,干不完还要挨惩罚。就这样在迁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七百一十四天。

在我和丈夫孙永生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我的母亲因思念我们俩双眼失明后离世;卧床的婆婆身心也受到极大的打击,生活在惊恐之中,整天挂念着我们夫妻俩,在二零零九年八月含冤离世。双亲去世时,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可是,作为女儿、媳妇,双亲病重时我没能尽孝,去世时又不能送终,我的心情真是痛苦难言。因为江泽民制造的这场对法轮功的污蔑、诽谤、诬陷,使世人对法轮功产生仇恨,致使我们这些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牢狱之灾。

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而受到各类迫害(包括被歧视、被关押、被判刑等等),在社会上,使我们的名誉受到很坏的影响,使家人和世人产生对我们的仇恨心理。从而导致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因受谎言蒙蔽或怕被牵连才不理解我们,甚至远离我们。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迁安市法院非法判我和丈夫孙永生各七年徒刑,之后,我们不服法院的非法判决,上诉到唐山中院。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中旬,被无理驳回。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在我没在判决书上签字的情况下,把我强行非法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到那儿的第二天狱警找我非法问话:让我说法轮功不好,我不顺从她们,他们就发飚,拍桌子、瞪眼睛、威逼我转化。接下来,整天播放抹黑法轮大法的录像给我洗脑,使我的身心受到了很大摧残,三个月的精神摧残,使我的身体出现头晕迷糊,手脚都不好使,眼睛看不清东西,在被转化期间不让我和别人说话、交谈,在我精神恍惚、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她们写好了“保证书”之类的材料,强迫我按了手印,签了名字。

被“转化”后,强迫我到车间劳动,干过给成品服装剪线毛、耪草、栽花、放树等活儿,有时一天定的任务干不完,开饭的时候就不让吃饭,等完成任务的人吃完饭,才让我吃凉饭;到晚上还得值两个小时的夜班,就这样地狱般的地方我一呆就是六年。

在这漫长的六年迫害中,不管我怎样描述,都难以把我当时遭受摧残的心里痛苦描述出来。也不能把儿子、媳妇、孙女、孙子和我的亲人们所受到的精神上、心灵上的痛苦与伤害写出来。

我于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二日刑满后回到了家,结束了长达六年的迫害。回到家中,面对家人与亲朋好友的埋怨、指责,我默默的承受着,心里对他们的歉疚感是无法言表的。特别是面对儿子在经营过程中,由于意外事故所欠的数目不小的外债,使我的心理压力很大,简直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丈夫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遭受迫害,家里的经济来源只靠儿子与儿媳妇打工赚钱来维持生活,经常有讨债的上门,家里这样的情况,真是痛苦难言。

我被非法判刑七年,给我心灵深处和亲人们带来的痛苦,是难以想象和无法言表的。愿善良的人们通过我一个善良农妇的被迫害遭遇,看清迫害的邪恶,明辨善恶与是非,站在正义的一边,呵护善良制止迫害,为自己选择光明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