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饶阳县王京好、臧忠迎遭受的残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下面是河北饶阳县法轮功学员王京好、臧忠迎讲述他们遭受的迫害。王京好老太太曾遭受二年劳教迫害,遭电击、绑死人床、奴役等迫害;臧忠迎二零零一年在劳教所被关小号毒打长达两个多小时,昏死,凉水泼醒后吊铐在铁窗上脚不沾地……

一、王京好老太太遭受的迫害

王京好老太太,住河北省饶阳县北关村,曾住定州,在修炼法轮功前浑身病,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药篓子,气管炎憋得喘不过气来;神经衰弱导致失眠、头疼;因风湿全身疼痛,腿经常胀痛,站立时间长点儿都痛得不行,更别说走路了,真是活得苦不堪言。家人看别人炼法轮功身体好了,就支持她去炼。自一九九八年十月底修炼法轮功后,道德升华,明白了很多真理,明白了如何做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按照师父教的真、善、忍与人相处,在和别人发生矛盾时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很快身体达到了无病一身轻,干活也不觉得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意孤行,利用铺天盖地的谎言抹黑法轮功,挑动全社会的人仇恨法轮功、使众多不明真相的人参与了对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民众打压、迫害。下面是王京好老人诉述她所遭受的迫害:

从那以后,我没有过过一天安生日子:乡政府今天找,明天找,又到家要书,不让上访说真话。我感到这么好的功法,硬说成邪教太不公平了,就去路边贴真相标语,被定州周村乡强迫到派出所迫害,非法抄家后,送定州公安局迫害。之后又送保定劳教所劳教迫害两年。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一开始,一男警头目,逼着我污蔑法轮大法,不说就拿电棍乱电我,电棍噼里啪啦响,蓝色电光一尺来长。他们接着强迫我转化,我坚决反对,就没完没了的强迫干活,干不完,就被迫整日整夜的加班干,身体受到很大伤害,时间不长两条腿皮肤都烂了,露出里边的嫩肉,两年多回家后,皮肤才长好。原本一百七十多斤的身体瘦得走路都打晃,身体出现头晕、血压高,还不放回家。

他们还强迫长时间直直地站立,仍然不转化,就又叫蹲墙根,还得双手抱头,不许动,一动拿皮带抽后背、用电警棍电手,甚至故意电击我的胸部。劳教所一个男警察头目强迫骂师父、骂大法,不配合他,他就把我两只手分别铐在床板上(绑死人床),两条腿并在一起用绳子一圈圈的死死缠紧,一动也不能动,在这种情况下,他还用电警棍在胸部、胳膊上乱电,时间将近一周,上厕所双手铐在一起,让犯人解裤子、提裤子。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晚上包夹我的犯人不让我合眼,一合眼就打,还用苍蝇拍打脸,后来干脆用竹签支上眼皮不让合眼。一个女警和几个普教用毛巾把嘴堵上,再用宽胶带一圈一圈的绕头缠上我的鼻子和嘴,拿来纸笔强迫写四书,逼迫转化。

就这样我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不知昏迷了多长时间,才慢慢醒过来。再有一次强迫盘着腿坐着,用绳捆上双腿、双手被手铐铐到背后,因长时间的背铐,手铐深深的勒进肉里,死死地卡住骨头,差点疼死,又将近一周,胳膊肿得象腿一样粗。实在没有其它办法,只好绝食,以死抗争。又一次,几个女警察协同几个医生、犯人给灌食,有揪着头发的、有捏着鼻子的,用铁扳子撬开嘴,强行往里灌食,迫害得我咳嗽了很长时间。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用同样的灌食手段折磨后,咳嗽得厉害,叫家属接回后不久死了。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因在劳教所不转化,两年劳教期限到了,还不让回家。定州市明月店乡政府派人把我绑架到乡政府,又送到定州公安局关押迫害近一个月,我又绝食抗议,他们又鼻饲管灌食,又送到保定市卓州法制中心洗脑迫害半年左右。

在卓州法制中心洗脑迫害期间,冰天雪地被铐在室外的树上冻着,关进一间屋子,一群男人轮班看管不让睡觉,车轮战熬鹰,持续了好几天。他们还让看诽谤师父的电视,随时拉出去,一次他们把我拉到一间屋,叫两个男警察把我的胳膊一字形铐住,铐了多半宿。两个男警察抻着胳膊,几个男警察轮流用橡胶棒狠命地抽打我的腰部以下,引起以后大小便失禁,然后又按倒在地打了毒针。因不转化又从保定卓州送回定州公安局,又绝食抗议,以死抗争,奄奄一息、骨瘦如柴,第九天才被放回家。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因持续迫害无法生存,我们一家搬回老家饶阳北关村居住,原本富足幸福的家,变得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一家挤在一间天寒地冻的破屋里,孩子的手脚都冻烂了,难以糊口,靠亲朋好友的接济,才熬过来。

二零零五年被饶阳县公安局和城关镇派出所骗到公安局,伙同讹诈了家人二千五百元钱,才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因坚持信仰给不明真相的世人讲真相又被构陷迫害。一次次的迫害给我及家人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理创伤,直至今天还整天提心吊胆。

二、臧忠迎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叫臧忠迎,饶阳县寨子村人,今年五十四岁,从记事起母亲就天天吃药,仅五十一岁就离开人世。我问过很多医生、为什么有人健康、有人就疾病缠身?没有人能回答我。原本贫困的家,因母亲的治病、住院、去世,使我们的生活雪上加霜。失去母亲的痛苦加债务的压力,我患上严重的胃病,疼痛难忍。一九九六年末,我第一次见到宝书《转法轮》,书中师父的照片慈悲、祥和,一下子深深的打动了我,我如饥似渴的拜读宝书,明白了困扰我几十年、医生专家都不能回答的问题。第三天,我就把所有的药全部丢掉,就象换了个人,无病一身轻,我喜出望外,对自己说:从此我与药无缘,我和大法生死不离。

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邪恶的发动了对大法、大法弟子的打压,迫害席卷全国,我因坚修大法多次遭到罚款、关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我们几个人去北京上访,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警察把我们扒光衣服、泼凉水浇身,用皮带抽打……又把我们转送到朝阳区看守所,次日由饶阳县610人员接回,关押在饶阳县看守所。

被非法勒索一万元,关押三个多月后送石家庄劳教所迫害,期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白天做奴工、吃不饱饭、晚上不让睡觉……二零零一年新年我平生第一次离开家过年,又是在那人间地狱,心里很不是滋味。在这个人间地狱,打骂、长时间蹲着,背监规、背不下来就拿棍子打、不让去厕所、不让睡觉……是家常便饭,我正告那些一警察:我没犯罪,我是好人,是修真善忍的,我不背监规。

二零零一年五月在劳教所,因传看师父的经文,被警察发现,酷刑追查,为保护同修,我挺身承担了责任。当晚,我被关小号,四个警察、两个普犯,逼我骂师父、写“转化书”放弃修炼,我不干,他们把我按倒在地,用橡胶棒毒打我的臀部和腿部,长达两个多小时,直到我昏死过去,大小便失禁……他们用凉水把我泼醒,用手铐吊铐在铁窗上脚不沾地,手铐深深地勒进肉里……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我想起了耶稣替人受难,被活活的钉在十字架上,……我深深体会到什么是“痛不欲生”,痛苦的我拼足了力气向铁窗撞去,“当”的一声我的头撞到窗户上,他们才把我放下来……整个臀部腿部都是黑紫色,我五六天没敢吃东西,半个多月不能蹲大便,小便尿的是黑色液体,疼痛难忍。普犯告诉我,那种酷刑叫“骨肉分离”,也叫“一两灌千斤”。这种橡胶棒直径三公分,长四十公分,手把一头粗,另一头细,外边带刺,里边有钢丝簧,在里面装满小铅球,为的是增加重量。

因为我坚持信仰,他们继续迫害我,这次手段更下流,我被单独关进一间小黑屋,一帮普犯在减少刑期的诱惑下轮番地折磨我,六天六夜不让我睡觉,我稍一闭眼,就拿打火机烧我的眼皮……我忍受着痛苦,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他们。明白真相后,多人不再迫害大法弟子。一个主管迫害我的警察,被大法弟子不屈的精神与智慧所感动,明白真相后主动调离迫害岗位,并力所能及的帮助我。

后来,我被迫害到双目失明。在家人的努力下,我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四日回到家,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我的眼睛又恢复正常。

最可悲的还是那些被谎言宣传欺骗、被升官发财诱惑,胁迫参与诽谤、迫害的各级政府工作人员,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因为宇宙中有个法则:人无论做什么都会有回报,做好事得福报,做坏事得恶报。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的人生苦难根源是中共邪党,对共产党谎言的偏听偏信害了自己的未来,也错失神佛的一次次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