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张家口万全县李连兵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近日,河北省张家口万全县李连兵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李连兵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被当地政府人员和警察绑架殴打。二零零零年底他被绑架到洗脑班,之后被劫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关押迫害。二零零八年四月份他被万全县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在唐山冀东分局五监狱四监区遭关押奴役。

以下是李连兵在诉状中的叙述:

我叫李连兵,今年46岁,河北省万全县安家堡乡李受庄村人。九八年初夏,我在外打工回家期间,妻子拿出了《转法轮》让我看。当时妻子知道我有严重的肠胃炎,药没少吃,可不太管用。那时我在张家口市种子公司当装卸工,疼起来干不了活,所以,妻子想让我学大法,她告诉我她学了不长时间身体特别好,在这之前她的身体特别虚弱,学法后原来的毛病都没有了。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一粒药也没吃,肠胃炎和其它疾病都好了。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乡政法委书记席星峰、派出所郭春燕、司法所龚林君等人去我家,在他们的威胁恐吓下,我与妻子写了保证书,他们从我家拿走了一本《转法轮》,还有一台录音机。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我妻子为了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相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关押在万全县看守所。乡里通知我十五天后拿385块钱去看守所接人。我把妻子接回家的当天下午,席星峰、梁飞、荣斌、张崇义、龚林君等人去了我家,当得知我也学大法后,在我家院子里对我进行了毒打。后来由于我母亲阻拦,他们把我们拉到了乡派出所院子里,并将我铐在树上两个多小时,后来让我父亲写保证书后,才将我们放回。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和妻子还有几个同修准备去北京上访,被派出所从张家口南站拦截,带回乡派出所 ,我们遭到了荣斌、梁飞,还有安家堡治保会刘某的毒打。其中荣斌和刘某用鞋底狠命抽打我的脸,把嘴里的肉都打烂了,连血带肉吐了一大口。第二天赵家梁的平大头(绰号)、前书记李普兵的儿子,在杜万喜、李普新的唆使下在派出所狠打了我一顿,一拳把我的眼都打紫了,直到十二天后才恢复正常。在这期间他们把我家的柜子、被褥等东西都拉到了乡里,并罚款300元后才将我们放回。当时在乡里做了十二天劳役。我大哥看他们打我,说了一句:“是我们帮你们拉回来的,怎么还这样打呢?”就因为这句话,被荣斌、梁飞将他打了一顿,把手指差一点弄断。乡长王君也打了我几个耳光。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和妻子带着儿子,还有一个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被乡派出所接回,强行劳役三天后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们村治保主任李福将我和儿子拉到乡里。当时乡里办了一个洗脑班,我被软禁十八天后,我和另外三个同修从乡里走脱去了北京。在乡派出所期间检察院的人侮辱打骂我们。在张家口驻京办联络处,蒋爱国毒打我,差一点将耳朵打聋。我们四个人被他们铐在213吉普车后面的小角落里拉回张家口。在回张家口的路上,他们吃饭时将我们铐在桌腿上、暖气管上。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七十三天后,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关押。在被万全县看守所关押期间,我母亲因受惊吓病故,当时才五十九岁。在高阳劳教所,狱警王文田电击我。我被铐在地环上,警察梁保科、李某打骂我,王志台、王国文、郑某(教导员)、郑军、段贵忠(主任)等人侮辱我,当时五大队大队长杨泽民叫嚣,说在白道他是劳教所大队长,黑道他是高阳县老大。

二零零四年,我和另一位同修在喷真相标语时,被孔家庄镇警察绑架,非法审讯后关在万全县看守所。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我在家中被万全县国保大队蒋爱国、荣斌、刘某、看守所管教姚祖波强行绑架,家里的电脑、打印机、电视接收器、两台VCD、摩托车都被他们抢走,还有柜子里的4000多元(张集铁路占地费)也被他们拿走。乡派出所对我进行了非法审讯,并于当天下午拉到公安局继续非法审讯(坐铁椅子)后,于九月十五日又送到张家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111号监室关押期间遭到绰号叫毛人的毒打。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我被万全县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被万全县看守所送到唐山冀东分局五监狱四监区二组非法关押。关押期间遭到当时化工二中队指导员杨彬的电击,并在监狱强迫劳役,直到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三日释放。

在释放前四监区教导员刘阁生、教育科长王森虎还和安家堡乡司法所联系,让他们把我接回当地(不让法轮功学员自己回家)。在回到安家堡乡司法所后,还逼迫我签下被帮教的证明;在派出所办身份证时还让我在有我手掌印的材料上签了字(理由是还想监控我)。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