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次重生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我被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出狱回到家。二零零二年秋季的一天,劳教所“六一零”人员杨某某来到我经营的店里,问我回来后的情况,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法轮功是好功法,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提高人的思想道德,于国于民有何不好?他见我态度坚决,(因我在劳教所被他们认定是没有“转化”的)就说给我放某某录音,说着从包里将录音机拿出来,我见他又要耍花招,心生一念,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让录音机不响,杨某某怎么摆弄录音机,就是不响,他好象预感到什么,自言自语的说,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不响了,怪了怪了。他只好将录音机重新装進包里,灰溜溜头也不回的走了,走时连个招呼都没打。

车毁人亡的惊险

二零零九年某天,我骑着电动车带着老伴(同修)去县城老区,因县城是盆形,周围高县城在最低处,在将要到达县城,经过一陡坡段,电动车车闸失灵,电动车载着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在公路上飞速,公路上过往人都惊呆了,停下来看这飞速的车,公路上还有很多过往车辆,车到一急转弯处,公路正前方有根电杆,周围有两、三米的空地,左边是转弯处,只听“咣当”一声,车稳稳的停在了电杆边的空地上,下车一看车前方是五、六米的深沟直达河床,当时也没怎么惊慌,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赶快求师父,奇迹就出现了。公路上的人也长出了一口气,试了一下电动车好好的,啥也没损坏。

面对要过的关

二零一四年春季一天下午,我小解时发现尿出的是浓浓的血,身体上也没其它症状,我想也可能是身体消业净化的表象,也没多想,第二次尿出的全是暗红的血,我想起师父法中讲的“物极必反”的法,悟到身体要净化了。晚上尿出的是淡淡的带点血色,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左右,突然左腰部肾部位开始剧痛,坐也不行,睡也不行,痛的我大汗淋漓,满床翻转,发潮作呕,十五分钟吐一回,也吐不出什么,就是唾液,分分秒秒的难熬,想发正念发不了,只有求师父,十二点钟缓了下来。可是发完十二点正念,腰部的疼痛更剧烈,家里人全起来了,儿子、儿媳妇、孙子都过来,要送我去医院,他们劝说见我不听,又叫两个孙子劝我,后来又把县上的女儿叫了上来,非要送我去医院不可,并说你修炼我不反对,但作为儿女也要尽到自己的责任,我一看该讲真相了,不然他们会对大法产生误解,我说:爸和你们不同,爸是法轮功修炼者,修炼的人有师父管,所走的路和你们还有区别,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有事,我的师父会管我的。孩子们平时也明真相,最后儿媳妇说:爸,天亮了,疼痛不减,你得听我们的,我说好六点为准,整个晚上腰部就是剧痛,一刻也没松劲,痛的人不停的呻吟和哭一样,家里人整晚上也没睡觉,到六点发正念时间,稍缓了下来,天亮了,孩子把他叔父、姐夫叫了上了要送我去医院,孩子的叔父在医院工作,劝我去做个检查,我说,真相你也听过、看过,你应该清楚。孩子的叔父对家里的人说,你爸不去就不要强为了,叫你爸走他的路。我悟到师父看弟子有一颗坚决的心。情的干扰也就不存在了。七点左右村上同修都过来了,发了几次正念,到晚上十一点多钟,症状全部消失,也就是二十四个小时看似汹涌关过去了。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回顾这次过关的经过,当身体最难受的时候、当被亲情干扰的情况下、当身体将要承受不了的时候,作为大法弟子,心里此时想的是什么,来世间的目地又是什么,是否想到大法弟子还有师父在管,是否想起师父所讲的法,思想装進的是法自然就是正念、神念。身体上的假相也就不存在了,也让世人亲眼见证大法的神奇、超常。家里不修炼的人也被眼前出现的奇迹震撼,感叹师父的伟大,大法的超常。反之,用人心看身体上出现的假相,不为法着想,不为自己修炼负责,关没过去,又会给法带来负面影响,也让世人看不到大法殊胜的一面,在魔难中,在过关中,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按照法去做,相信师父,坚定正念,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这就是我为什么在灾难面前一次次重生的原因,因为我是同化宇宙“真、善、忍”的修炼者,是修佛的人。有伟大的法、伟大的师父和全宇宙神佛保护着。师恩难报,只有遵照师父讲的法,做好三件事,才能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