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公主岭市大岭镇法轮功学员诉江被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早晨五点左右,吉林省公主岭国保大队与大岭镇派出所姚春辉等人,分别闯入大岭镇法轮功学员毛小辉、程丽娟、张宝云、刘春静、何桂华、刘桂杰、崔桂贤家。这些学员有的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有的被绑架未遂。下面是他们各自被迫害骚扰情况 :

程丽娟一家遭骚扰情况:

毛小辉、程丽娟夫妇早晨起来就听院子里有人,为首的是大岭镇派出所警察姚春辉,后面跟着六、七个人,一自称市局的警察拿出工作证贴在玻璃窗上让程丽娟看,让程丽娟开门,程丽娟说:“我们犯啥法了,三天两头到我家骚扰,叫我们过不好日子。”

这时候这些人又敲门、又敲窗户。程丽娟八十来岁的婆婆怕他们被抓走,也起来和他们讲道理。他们不容分说,警察姚春辉强行把窗户一脚踹开,从窗户进来三、四个警察,将程丽娟按在炕沿边,胳膊反背戴上手铐。拽着手铐往外拽程丽娟上车,他们是从大门跳进来的,把程丽娟拽到大门前,三十多岁自称市局的警察拿起砖头砸大门锁头,没砸开把自己的大拇指砸出血来。

毛小辉自述遭骚扰情况:

警察姚春辉拿手电将我从后屋拽衣服领子使劲往前拖,并叫嚣:“给我出来、给我出来。”又上来两、三个警察,把我连推带拽拖到院子中间,按倒趴在地上,姚春辉用拳头打脑袋、用脚踹腰部、头部,我拼命挣扎,又上来几个警察,姚春辉叫嚣着:“给我翻过来,脸朝天!”用脚使劲踹小肚子、肋条骨,强行给我铐上手铐。我高声喊:“警察抓好人啦、警察抓好人啦。”邻居听见出来,看见五、六个警察围攻打我。邻居说:“都抓住了,还打他干啥。”

警察怕曝光,拽我的衣服领子、拽手铐使劲往前拖我,拖到我家房子西墙,警察姚春辉拿起一片水泥片,使劲打在我的后脑勺上,打了两个口子,流出血来,丧心病狂骂着又打我几拳,鼻子又被他打出血,并用力推我脑袋往墙上撞,撞的我眼睛直冒金星,额头撞破皮。

警察害怕屯子百姓知道我被打、更害怕我大声喊。用我穿着的衣服蒙住头,连踢带打把我拖到大门口,我双手拽住大门,姚春辉拿一块大约长十五公分、宽约十公分的石棉瓦片,使劲砸我的手,我当时疼的把手松开,这时手立刻打出来两个血泡。

警察把我拽到一辆黑色轿车上,姚春辉坐在副驾驶上,坐在我左边警察大约不到30岁较瘦,坐在右边稍胖,给我夹在中间,用衣服蒙住我的头,使劲压着,使我喘气很困难,踡在那里稍动一下,左右警察还有姚春辉同时打我,左边警察抠我锁骨,右边警察用拳头打我后背,前边姚春辉连骂用拳头打我的头部。大约车开到一个道口,姚春辉接个电话他就下车了。

就这样我蜷在车里,从大岭镇到公主岭大约五十五公里路程,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把我拉到公主岭市河南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1个多小时。

强行量身高,穿多大号鞋, 此次绑架是因为我起诉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并问我谁给写的诉江状、谁给打印的等,然后把我关在十多平米的小屋里,中间用铁帐子分开,两个警察一直看着我,一直到下午五点多钟,将我送到公主岭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张宝云自述遭骚扰情况:

早晨起来做饭,突然闯进几个大小伙子,问我:“你是张宝云吗?”我问他们是哪的?他们说:“是公主岭公安局的。”问叫什么名字也不说,还拿着录相机,其中有一个说他叫邹奇,还有两个是大岭派出所协警,问叫什么名字也不说,后来听说有一个是大岭镇崔家村的。邹奇说:“你最近炼没炼法轮功。我说我都炼十多年了。”他说:“你跟我们走一趟,两分钟就回来。”我说没犯法不去。他们强行给我戴上手铐,推我上车。并拿走了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两本、《法轮功》一本、《转法轮法解》一本、还有大法挂历一本、光盘约十盘、印章一枚。

然后把我拉到公主岭公安局,又转到东三派出所非法审问。这时我才知道他们是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快到中午时,来了一位穿着夹克衫头发很稀少的人让我按手印。我不配合,他们四、五个拽我的手强行让我按,穿着夹克衫的说:“不老实用钉子钉手指,整医院去验血,给她活摘器官。”然后就问我谁给写的控告江泽民的信,在哪邮的,谁给复印的。我说自己写的,其它的没配合。

中午他们吃完饭,把笔录拿到公安局国保大队,下午五点多钟回来,拿一张纸给我念一遍,是因为控告江泽民拘留十五天。让我签字我没签,然后送我到拘留所。

刘春静自述遭骚扰情况:

刘春静说:早晨五点多,公主岭国保大队与大岭镇派出所警察四个人翻墙闯入我家,进屋就问我的名字,并且翻东西,我说你们是小偷啊?他们拿出证件,我去开大门,四个人上前就把我拽上车,我要去厕所他们不让,说到市局去。

大约八点多钟,一位三十左右的警察审问我,拿我的诉江控告信,就问我谁给写的,在哪邮的,谁给复印的,谁让你写的,你们屯子还有炼功的吗?认识同修崔桂贤吗?没开车和她走吗?有同伙吗?我没正面回答他。整个过程都有录像,下午四点多送我到拘留所,拘留十五天。

何桂华自述遭骚扰情况:

早晨五点多就听有人敲窗户,拉开窗帘见三、四个人站在门口,我不开门他们一直在敲,丈夫把门开开,一下全进来了。其中有一大个子,穿着黑夹克上衣,长脸、脸上有疙瘩,一米七五左右,他说我们是公主岭公安局的,了解了解情况,让我穿好衣服跟他们走,一会儿回来,我说不去,他说由不得你,我说我犯了什么错,他们不容我说话,就把我推到车上。两个小伙子左右一边一个看着我,我要上厕所,大岭镇派出所警察姚春辉不让。还有两个人进屋翻东西,拿走了两本大法书籍、师父法像、《明慧周刊》、神韵光盘、条幅、大法挂历、还有护身符,然后又照的相。

把我拉到公主岭铁北派出所,给我照像、按手印、量身高,我不配合他们,他们说整不了你了呢?我说你们强行逼供,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们就拽着我按,然后又问我念几年书、谁是头、有没有组织、有没有电脑、还问我会不会用翻墙软件、为什么起诉江泽民?我说它不让人炼法轮功。

问控告信是不是你写的?我说是,在哪打印的?在哪个邮局邮的?你自己去北京了。我没回答他。另外还问我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炼。为什么还炼?因为我师父给我治好了病。还问拿走我的东西在哪整的?我没有正面回答。说我拿他们当三岁孩子,说完他们就走了。晚上给我送到拘留所,关押十五天。

刘桂杰自述遭骚扰情况:

早上五点二十分左右,有四个自称是公主岭市公安局的人,非法闯入我家。不报名字,不说职务,只有一个人穿着警服,另外三人着便装,有两个年轻人和两个中年人。年纪大些的中年人进屋就录像,另一位中年模样的人手中拿着一张空白的搜查证,让我们夫妻俩签字,我们还没有看清时,那个人又抢了回去,又拿出了一张调查证让我们看,同时还强行的翻东西,被我们制止。

那个中年人在这过程中不停的套话,询问大岭几个人写诉江狀了,什么人告诉你的,谁给写的,是打印的还是自己写的,还问谁叫写的,我们回答说是习近平让写的,中国5月份新法律规定:“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回答完这话后,他们不吱声了。在询问的过程中,刘桂杰还给他们讲了真相。一个中年人出去打电话叫警车,这时刘桂杰急中生智、放下生死,展现出大法的威严,成功走脱。

崔桂贤、郭玉杰遭骚扰情况

法轮功学员崔桂贤家多次被大岭镇派出所警察姚春辉骚扰,直到现在崔桂贤也不能回家,丈夫在外打工,家里收回的苞米没人照顾,只好求亲属帮忙卖了。

法轮功学员郭玉杰也同样被大岭镇派出所警察骚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