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监狱又抓人 受害人控告 知情民众举报江泽民

更新时间: 2015年11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臭名昭著的黑龙江省建三江“黑监狱”(洗脑班)近日又挂上招牌,关押法轮功学员。十月二十八日,曾在此被酷刑折磨、精神摧残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建三江案”当事人亲友及代理律师,到黑龙江省检、省高法、省人大、农垦中院等部门,查询案件进展并继续投诉控告。同时,知情民众签名声援,就此事向最高检举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一、法轮功学员吴存利十月二十二日被劫入青龙山黑监狱

法轮功学员吴存利十月二十二日被劫入青龙山黑监狱

去年三月末,由黑龙江建三江“黑监狱”引发的“建三江事件”中,在全球正义人士的不断呼吁下,该黑监狱被迫摘掉牌匾,释放了当时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昌、韩淑娟和蒋欣波。黑监狱一度“休息”。

二零一五年十月下旬,知情人透露,该“黑监狱”又挂上了牌匾——“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十月二十二日,惊闻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红兴隆管理局江川农场的法轮功学员吴存利被绑架至此黑监狱。

十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吴存利的妻子、儿子、妹妹、大姨姐等亲属共五人在蒋欣波(“建三江事件”期间最后走出洗脑班的亲历者)的带路下,来到青龙山洗脑班大铁门前,要求见吴存利。先是洗脑班“工作人员”朱兆鹏出来,问他们都是什么亲属?家属分别说明与吴存利的关系后,要求见吴存利并给他送衣服。朱回复说,不能见,让把衣服扔进去。吴存利的儿子隔着大门把衣服扔进去了。家属说不放心吴存利在里面的情况,想看他本人。朱说不行。

接着,青龙山公安分局的两个警察出来盘查家属身份(该黑监狱位于青龙山公安分局的后院)。其中一警察带着执法记录仪,问是否都是炼法轮功的。副局长赵家强出来,蒋欣波给他介绍了几位家属和吴存利的关系。赵说:“啊,都是直系亲属。”又问:“蒋老师(蒋欣波因坚持信仰被建三江前进农场中学开除教师职务)来干什么?”蒋欣波回答:“家属不知道地方,我来给带路的。”

这时,洗脑班副主任陶华出来了,家属分别跟警察和洗脑班的人说明情况,还有家属给当地警察打电话,要求见吴存利。

后来警察撤回去了,陶华跟家属说:你们来的不是时候,怎么跟那帮人(指刚已离开的“建三江案”六位二审辩护律师)一起来。后陶华又挑拨说:你跟她(指蒋欣波)来干什么,他们是有组织的,要不是这样,就让你们见吴存利了。

蒋欣波继续跟陶华讲明事情真实情况时,陶竟威胁说:你要再做下去,就危险了。

家属坚持要见到吴存利本人,不见到人就不走。吴存利的妹妹撞锁着的大铁门,高喊哥哥的名字。青龙山公安分局的副局长赵家强又带警察出来,说可以按门铃,不用喊。赵还说:你找主管的问他,按法律见……但不能喊,没用,还累够呛。实际洗脑班根本不回应。

后在家属的一再坚持下,陶华才用手机照了吴存利吃饭的照片,说你不信看时间,是刚照的。蒋欣波上前要去看,陶华说:没你事。不让蒋欣波看,只让家属看。因蒋欣波曾先后两次被非法拘禁在该洗脑班,亲身经历使她对里面的情况太熟了,由照片也能判断吴存利的处境怎样。陶华不让她看,是怕被看出什么纰漏。

家属在凛冽的寒风中坚持了很久,洗脑班拒绝开门,也无人接应,只好先回家。家属态度非常坚定:吴存利毫无罪错,一定要控告。

二、省城控告被告知材料转交给了“中共黑龙江省委防范和处置×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

十月二十八日,建三江黑监狱受害人和“建三江案”当事人亲友及案件代理人冯延强、许付桂、马卫、董前勇、任全牛律师从各方赶到黑龙江省城哈尔滨。律师准备查询相关机构对“建三江案”刑事控告的处理进展。(此前的九月三十日,案件二审八位代理律师将刑事控告材料邮寄至黑龙江省检察院,该院控申处于同年十月三日签收。)

黑监狱受害人及“建三江案”当事人亲友准备递交对黑监狱直接责任人的控告状,并就“江泽民推行迫害政策,黑龙江农垦黑监狱非法拘禁、酷刑折磨百余人,几十人因关注遭绑架,五人被非法判刑”一罪行,递交举报恶首江泽民的举报信。

律师们首先来到黑龙江省检察院,黑龙江省检察院控申大厅的四号、五号接待员(拒不告知姓名)告诉五位律师,该院控申处的信件处理人员已经根据最高检察院“关于×教问题的处理办法”(网络上查询不到),将八位律师此前邮寄的刑事控告材料转交给了“中共黑龙江省委防范和处置×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

律师们打车于十一点十分赶到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保安称上午十一点就已下班了。

期间,法轮功学员们分别前往省人大、省高法,控告状和举报信均被拒收。省高法控申接待窗口(二楼第十四号的审监一厅),以越级上访为由,拒收材料,说是等二审结束,不服判决时,才可以来省高法。

法轮功学员和律师们来到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交涉要求放人、证人开庭作证,重新审理此案的非法之处等事宜

下午,法轮功学员和律师们再到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交涉要求放人、证人开庭作证,重新审理此案的非法之处等事宜。省农垦中院的法警要强制对律师安检,拒绝律师入内。后一行人决定到省纪律检查委员会投诉,多方寻找,没找到地方。考虑到去青龙山黑监狱实地调查取证更为重要,因时间关系,辩护人冯延强、许付桂、马卫、董前勇、任全牛律师和二十八日晚赶到哈尔滨的常伯阳律师,六人连夜赶往建三江。

三、六律师到“黑监狱”取证恶人恐慌威胁控告人

六律师到“黑监狱”取证恶人恐慌威胁控告人

因“黑监狱”事关“建三江案”辩护的核心,目前案件的焦点在于这个所谓的“教育基地”本身就是非法机构,根本无权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去年三月末,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和张俊杰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对它涉嫌的犯罪事实进行调查、控告、劝阻等行为,就具有天然的正当性,不但无罪,反而有功。

马卫、冯延强、常伯阳、董前勇(接替王全璋)、任全牛(接替王宇)、王磊(接替谢阳)、许付桂、蔺其磊分别作为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的二审辩护人,已经书面要求二审法院(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对“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的法律属性进行调查,但该法院对此没有任何答复。众辩护律师也针对该基地组织涉嫌的非法拘禁罪向黑龙江省检察院控申处进行控告,该检察院亦未履行法定职责,却把控告材料转给黑龙江省委的一个“小组办公室”。

获悉该“基地”死灰复燃,众辩护律师便决定依据《律师法》、《刑事诉讼法》赋予律师的调查取证权,实地调查。十月二十八日夜,马卫、冯延强、常伯阳、董前勇、任全牛、许付桂六位律师从哈尔滨驱车七个多小时赶到建三江,休息不到四个小时后又急奔近两个小时,终于赶到黑监狱所在地。

当天当地气温已达零下,律师们看到大门的一侧挂着那块银灰色铝合金牌匾。大铁栏杆门是用铜锁从门内侧反锁着的。敲击大门,许久有一个着便装不修边幅的男子走出来,隔着门问干什么的。律师们答道:执业律师来此调查取证。他又问:你们有手续吗?答:有,我们有律师证和律师事务所调查证明。还未等律师们把手续拿出来,那位男子竟撂下一句“你们得有政法委的批准手续才能进来”,然后转身离去。

因为天气寒冷,律师们的脸和手很快被冻僵了,但还是决定在这个门口等十五分钟,希望这个“基地”能够配合完成调查取证工作。律师们此行要调查的主要问题有:
1、该“基地”设立的时间和具体职能;
2、该“基地”关押石孟昌等人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3、该“基地”的组织机构代码、设立依据、人员编制及具体分工。

在等待过程中,有警车在律师们身后经过。因为该基地就位于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公安局青龙山分局大楼后面的院子里,律师们看见几个警察急匆匆的从警局大楼后侧的门里出来(疑似要出警状)时,董前勇律师听到其中一个警察说道:律师来了、律师来了。

寒风中,露天地,大门仍是封锁的,没有任何人员出来接待,律师们的脸和手都被冻僵,于是离去。在青龙山公安分局门前的马路上,有一辆警车急匆匆斜停在律师们身边的马路上,两个警察和两协警下车盘查,为首者王春健,要求出示证件。董前勇律师对这种粗暴的行为予以批评,要求该其首先出示警察证。幸亏离警局近,一协警一路小跑着往返于王警察的办公室取来警察证。律师们和警察相互出示证件、相互拍照留念后,各自散去。

在律师们返回的路上及接下来的几天,律师所在地的“610”给当地司法局施压,污蔑“要调查律师是否在黑龙江省纠集二十多名法轮功份子闹事”。

十月二十九日,曾在青龙山洗脑班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蒋欣波、于松江、潘淑荣、张喜增、陈冬梅等人的家属遭当地政法委、警察和单位“包保”人员的盘查,有的甚至被威胁“再弄进去(指黑监狱)”。

四、知情民众声援要求当局放人签名举报元凶江泽民

知情民众声援要求当局放人签名举报元凶江泽民

在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断的讲真相过程中,人们逐渐知道,黑龙江省农垦总局为了配合江泽民更大规模地迫害,二零零零年就开始私设所谓的“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黑监狱)。到目前为止,能核实到的总计117人被此黑监狱非法拘禁,并且近日还在绑架法轮功学员。

人们还了解到,此黑监狱没有任何法律、行政依据,不属于任何部门,不受任何机构监管,抓人无需手续,关人没有期限,折磨人毫无底线。并且在关注此黑监狱的过程中,法轮功学员及亲友、维权律师、正义人士等几十人遭绑架。法轮功学员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范龙胜被非法判刑,崔会芳正面临非法庭审。

了解真相的人们认识到,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一手挑起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公开迫害,并以个人意志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之上的恐怖组织──相当于纳粹盖世太保的“610办公室”。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中,中华民族五千年传承下来在人们心中尚存的良知、道德、正义和公平等基本价值理念被彻底的摧毁了。江泽民对这场祸国殃民的迫害负有不可逃脱的罪责。

实际上,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大师一九九二年传出的教人向善、以“真、善、忍”为准则的高德大法,目前已弘传到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世界人民的尊敬和爱戴。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因对人类身心健康做出的杰出贡献,获各国政府褒奖、支持议案和信函3000多项。法轮功书籍被译成40种语言,在全球出版发行,并可在互联网上免费下载。这么好的功法,唯独中共打压,这完全是出于江泽民一己之私。在这场浩劫中,目前通过有限渠道,能够核实有名有姓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达3888人……

鉴于以上事实,人们觉的江泽民的犯罪行为造成的严重损失,已经广泛而深远的侵害了他们作为国家公民从精神世界高度和生活环境层面的全部利益。因此就“江泽民推行迫害政策,黑龙江农垦黑监狱非法拘禁、酷刑折磨百余人,几十人因关注遭绑架,五人被非法判刑”一罪行,签名举报恶首江泽民,并要求立即释放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背景资料:

青龙山黑监狱:二零零零年,为了配合江泽民更大规模地迫害,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私设所谓的“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外界称“黑监狱”、“洗脑班”)。其中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九年间断性的在七星农场北号拘留所内,被外界称为七星农场洗脑班。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四年在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后院,被外界称为青龙山洗脑班(二零一四年三月末“建三江事件”后,青龙山洗脑班随之一度瓦解)。据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九月至二零一四年三月,共有112位法轮功学员和4位公民(年龄从33岁到69岁不等,时间最长者达两年零七个月),曾被非法拘禁,每人每月至少被勒索一万元的所谓“教育经费”。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惊闻红兴隆管局江川农场的法轮功学员吴存利被劫持到此黑监狱,至今仍在里面被非法拘禁。到目前为止,能核实到的总计117人被此黑监狱非法拘禁。

此黑监狱没有任何法律、行政依据,不属于任何部门,不受任何机构监管,抓人无需手续,关人没有期限,折磨人毫无底线——罚站,罚蹲,拳打脚踢,扇耳光,长时间昼夜不让睡觉,火烧下巴,铁棍打肋骨,野蛮灌食,抻刑(法轮功学员被两手分开铐在两张床上,两个胳膊被抻直,且一高一低,人既站不起来又蹲不下,长时间抻铐致人休克)。恐吓威胁,欺诈诱骗,辱骂呵斥,流氓侮辱,强行灌输歪理邪说,逼迫长时间听诬蔑法轮功的造谣文章,逼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情况。直到人被折磨的主意识不清,违心写下所谓的“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等,让洗脑班恶人感到“满意”,并保证回家后继续受恶人的“监控”才可以暂时离开。

建三江事件: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日,曾遭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酷刑折磨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及亲友和律师,第三次来到青龙山洗脑班,要求依法会见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洗脑班依旧无人出来接应。

第二天(二十一日)一早,七位法轮功学员和四位律师在入住的宾馆遭建三江警察暴力绑架,之后的非法拘禁中,其中三位法轮功学员一度生命垂危,四位律师共被打折二十四根肋骨。后四位法轮功学员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被非法判刑。

事件在海内外各大媒体曝光后,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被称为“建三江事件”,由此引发大量公民和律师从各地赶往建三江地区要求当局放人,国际社会强烈谴责建三江当局的恶行,呼吁当局放人。

中共政法委“610”(中共用来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控下的建三江警察绑架了众多前去声援的律师及维权人士,建三江因此而得恶名——“无法之地,恐惧之城”。

建三江案件:案件一审阶段,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的亲友为他们聘请了唐天昊、袭祥栋、王全璋、刘连贺、王宇、陈智勇、张维玉、蔺其磊八位律师,当局耍尽流氓手段,两次开庭强判四位法轮功学员。目前案件处于二审阶段,四当事人的辩护律师依次为冯延强、马卫、董前勇、常伯阳、任全牛、王磊、许付桂、蔺其磊。

延续案件:“建三江事件”期间,法轮功学员范龙胜在建三江张贴揭示事实真相的不干胶贴,后被非法判刑(取保候审)。“建三江案”第一次非法开庭,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崔会芳前往参加“公开”庭审,还没找到法庭就被非法拘禁。因其是刚刚退休的司法警察,特殊身份引当局恐慌。崔会芳回来后一直遭当局监控,二零一五年二月遭绑架,现面临非法庭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