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悟修去欢喜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当问一个常人追求什么时,他常常会说:希望快乐生活!这里人们说的快乐,是一种高兴的心情。快乐生活,也已经成了好多人的口头禅。

快乐是什么?在红尘中忙碌的人一般不会深入的想,反正是只要自己高兴就行,开心就好,更不会去想快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了这种高兴,很多人就被带动着自觉不自觉的去追求执着的东西;比如在古代,“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一直是男性追求的目标。传说,宋朝王安石在结婚那天,差役送来金榜高中的喜报,于是他在喜字旁边又加一喜字,变成双喜临门,红双喜就是这么来的。现代人一个劲的追求高兴,其实中医有“喜伤心,怒伤肝”的说法,还说乐极生悲。范進中举的故事中,范進中举后太高兴,竟疯了。《说岳全传》中有一段叫“笑死牛皋、气死兀术”,金兀术被牛皋抓住压在身下后,不堪凌辱活活气死,而牛皋却欢喜过度,笑死了。

修炼大法后,我对常人的这种追求高兴、喜悦开始了思考。站在我们修炼人角度看,常人追求的快乐不过是一种喜悦的心情,对执著、欲望的满足。为什么想高兴啊?人有七情六欲,七情的一种说法是“喜怒忧思悲恐惊”。这七种情绪对应七种业力,其中除了喜之外,其余六种都会让人紧张痛苦,唯独喜可以让人身体短暂的放松而产生片刻的愉悦,所以高兴起来人会出现不理智,飘飘然,甚至放纵魔性。但是因为处于此种状态中可以暂时逃避痛苦,所以逃避痛苦的本能就使忘记根本的人潜意识中苦苦执着和追求愉悦,甚至一举一动都为了能够产生这种愉悦的心情。高兴会产生欢喜心,欢喜心反过来带动人们更加执着追求外在的东西。

有时候静下心来看自己的执著,很多都是欢喜心和这种情的作用下,满足对名、利、情的欲望,让自己高兴。自己意识不到时,就会被带动从而不知不觉的脱离大法。如求名,想让别人说自己好,于是刻意去做一些好事,以博取善名;刻意去逢迎别人,以博取其好感;刻意打扮自己,穿好的、用好的、吃好的、住好的、开好车,追求高收入、高的社会地位,目地是想让别人说自己是强者;刻意宽容别人,以显示自己的大度;在欢喜心带动下,自高自大,把自己凌驾于别人之上;在欢喜心作用下自我麻醉,自我感觉良好,自恋自满;还时时和别人攀比,比别人好了就高兴,不如别人时就怨恨、嫉妒,如此等等。

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而这种欢喜心恰恰相反,时时处处为私为我、把自我摆在第一位,这不是与我们修炼人要达成的目标截然相反吗?

在修炼上,这种欢喜心带来的危害非常大,我深有体会。比如,为了让同修说自己“做的好”,冲动之下,完全不顾安全。我有一次被邪恶绑架,就是这种欢喜心及其派生的做事心导致的,当时去一个片区散发传单,大部份都发了,还有一小部份楼栋还没发,第二天我一直很执着这件事情,觉得一定要把没发传单的地方补上,要把事情做的尽善尽美,而不是站在救度众生的角度去发传单救人。结果去的路上遇到好几辆警车,目地地旁边还停了一辆警车,现在回想起来,是师父点化这里危险,我还不悟,依旧我行我素,结果马上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邪恶绑架后又正念不足,结果被迫害好几年。

师父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2]如果欢喜心不去,旧的邪恶势力会利用它来干扰迫害我们。被欢喜心带动做事与理性证实法,在表面形式上看是一样的,但是做事的出发点却是天壤之别。后者是在法上,带有大法的威力,所以就能救人、就能破除邪恶!而前者只是一种执著自我的行为,没在法上,没有那样的慈悲善念,也救不了人,还会招致迫害。

欢喜之情还关系到能否修炼。写此文章的时候,一个原来有矛盾的同事打电话来,说了几句不客气的话,我马上被带动不高兴了,心里不平起来,和他说话的语气马上不善了。看来光明白法理是不够的,还要在实修中做到才行。我们的人生不是为了让自己高兴,而是为了随师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