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宿松县女医生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今年五十三岁的安徽宿松县女医生陈明,因修炼法轮大法三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七年因坚守信仰,不写所谓‘三书’,又遭三年冤狱,被剥夺工作的权利。陈明说:“江泽民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十六年来不仅使我的身体和精神遭受无以言表的痛苦,还使我的亲人受我的牵连身体和精神也遭受巨大痛苦。”

今年七月三十一日,陈明医生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送交了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书,控告书已被两高签收。

以下是陈明在诉状中讲述的所遭受迫害的部分情况。

一、家人在这场迫害中受株连

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使我三次遭非法抓捕关押,二零零七年我因为坚守信仰,不写三书,在宿松县政法委610办公室指使下,被宿松县公安局国保、宿松县检察院与宿松县法院、宿松县司法局伙同宿松县卫生局、宿松县妇幼保健所构陷,被枉判三年冤狱,被非法拘禁在宿州监狱遭迫害,出狱时因拒绝转化,不写四书,回家后生活无着落,原参与迫害作伪证的所长何明已退休,现任所长推诿。找卫生局局长余焰林、人事局分管卫生的局长及相关领导,要求恢复工作,否则出具能证明已被开除公职的红头文件,回答说由县综治办610办公室管,他们无权安排工作,并威逼我写三书。

我的妹妹张成华,宿松中学教师,因为我被宿松县检察院非法起诉而遭法院非法抓捕期间,到公检法司等处为我奔走呼吁,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我被非法送往宿州监狱非法关押那天,她在宿松中学被宿松县610办公室、宿松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同时被非法抄家,当天被送往怀宁非法关押,家人不知下落。

我的母亲受不住如此打击:一个女儿冤判入狱,一个女儿被抓下落不明,从此一病不起,生活不能自理,排血尿,连大小便都要我弟弟抱到马桶上,一直到我二零零九年出狱后,母亲的身体才慢慢好转。

我的弟弟因为在妇幼保健所工作,虽没有修炼,但在这场席卷中华乃至世界的浩劫中作为法轮功修炼者的亲属,受尽了白眼、屈辱和来自迫害系统的威胁,如同全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亲属一样,是被作为本县本系统本单位的维稳对象的。十六年来弟弟及其家人如惊弓之鸟,生活在恐惧之中。

我的公公是县医院副院长,离休老干部,婆婆是县医院退休医生,他们是非常要面子的人,我因修炼法轮功而多次被非法关押、非法冤判,使他们在世人面前抬不起头,伸不直腰,精神和肉体饱受摧残。

我被非法关押在宿松县看守所,两次被强行抽血,都是被狱警或外牢强行拉去的。

二、在宿州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的遭遇

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我被非法送往宿州监狱非法关押,被监禁在九分监区。

在监狱里,法轮功学员是囚中囚,随时随地被狱警和犯人无端咒骂,甚至我的父母、丈夫、女儿都不能幸免。经常侮辱我的狱警有教导员靖晓云、孙队长、徐(或姓齐)队长、副指导员朱霞、狱警刘丽等。靖晓云是安徽省女子监狱法轮功转化基地教导员,因为专职迫害法轮功,她在监狱里见官大三级,迫害法轮功学员尤其邪恶、凶狠。她曾用脚踢我、用香烟盒子砸我。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不转化时,她与宿松县610、公检法勾结,威胁、唆使我丈夫第二次提出离婚,我上午接到宿松县法院的快递,她下午就到非法关押我的九分监区劝我写所谓‘四书’。

她除了自己经常侮辱我外,还常常向监区狱警传授经验,如何迫害我,并常常指使帮教侮辱我。我出监前,靖晓云将我关了三天小号(关禁闭),逼我写一份思想汇报,还要我回答两个问题:(一)宿松县的法轮功学员再到你家去找你,你怎么办?(二)你妹妹如果到你家去,你怎么办?我被非法关押在宿州监狱期间,我弟弟担心我不能活着回家,两次去监狱看我都给靖晓云送礼,平时经常打电话问候她。

安徽省女子监狱最常见的一种体罚虐待是“面壁”:面对墙壁罚站。完不成生产任务要“面壁”,不写思想汇报(每月一次)要“面壁”,长期写一样的思想汇报要“面壁”,思想汇报不符合要求要“面壁”。在车间强制劳动十五、六个小时后,别人回号房洗漱后睡觉,安徽省九监区的狱警刘丽常常让我一回号房先去狱警办公室门口“面壁”一小时。

监狱禁闭室设在八分监区,那里是监狱的“皇宫”,八分监区的成员一般由监狱精英组成,她们负责编辑印刷《女监报》、转化法轮功学员、训练新入监的犯人,靖晓云是那个监区的教导员。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我在车间里,突然被九监区副指导员朱霞叫到办公室,她说,“你把工具交了,带你到八分监区去。”她带我走之前先搜身,上衣下衣口袋翻个遍,才放心的带我去八分监区。一到那里,八分监区的犯人就搜身,她们叫我把眼镜给她们,我的眼睛高度近视,摘掉眼镜后,稍远一点就看不清。我把眼镜给她后,那犯人又要我把胸罩脱下来。安徽省女监是用白色的确良布做囚服,她们觉得这样侮辱我还不过瘾,把我关在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小房间里,里面有二个一尺高的水泥建筑物,作为关禁闭的人睡的床,一个马桶,晚上,我的互监组送来了被子、开水瓶、塑料盆、换洗衣服等一些日用品,所有东西都被八分监区的犯人抖散了,堆放在禁闭室门口,一卷卫生纸被她们从头拉到尾,象拉猪肠似的,要用纸时向看管我的犯人要,她就扯一节给我,要水喝,就倒一点给我,门的上方有一个一尺见方的洞。晚上,八分监区的犯人洗漱完毕,大概十一二点了,她们才打开门,让我出去洗漱,倒马桶,把堆在门口的被子拿进去睡觉。早晨八分监区的犯人还没起床,大概五点左右,她们就喊我起来,把被子卷起来送到门口拐角放着,洗漱后,我在里面站着面壁,不准在水泥床上坐,水泥床只能在吃饭时、写思想汇报时才可以坐的。

二十四小时都有犯人在门外值班,禁闭室里有监控器,狱警只要在自己办公室里监控,我在床上坐着,守在门口的犯人不知道,狱警知道,后来犯人常在小窗口伸头喊,你快起来,等会我又要挨骂,你写思想汇报才可以坐的。我没有写,她们关了我两天半才放我出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