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诉江中我从新认识了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诉江”以来,我度过了至今修炼中最艰难的时光。

我没有经历过“七二零”的红色恐怖,这些年也不曾有人知道我是个大法修炼者。今年七月,我参与了诉江。内心犹疑过后,我终于突破了怕心,坚定下来要写诉江状。当时,我理正词严,以为自己念很正、很坚定。然而,修炼人在每次考验中的基点,都决定了他之后的路与遭遇。

那些艰难与假相

诉状妥投后,我感受到自己的能量更足了。但奇怪的是,“疲惫”、“消极”和“分心”等常人状态也随之掺杂進来。我很诧异,仔细分析,主意识并没有等时间或者盼结束什么的,便以为是修炼正常状态了。不久后,听说有公安人员电话“回访”的消息。怕心开始反应了。我极力压制、清除,有效却反反复复,干扰得我很疲惫。我感到很惊讶,本以为写了诉状的自己,怕心已经残余一二了,不想还能这般干扰自己。

又过了些日子,多地警察对诉江同修大面积骚扰、抄家。这次,我终于几近崩溃了。本地邻县与上级管辖市都出现了诉江同修被绑架的案例,那些天阴霾笼罩,遮天蔽日,新闻都播报景象如同世界末日。一种厄运降临的感觉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一点也不为过。我感到一种浓浓的邪恶物质包围着自己,那种“怕”从皮肤上往外渗,从空气中往身体里压。想起那些正在猖獗的邪恶,在家里心都怦怦的跳,浑身肌肉发酸,手脚发冷,紧张导致满身疲惫和困倦,想睡又不敢睡。

为了避开“怕”而坚持学法,三件事似乎都变成为了躲避迫害而做。发正念时,天目看到无比恶心的虫子排成队,漫天都是。交流中,我明白多学法、多发正念,一切都能解决。道理全都懂,但只要我一放下书,那种无形的恐怖就又裹得我严严实实。我甚至感受不到师父在身边、找不到正念,好像被隔离开了一样。

怎么会这样?!起初我以为是自己的心性不够,或是这些年修炼掉了队而导致的。可是细想去,那种浓密的“怕”却像是从上层空间压下来的,并不完全像从身体中在往外推。

与同修几次交流中,我发现其他的同修根本没有我这么重的怕心。这“怕”是从哪里来的?我惊讶极了。我不断的发正念归正自己,清除它。一时起效,过一阵又反复了,状态起伏不定。同修帮助我分析“怕”的原因,结果问题出在“私”上。怕警察骚扰、绑架,波及家人、失去现实的利益等。我明白了之后,就像满身绷带豁出了一个口,见光了。但我觉得好像背后还有别的原因。

基点决定之后的路

我开始顺着“私”往回捋。终于发现,原来自己的问题根源出在诉江的基点上。

我从未受到过非法关押、抄家等亲身的迫害。诉江当前,我说,“要代表我世界的众生在正邪较量中表态,亲手将魔头送上宇宙的审判台。这是我真实的意愿!”我当时以为这很对。但如今回头看,这是多大的私!我为自己世界众生的永存而学法;我为了自己天体的永恒与荣耀助师正法;我为了能在正邪对立中替众生表态而诉江。我始终在为自己考虑。我多自私啊!我始终在旧势力的安排中走它的路,始终没有跳出旧宇宙“为私为我”的恶圈。我站在自己所在境界的顶点发出了这为私的一念,结果向下显现到人这一层就给自己造成了这样大的干扰和魔难。就像师尊说的:“就象打枪一样的,你稍微偏一点,那个子弹出去不知道打到哪儿去了。”[1]

“为私为我”是旧势力的特性,是旧宇宙中最不好的东西,它能衍生出“怕”以至许许多多的执着心。严重的干扰着修炼人。发正念只清除“怕”和“情”,都不能从根本上解体邪恶物质。因为“私”的根没动。师尊讲过:“可是黑气不是造成病的根本原因,是在更深的一个空间当中有那么一个灵体,是它发出的这个场。所以有人说排呀,泄呀。你排去吧!不一会儿,它又产生了,有的力量大,刚被排出去又拽回来了,自己能收回来,干治治不好。”[2]

一天,我问同修:你修炼是为了什么?同修答:为圆满。

回去后,我扪心自问:你为谁而修?你为何而存在?!如果“诉江”对于你的一切都没有利与害,你还会不会站出来诉江?问过之后,自己怔了。我满心懊悔,原来竟错得这么彻底!

这段时光,我走过了一段低谷与自咎。一个“私”,衍生出了太多修炼人不该有的东西。焦躁的争斗心、自我为中心的名利心、刻意身材与外貌的色心、担心被迫害的怕心、担心家人受到牵连的情、爱张扬的显示心、甚至看不起落后同修的傲慢。为私为我,这些充斥着自己,哪里能修出慈悲?!在这些人心来袭时,我没有真正的无私无我为别人去考虑,而是一再的苦思方法去解救自己。

修炼应坚定如初

师尊说:“修炼如初,必成。”[3]现在的自己才真正有些懂了。

小时候,家人是同修,所以也带着我一起学法。那时从没想过为什么要学大法,但却是自己最精進的时光。

长大了,迷在人世中掉了队。每当生病、有难时,才想起慈悲的法。几乎每一次都是这样短暂的重回大法。病一好、难一过,就又懈怠下去了。

前者没想过为何而修,却无求而自得。后者则是有求而修炼。我想起了师父讲过的法:“在宇宙很高很高境界就没有了有形的生命,而那些无形的、弥漫在空间中极其微观的物质,它也是活的灵体,还有比它更微观的。”[4]我悟到,其实修炼也是这样,为了达成某个目地去修炼是低级的,与无为而修不能同类而语。人不该为了达到一个什么目地而去修炼。

魔难过后,终于看清自己应当如初一般修炼。不为了个人圆满、也不为自己的世界和众生去强求。不去思考修炼考验后的失与得。大法开创了宇宙中生命存在的境界和环境,自己既是新宇宙的生命,就是为了大法而存在。为了维护大法开创的、自己所在的那个层次环境而存在!

而我应去维护和证实法,因为那是我作为宇宙生命的责任。大法弟子是为了助师正法、证实宇宙大法、救度苍生在人世间存在。解体了“私”,才能真正体会众生在难中等待救度的苦,才能修出真正的慈悲,才能具备扫除邪恶的威德。

现在的自己,在师尊和同修的帮助下,终于脱离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变得轻快自如了,正从新找回自我,仔细的修掉那些肮脏的东西。

感激师尊承受巨难延续来的时间,感激“诉江”天象让我从新认识了自己。把这些年中沉积下的、难以发觉却根深蒂固的人心和执着翻了个透,又打出去。

个人层次有限,浅悟至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