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归位和报恩的心态断执著的根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我身边,我看到不少同修虽然三件事都在做,但是精神上没能体现出得法修炼平和淡定的幸福感!有的老同修甚至长期出现苦熬、消极和麻木的状态。我想没有同修愿意有这样的状态,肯定是有各自的认识误区才会导致如此。经过思考,在此,把我修炼的感悟写下来与同修交流,望共同精進!

大法弟子在世间修炼,我们的执著都源自“为私”中派生出的观念,观念里面包含了自我意识、思维模式与习惯程序。修炼人要想从这维护自身利益的现实生活中超脱出来,确实是很难。难就难在我们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利益受损,自尊心被伤害而不动心。我们都是从常人状态起步的,十几年风风雨雨走来,内心也越来越成熟理智了。在那些因放不下而剜心透骨的情关、色欲关中,在反反复复的看淡和放弃自我的关中,也都锤炼过很多回了,可如今我还是会面对生活中的小事而产生心里波动。为何我还不能完全走出私、放下自我只为众生?又是什么在束缚着我超越旧宇宙的理?我反思了自己,得出了一个认识:得用归位、报恩的心态来去私心。

我在学法中悟到,大法弟子是未来新宇宙中的神。特别是老弟子,师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都把我们推到位了,也就是说真我已经归位了。在正念强大的情况下,是可以运用神通的。我们那些还不能完全放下的名利情,为何不能根除?就是因为我们没修好的那面还是会放松自己,把心念又落在了人上,心在人中受三界理的制约必然是会有心理波动的。

举个例子:我父亲未修炼,父慈子孝是传统的人类道德观念。可是,在我家就不是这么回事,夏天吃西瓜,我总是把心子留给父母吃,我自己吃边子,但是难得父亲来切瓜,他却把心子全部吃掉,留下边子给了我。我想我若是常人那肯定是委屈的要哭了,但我没有,我只是愣了一下,产生了心理波动,感叹亲情也不过如此后,我想,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不是在还债,就是针对我那颗希望付出被尊重的心来的。这关也就很快过去了。

又一次,我和父亲商量好今天吃饭的菜单,哪知道随后他买的都是我不爱吃而他爱吃的菜。突然发生的变化,第一念,还是有波动的,自我调整后又过去了,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我知道,以法在更高层次对我的要求来说,我这关没过好,不达标。真正的忍,是不动心,从始至终都很平静,我没做到。我问自己为什么大的利益我都可以放得下,却一再为这些小事波动?就得出了以上的认识:没有用归位的心态面对问题,还在下意识的寻求人的温暖。

当我真正放下这种寻求父爱的温暖后,他也不再表现的那么自私了,也学会考虑我的感受了,所以,任何事都和我们修炼提高有关,放下情修出慈悲才能真正感化人、救度人。

在学法中我明白,世人基本上都是从天上下来的王,抱着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为了解救自己世界的众生,入红尘,在迷中来得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救度的。在险恶与苦的世间,在迷的环境与党文化无神论的洗脑下,必然就是如此表现。有时我在想,如果我和父亲角色换位,我会是什么处境与表现?一个不知道为何而活,在斗争哲学与无神论谎言中成长的人,面对日渐的衰老,内心的恐惧,必然会尽可能的抓住那些能抓住的,快活一天算一天。我的父亲一定是觉得自己年纪大了,胃口好的日子没年轻人多,也就顾不了我了。我那心理波动说明什么?说明我还不够宽容,包容力还没有达到完全放下自我、迁就他人的成度。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全宇宙众神最羡慕的生命,师尊给了我们最好的一切,我们还要执著什么?

师父说:“在你们的修炼中,我会用一切办法暴露出你们所有的心,从根子上挖掉它。”[1]我悟到,寻求人情的温暖,其实就是在维护人这层理,而维护法就是纯粹的用法理去指导一切言行。只有时时刻刻把自己摆在新宇宙神的位置上才能面对矛盾不动心,才能做到一动念即是为他,救人的正念才会足。

师父说:“历史上佛教遇到的法难,基督教被三百年的迫害中,你们以为那都是邪恶胜于正的吗?不是啊,那是神在利用着邪恶的疯狂来圆满他的弟子、圆满他的人哪。”[2]我悟到:神佛越想度谁,越对谁好,就越是让他吃苦、消业,一再利用各种可以提高心性,建立威德的机会使其人能够修成。再想想,我那貌似不幸福的家庭生活,那不是赐予我修炼的吗?这样的家庭环境是不断鞭策我精進的土壤呀,它让我从心里看透人性的为私,情爱的虚幻,业力的轮报,从而把身心全部溶于法中,看淡世俗一切,用力挖根,去掉执著!这不是大好事吗?大法弟子若都能这么思考问题,怎么还会在正法时间的延续中消沉,在过关中长期苦熬呢?应该处处“以苦为乐”[3],越修越轻松,越修越平静祥和。神慈悲的状态是他所在境界的自然展现,不是为人而存在的,无论人对神表现如何,神依旧慈悲,神不会降低层次去体会人狡诈的心念。神永远是按照所在层次法的标准去面对和处理问题,因为他得为自己的众生负责。大法弟子肩负救度众生的历史重任也更应该如此。

在帮助病业中的同修时,我也体会到怎样去执著。一次,我去帮助一位病业持续有两年多的老同修,她主要的问题是脾气大,不修口,党文化重,忙于家务学法少且不入心,炼功动作出偏,被多位同修提醒,不改,好不容易看师父炼功带又睡着了。这些表现说明她被魔操控的厉害,这样的同修最难帮。去的第一天,由于我刷牙时,茶杯不小心碰到水池了,她担心被碰坏,就狠批了我一通。可以说,长这么大,去别人家没有为这点小事遭遇这样的待遇的。好在,我忍住了。后来,她意识到自己的过错来和我道歉,我也反省了我的问题,没有考虑到别人家的习惯,为他的心修的还不够。一开始沟通还挺好,后来她开始数落另一个同修时,我觉得太过分了,为同修抱不平和她争论了起来,那后果可想而知。之后,我觉得有点胸闷,还生出了想走的心,这样的同修我想可能帮不了,早上梦里师父点化我,言语重了。我知道是我没有做好,我反省了自己,我是来干嘛的?不是来帮助同修的吗?可我不仅没起到正面带动作用,还激发了同修的魔性,我这不是添乱吗?我还想离开,这不是为私吗?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觉得师恩难报,那同修是谁?是师父的弟子呀!难中的同修已经很苦了,我怎么能这么对待她?!我这是怎么助师的?我对不起师父,我心里产生了愧疚。我突然想起师父是怎么对我的:为我承担业力,不断点化呵护我,我一再犯错,师父从不嫌弃,只要我能从新归正,都给我机会,我觉得我这一生,对我永远不离不弃的就是师父了,感受过那洪大慈悲的人都会明白,无以为报!可我又是如何对待师父的弟子、我的同修的?没有耐心,自以为是(写到这里,我已泪流满面)。

之后,我和同修真诚的道歉,向内找的威力立刻使同修转变了态度,我们之间的语气也和善了,气氛也祥和了。她还默默的洗了我换下的内衣裤,我心里很感动,我知道同修她想通过这种方法弥补她的过错。在这里想和大家说,大法弟子本质都是善良的,千万不要被表面的魔障阻碍了彼此的交流与提高。之后的炼功中,我看到了她的炼功动作偏离的较大,我轻声的一再督促提醒她,她也接受了。

这位老同修一九九九年前炼功动作是很标准的,由于长期处于病业魔难中,炼功动作和面部表情都感觉不是她了,我看了心里难受,可能是我的慈悲心出来了,流下了眼泪,我一边发正念清除她身后的邪魔,一边请师父加持她按标准炼完抱轮。全套炼完后,晚上我又陪她看了师父的教功带,过程中她很认真,我知道由于我的心性到位了,师父帮助了我们。她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在我回家之后的反馈中,我得知她能够接受炼功动作的纠正和提醒了。这个看似不太可能的事,在我对师父感恩,报恩的心态下促成了。

帮助难中同修必须要有颗真诚又随时向内找的心,“以法的基点,从对方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每个同修所在层次不同,认知也不同。我们不能去随意否定别人,因为高一层境界回头看低一层的理都觉得是错的。怎么能用自己所在层次标准去要求同修。很多同修产生间隔也是因为如此,觉得自己符合法,没错!没想到对方所在境界的认识也只能如此,使彼此无法有效配合,所做的事倍功半,甚至起反作用。原来,看到精進的同修就希望她更好,对她提出更高的要求,使对方有压力,产生抵触心理;对落下去不精進的同修又恨铁不成钢的鞭策。现在,当我再遇到类似问题时,我就会想到师尊对弟子们的态度——谆谆教诲,透着暖意,发人深省,一再鼓励!我也要向师尊学习,使自己能以归位的神的心态面对问题,想师父所想,圆容师父所要,看世人都是师父的亲人,看同修都是师父的孩子,以感恩,报师恩的心善待众生,断执著,不被表面情绪假相所带动,不被外界变幻形势所左右,不负师尊所望,对众生尽到责任。

以上是修炼中的一点感悟,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