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劳教所迫害致命危 劳动局干部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枣庄市峰城镇法轮功学员李洪帅,以自己亲身遭受迫害的经历,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十六年来对法轮功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六十三岁的李洪帅,枣庄市峰城镇劳动局干部,在炼法轮功前,身体非常不好,左边半个身子发凉、腿疼、脚跟疼、头晕、小便变白、皮肤起白块、腿右边内拧成硬块疼、肚子膨胀、眼睛经常起黑云、血压太高、心脏内起什么泡等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八年八月学炼法轮功后,通过修炼,病全好了,从此精神愉快、身体健康,在单位,和同事之间和睦相处,一个人能干五个人的活,单位上下都说他好。在家里,和兄弟姐妹也不争吵了,慈悲待人,真心孝敬母亲;邻里之间友好对待。

下面是李洪帅在他的《刑事控告书》中陈述了他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他坚持修炼遭受的迫害事实。

反复被拘禁、非法拘留、洗脑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公安警察强行在单位安排几个人逼迫我看电视,内容是江泽民利用媒体制造的迫害法轮功的谎言,把我关在单位里,不准回家、不准给家人打电话、不让家人送衣服,就一身衣服,晚上洗了,第二天没干再穿、就这样,把我软禁在单位一个月。

九月份,又强制去政法委办的洗脑班十五天,逼写“保证书”,不准信仰真、善、忍。

十月份,多个警察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进行抄家,抢走叫人做好人的大法书六十本、李老师讲法录音带四十盒、录音机二台、用于炼功的坐垫二个、放像机一台、李老师法像一尊,勒索现金二千元。

十二月,又有多名警察闯到我家,不出示任何证件,就非法抄家、搜查,将我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将八个人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日夜锁门,放一个屎尿桶,下雪天,只给一床棉花都滚到两头去的所谓棉被,晚上睡觉冻得难受,还有一次,一个警察喝了酒,就骂我们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骂了一个多小时。

二零零二年四月,警察又到我家非法搜查,抢走我学做好人的大法书十五本,非法拘留十五天。


铁笼子示意图

二零零三年二月,警察又非法抄家、搜查单位办公室,随后又把我非法关押在枣庄市看守所迫害,洗凉水澡、睡觉人挤人,我绝食反迫害,他们就将我关在铁笼子里,暴力灌食。然后,又把我非法送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王村洗脑班,为了不让我炼功,找单位一人陪睡监视,早八点至晚十一点,强制学习洗脑材料,强迫写“三书”,直到非典来了,才放回家。

二零零五年五月,没有搜查证就又非法查抄我家,找出几份法轮功真相传单,就把我送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五年七月,610又把我送洗脑班迫害十五天,强制写不炼法轮功、不修真善忍的保证书。

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七年七月,多名610、警察包围我家,没有搜查证就又非法搜查抄家,把我绑架到公安局,逼坐铁锁连椅一天,用手铐吊铐在暖气片上一夜,又送到峰城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警察叫杀人犯打我、关在铁笼子里睡水泥地、还要天天强制劳动,给他们挣钱,叫我写不修真善忍、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可减刑一年,不劳教。我坚决抵制,不写三书,在看守所满一个月时,又送拘留所非法迫害五天。

最后非法劳教我两年,送往山东省王村第二劳教所,经查体,血压太高,劳教所不收,峰城警察为多拿奖金,多次与劳教所协商,才把我送进劳教所。

进劳教所后,警察威胁我,不写“三书”,就不给饭吃、不准睡觉、不会写,可由别人代写,强制我按手印。强制我干活,劳教所将产品出口挣钱挣外汇。天天逼写保证书,每星期、每月都写小结。警察扣压家人来信,不让我看,三九天洗凉水澡。

写了“三书”我非常痛苦,违心写的也不行,按手印也不行,我不能违背真善忍,背叛我的师父,我要写严正声明,帮教和警察威胁我,你敢写严正声明,就用五个电棍电你。我没动心,堂堂正正的写了严正声明,我说,对于以前我所有说做的不符合大法弟子、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不出工干活、不要假日。从此堂堂正正信仰真善忍,紧跟师父到底。

警察和帮教轮流骂我,让我坐小板凳、关黑屋子、不让上厕所、李姓警察抓我头发往墙上撞,不让睡觉十五天,关禁闭室,不准乱动,不准出门、上厕所得请假,后来,我又写了第二份严正声明,直接交给劳教所警察大队长,并给他讲真相,真善忍没有错,错的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还告诉他如何按真善忍做好人。

我被迫害的身体出现状况,警察带我去周村一四八医院做检查,我在门外听医生对警察说,血压二百多、心脏有什么泡、泡一破就能死人、还有一种什么大病,这样的高危病人,你们也敢留?他们害怕担责任,第三天让单位和家人把我接回。

不断的骚扰、软禁

因我不放弃炼法轮功,峰城区政府纪委给我记处分一次、处分文件下发区各机关。峰城610、公安警察到我家非法抄家、抓捕我们后,家门、院门不给锁,结果被小偷把家里的物品洗劫一空。

二零一一年,峰城劳动局扣我一年工龄工资,还有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零一年上半年,警察实行白天监控、晚上电话骚扰,甚至深夜零点以后,还电话骚扰,使家人受到极大的精神压力。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峰城610及公安警察,胁迫单位节假日不让回家、甚至把我带到外地软禁,使我多次失去人身自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