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海口市61人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报道)自从五月二十七日到十一月八日,海南省海口市六十一人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敦促最高检察机关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追查,还真相与公正于民。

被告人江泽民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以来,滥用手中权力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等灭绝政策,犯下的种种罪行,给无数法轮功学员和家人带来极大的伤害。从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到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十九万六千五百六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的实名诉讼状副本。

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五十五岁的符子香女士一九九六年八月修炼法轮功以后,偏头痛好了,肩周炎压迫右手麻木状态消失了,肠胃病也好了。更欣慰的是,她丈夫因患有脑梗塞医治多年没有康复,当时每月医疗费均要上千元,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变得很健康,病症不翼而飞。

符子香女士控告说:“二零零三年至二零一零年上半年,610,派出所,居委会以及所谓的转化人员多次上门骚扰,居委会曾经要带我到洗脑班迫害,在我和家人的抵制才没得逞。”“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被人诬告,公安、610、派出所一群人闯进我家,在我丈夫无法自理的状况下,不允许我更换身上的睡衣睡裤,强行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并将我单独关小号,不准出门走动,他们轮班监管我,威胁我并扬言要压迫死我的丈夫,还侮辱我的亲人。当时非法抄了我的家,拿走了我的MP4,手机以及书籍等私人物品。后来我从洗脑班走脱后流离失所,他们强追不舍,到处恐吓我亲人并且监控家里的电话,在我丈夫最需要我照顾的时候,我却被迫无法在他身边,使得他大受打击,精神崩溃,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悲惨离世……”

五十九岁的赵真先女士控告说:“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四日我和两个女儿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出‘真善忍’横幅,被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分局抓捕,大女儿李怡燕遭受警察的警棍抽打,酷刑折磨后被移交海南省海口市610带回海口第一看守所关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被海口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非法劳教两年(【2001】海劳教字第55号)。劳教期间逼迫做超负荷的劳动、洗脑写悔过书放弃修炼,由于长期被狱警人员的‘帮教’以及吸毒、卖淫人员的包夹,她精神处于紧张状态,两年期滿回家后,大女儿经常出现精神紧张、忧郁、恐惧,至今还没恢复正常。”

“我和小女儿被抓后,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分局内,警察不由分说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按在桌子上,用警棍拼命地往死里打,打的我昏过去躺在地上,九岁的小女儿看到这情景,跑过来推着我不停的叫妈妈,站在一旁的女警察威胁道:你再不说你是从哪里来的,我们就再打你的妈妈……另一位男警察把我从地上拖起来靠在他坐的长椅上,用电针刺我的脸部、肩部、腿部,使我的身体不停的抽动……”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大同派出所派出的蹲坑人员,跟踪我丈夫到我办公的地方去,于是大同派出所片警方成,带领龙华区610等一行七人闯进我的办公室强行将我丈夫带走,把他关到海口市农垦宾馆洗脑班进行迫害,关押洗脑班期间他们几天几夜不让他睡觉,每天七、八个人围攻他一个人,折磨的他神智不清,同年七月十日把我丈夫放回家,他身体极度虚弱,七月十五日住进医院,八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赵真先女士说:“鉴于所有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个人所犯以上罪责,皆因江泽民一手造成,本人对他们暂不起诉,一切由江泽民负全部责任。”

自古善恶终有报,正义必将战胜邪恶。一切真相必将大白于天下,迫害元凶江泽民必将被绳之以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