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监狱摧残 克拉玛依工程师再被非法批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新疆克拉玛依石油处工程师赵淑媛被十几个警察及社区人员绑架,关押在克拉玛依市看守所,现已经由克拉玛依市检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零二年,赵淑媛曾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公检法机构非法判刑九年,在新疆女子监狱绝食三、四年,狱警和犯人曾将滚烫的饭食和开水残暴倒入赵淑媛的口腔,致使口腔肉被烫熟,可以一绺一绺的撕下。

合法诉江再绑架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下午一点前,有人敲赵淑媛家的门,她去开门,一警察说,“给你送一个防盗内容的单子,”赵淑媛没有接,正说着,后面一个便衣对着赵拍照。赵淑媛告诉他,“公民有肖像权,你这是违法。”前面的警察说,“我们把照片删掉。”后面的便衣支支吾吾的说着,他们就往外走,赵淑媛就告诉他们,“我是信仰真善忍的,你们多行善事有福报。”

事隔两天,十一月五日下午七点多,十几个警察及社区人员到赵淑媛家非法查抄,抄走了她的私人财产,将赵淑媛关押在克拉玛依市看守所,已经由克拉玛依市检察院批捕。

在新疆女子监狱遭暴行

“严管”

二零零二年,赵淑媛因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三年二月,被送进新疆女子监狱四监区九分监区。在狱中,赵淑媛一直坚持修炼,不“转化”。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的一天,赵淑媛因为没有唱狱园歌,没有背誓词,四监区副监区长马玲恼羞成怒,召开了“批斗”赵淑媛的大会,会后将赵淑媛打进了“严管”。

滚烫的饭食和开水将口腔烫熟

面对这种人格的侮辱,无理的管制,赵淑媛以绝食抗议。恶警马玲气急败坏地不停地给赵淑媛插管灌食,滚烫的饭食和开水直接就往赵淑媛嘴里倒,嘴里的肉都被烫熟了,一绺一绺可以撕下来,并将赵淑媛食管插破,以致赵淑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说不出话。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马玲还逼着赵淑媛进洗脑班,强行“转化”。赵淑媛又一次绝食抗议。几个月的折磨,赵淑媛已是骨瘦如柴,走路都要靠人搀扶。

“坐铐”

二零零四年六月,因赵淑媛坚持修炼法轮功,九分监区监区长李建新对赵淑媛进行酷刑折磨,他们将赵淑媛两手平伸着铐在两个床的床头,让她坐在中间的小木凳上,一天坐铐十几个小时,晚上睡觉也不松手铐。他们又挑选出几个“精明”的犯人,三人一组,每组半个月看管赵淑媛,还声称;如果愿意看管赵淑媛三个月者,给予记功一次,减刑二个月。

光天化日下的强暴拖拽

在这期间,他们不停地强行给赵淑媛灌食。八月二十三日赵淑媛被送进了女监医院。下午,恶警马玲便带了几个犯人将赵淑媛七手八脚地往回抬,赵淑媛大声呼救,凄惨的声音在女监医院回荡。一个犯人用手紧紧捂住她的嘴。恶警李建新大吼着叫犯人将赵淑媛摔在地上,并扬言让赵淑媛去死。之后,犯人又将赵淑媛往回拖,衣服整个被拽了起来,整个上身全部裸露在外,就这样一直从医院拖回监室。当时正值下午上班时间,很多警察、犯人都目睹了这残暴的一幕。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一进监室,马玲、李建新便对赵淑媛破口大骂并铐上手铐。就这样,赵淑媛坐铐四个多月,被折磨得不能行走。李建新、马玲等又将赵淑媛铐上脚镣,站在床边,两手举过头顶,将手铐在铁管上。他们害怕这种灭绝人性的做法被其他犯人看见,在门的玻璃上挂了块布遮挡,只允许看管赵淑媛的犯人出入。

暴力灌食——一个知情人的见证

那是二零零七年一月,我(编者注:一个犯人)刚进入新疆女子监狱,被分在“严管”组。我看到了一个终日被捆绑在床上的一个法轮功(学员),她的名字叫赵淑媛,她已经被关在这里三、四年了,而且一直在绝食。

一天下午,我们刚进教室坐下,管事犯李爱华就叫我们小组全部回到监室。原来是给那个法轮功(学员)赵淑媛喂饭。说是喂饭,其实是逼迫她吃饭,即灌食,我们一共有十人参与。

李爱华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一个七十毫升的大注射器,还有一块用自行车内胎做的一条长形的橡胶带,但是中间剪了一个小孔,说是用于插入注射器的。

我们把赵淑媛按在床头放的凳子上,人呈半躺位,头被按在床头的横栏杆上。另外一个人坐在床上放的小凳子上,用双腿夹住她的头,不让她的头动,同时这个人一手捏她的鼻子,一手捂按她的嘴。她的两条胳膊用手铐铐在床栏上,并由两人按着。还有两人往相反方向,拽着那个自行车的橡皮内胎,蒙在她鼻子以下的脸上。还有一人坐在她的腿上,另一人按着她的脚,不让她有丝毫动的余地。

李爱华则拿着无针头的注射器,从橡皮内胎的孔里注射食物。赵淑媛的门牙被撬掉了数颗,虽然橡皮内胎被拽的很紧,她的脸已经都被弄变形了,但是因为缺少门牙(李爱华曾经告诉我们,是李爱华撬掉了她的牙齿),所以注射器仍然能穿过橡皮内胎的洞和嘴,往里灌食物。我看到赵淑媛仍然能瞅准机会,往外喷吐食物。

赵淑媛的鼻子是被捏着的,嘴上用橡皮内胎绷盖的严严实实,唯一的小孔在注射器抽出来之后被迅速堵死,因此是在利用她的呼吸,逼她下咽。每次都要僵持很长时间,有几次都感觉她被憋昏过去。

每次过后,看到赵淑媛都瘫软无力,连坐都坐不起来,把她弄到床上时,明显感到她手脚无力。

我们害怕把她捂死,有人请示警察,当时的李姓监区长说:“监狱同意的,死了没事,有监狱负责,和你们没关系。”我没有想到,监狱人员竟然这么残忍。

1、克拉玛依市公安局,地址:克拉玛依市迎宾大道52号,电话:0990-6884223,
局长:曽宪江 政治处主任:吕昭龙

2、克拉玛依市克拉玛依区公安分局,地址:克拉玛依市塔河路108号,邮编:834000;
分局局长,冯杰忠,电话:0990-6888827。

3、克拉玛依市白碱滩公安分局,地址:克拉玛依市南兴路二十号,邮编:834009,
分局局长:李光辉, 电话:0990-6828137。

4、克拉玛依市检察院,地址:克拉玛依市迎宾大道56号,邮编:834000,
检察长:王大军,电话,0990-698299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