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健康勤劳 山东农民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山东乳山市乳山口镇南唐家村农民鲍家敏,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及家人遭受严重迫害。现年五十八岁的鲍家敏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鲍家敏在《刑事控告书》叙述的事实:

我叫鲍家敏,今年五十八岁。我年轻时就患上结肠炎,不好治,祛不了根,每天离不开药。我一米八的个头,体重还不到一百二十斤,瘦得不成样子。一次,我到医院拿药,一个老中医告诉我,每顿饭少喝点白酒对治拉肚子有好处。我回家就按照老中医说的做,吃着药,每顿吃饭的时候喝点白酒。我由开始的每顿一、二两白酒逐渐增长到半斤,越喝酒量越大,致使我喝上了酒瘾,喝完了酒就想去赌博。我烟瘾也很大,一天两盒烟,有时还不够。

有一次在饭店喝完酒,骑着自行车回家,酒劲上来了,朝着一个骑摩托车的就撞上去了。我被撞得满脸是血,不省人事,被送进医院,经检查是脑震荡。因为是我醉酒后撞的人家,医药费自负。我出院后脑震荡还没好,在家休养,趁妻子不在家,偷着喝酒又喝醉了,上厕所回来的时候,摔在院子里的拖车把上,把肋骨又摔断了一根,一个多月不能干活。还有一次喝醉酒,把手脖子摔骨折。从那以后,我下决心戒酒,可是已经上瘾,根本就戒不掉。一次我岳父过生日,我们连襟五个都去祝寿。我当时已经喝醉了,他们都不喝了我还要酒喝,三连襟把空酒瓶装上水给我喝,我还当作是酒,连酒和水都分不清了。他们都在取笑我。我岳父愁得说:这人酒不戒就完了,就面临家破人亡。第二天早晨酒醒,妻子告诉我昨天醉酒的经过。妻子拉着我的手,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对我说:我求求你,看着我和两个没成年的孩子就把酒戒了吧。我心里什么都明白,可是酒瘾太大,已经酒精中毒,根本就戒不掉了。

过了几个月,妻子开始修炼法轮功。那是一九九八年,听人家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我开始不相信,大冬天的妻子要出去炼功,我就阻拦不让她去。没有多长时间,妻子通过修炼,困扰身体多年的疾病奇迹般全好了。我开始相信法轮功了,感觉这大法太神奇了。妻子说大法能帮助我戒酒戒烟,让我试试。我想,如果真能把酒戒了,叫我干什么都行。

一九九九年五月份,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我按照师父《转法轮》书上说的去严格要求自己,奇迹真的在我身上出现了,一直戒不掉的酒瘾,竟然成功戒掉了,多年的结肠炎也神奇的好了。是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这个面临家破人亡的家庭又重新好起来。

修炼大法后,我人变得勤快了,也顾家了。我承包了五亩海滩养殖,还种了六亩多地,有时还在外面打临工。我们夫妻恩爱,孩子听话,学习都很好,是法轮大法拯救了我和我的家庭。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最高权力,公开发动迫害法轮功,操控指使全国电视、媒体等一切宣传工具造谣、诬蔑、抹黑法轮功,误导民众仇恨法轮功。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官员及农村村委会干部都参与到这场迫害中来了。

南唐家村委会干部上门要求我交出大法书,不准修炼。我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美好,这个政府不管青红皂白,强迫不让炼法轮功,侵犯了公民的信仰自由。于是我和妻子参与了联名签署上访信。不知何故,签署名单落到了乳山口镇祝家庄派出所手中。二零零零年黄历正月十六日,祝家庄派出所警察拿着名单闯到我们村,让治安主任马述杰把签署名单上的人叫到村委会办公室。马述杰来找了我五次。我当时外出干活不在家,妻子去了村委会办公室,被关了两天一夜,不给饭吃,不让喝水,上厕所都有人跟着,逼着写保证书。我当时学法不深,感觉特别害怕,不敢回家。后来村委会的人说要交一千元押金,叫祝家庄派出所罚二百元治安管理费,写保证书保证不上访、不炼功,还要找人担保,才能放人回家。岳父到处凑钱,好不容易凑够了一千二百元钱,给了村委会和祝家庄派出所,才把妻子放回家。妻子回家后,他们又逼迫我签字不炼法轮功。从这以后,我精神受到沉重打击,又开始酗酒、抽烟、赌博,借酒消愁。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在外面干活,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让我马上回家。我问:你是谁?对方说:是派出所的。我说:你有什么事找我妻子就行了。对方说:不行,你赶快回家。我就急往家赶。我看到离家门口不远的地方,停了两辆警车。进屋一看,我妻子被逼在了炕里边,家里有七个陌生的男人,有一个是我们村村干高秀仁,他们是什么单位叫什么名字,我全不知道。他们也没有向我出示任何证件。一个穿西服的拿着他写的几张纸,逼着我签字,把着我的手按了好几个手印。上面写的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们也不念给我听,我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他们临走的时候,把我们家的电脑、打印机、眼镜、妻子的手机、大法书、MP3等都劫走了,没有出具任何手续。过了几天,他们只把妻子的手机退回来了,其它的东西一直到现在也没有退还。

法轮功是宇宙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处处事事为别人考虑,并且通过修炼能强身健体,净化心灵,于民于国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么好的功法,然而却被江泽民这个民族败类迫害至今,祸害十六年,造成中国遍地冤狱,血债累累。本人请求最高检察院立案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还大法清白,还大法师父的清白,还法轮功修炼者的修炼环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修大法健康勤劳-山东农民控告江泽民-318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