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走在师父安排中 越走越快乐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

等待

得法之前,我体弱多病,经常头昏脑胀的难受。年轻时,一直喜欢买书看书,总想真正弄明白生命的真谛,可是根本找不到。后来在政府单位上班,就越发迷失了,经常吃喝,还时常醉酒。一有空,就和同事凑到一起打牌、打麻将什么的,小赌一场。就这样,在无所事事中荒废着大好的光阴。每每冷静下来时,我也扪心自问:我就这样把这一生蹉跎过去了?

有一天,我站在河边桥头,等待着接儿子放学回家,猛然想到:我身体这么差,遇到那么多灾难,那么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我就是不死,这一定是有原因的!老天造就了我,一定是有用的!我今生一定是在等待着一件大事的出现。

又过了几个月,我终于得法轮大法了。一看到《转法轮》这部书,我马上清晰的知道:这就是我生命中一直在等待的!这就是我生命中一直在找寻的!

那段时间,我一有空就看书,时时刻刻心中都是无比的喜悦和安宁。从修炼的第一天开始,什么麻将、赌博、闲扯、喝酒全都戒掉,上班老老实实给百姓办事,请吃请喝坚决不去,送钱送礼绝对拒收。因为我修炼了,我修法轮大法了,我要真正做个好人了。

大概是在我刚刚得法十来天的时候,我妻子忽然跟我说:今天你别上班去了,咱们得谈谈,你得决定一下你是要你炼的那个法,你还是要我。

当时,我心里非常平静,我心想:这怎么能成为交换呢?我就是出去要饭当乞丐,也得学法啊!我很平静的对她说:给你本书《法轮大法义解》,你先了解一下我学的是什么,等下班,我回来咱们再谈。

晚上我一回家,妻子高兴地跟我说:“你们在哪里炼功?明天我也去。”原来这一天时间她看完了《法轮大法义解》,她也明白了法轮大法对每个生命来说都是最珍贵的,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那天晚上,似睡非睡状态中,我站在一根一米直径粗细的像钻石构成的一根透明大柱子上,一路往天上飞升,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回首人间,却似一个漆黑的泥塘,污秽不堪,肮脏无比。随着越飞越高,感觉越来越美妙,头脑越来越清净,当飞升到一个非常圣洁宁静的所在,看到那里天空中漂浮着一个个非常纯净的天体,是一个个几乎透明的光球。后来知道这是我元神离体看到了另外空间。

劫难

可能是得到大法太激动了吧,随后,被生起来的欢喜心、强烈的有求之心、显示心等各种人心执着干扰,没有做到用心学法,踏踏实实修炼和真正在法上提高,我没有珍惜利用好师父苦心给安排好了两年实修时间。而在这两年时间里,我妻子却天天静心学法、天天抄法,光《转法轮》她就抄写了九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之后,我妻子因为学法扎实,几乎没经受多少魔难。去北京证实法时,警察不是往警车上拽她,而是往外推她让她离开。我们这里办洗脑班时,别人都不愿意去,她主动要求去,她说:我去了,就把它给搅黄了。

在洗脑班里,参与迫害最积极的那个警察想搞“转化”,他说着说着,忽然就觉得大法好,几乎就要说“法轮大法好”了,他自己很奇怪的说:我怎么被你给绕進去了呢?我妻子说:始终都是你说话,我也没说什么啊?其实,有师尊看护,在能量强的场里,大法弟子一思一念在法上的时候,邪恶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结果,几天后,洗脑班真的就黄了,从那以后,我们这里再没办过洗脑班。

而我由于学法不扎实,有时做的好,有时做的不好,虽然表现上也在反迫害、在做着许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却因为不能做到真正信师信法,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所以几進几出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失去人身自由长达五年,而且被非法关押期间失去了公职。人为的承受了许多不应有的痛苦魔难,造成了许多重大的损失!

恶警和恶人榜上的“六一零”头头变了

我最后一次被迫害是在奥运前一年,邪恶又一次把我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一开始我讲真相,警察还阻挡,经过一段时间相处,那位警察看到了我们大法弟子的好,就带着我串号给各屋的在押人员讲真相。他说:那些人都太坏了,好好开导开导他们。

当时家里还不知我被绑架,讲清真相后,有人帮忙把我的情况通知了我的家人。知道我被绑架后,许多同修都帮我发正念,表现在这面是看守所在那段时间里每天早晨都是近半小时的雷暴,震耳欲聋的炸雷就那么一声接一声炸响在看守所房前屋后。

那段时间,我给看守所里能接触上的人几乎都讲过了真相。看守所里有一个又粗又矮满面漆黑且长满横肉的警察。他很恶,每天骂骂咧咧让在押人员在烈日下跑步,以此取乐,几乎人人都怨恨他。那天,我想这样的人也得给他得救的机会啊,就走过去对他说:你给我找一下纸、笔,我要写些东西。他一听,受宠若惊的站起来就往屋里跑,一边跑一边跟另一警察喊:“快,快给人家炼法轮功的找纸、笔,人家要写点东西。”过了几天的一个早晨,我把仔细抄写好了的一份真相信交给了看守所长,并委托他交给公安局“六一零”等。

那几天,虽然我一直在讲真相,但对破除旧势力迫害安排是没有信心的。多次的迫害已经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当时两地(我在外市被绑架)市、县公安局好几个警察写好了劳教书让我签字。第一次我拿过来给撕了。过几天,他们又拿来一份给我宣读,之后狞笑着说:这次不用你签字,我们就是要劳教你,我们公安局内部早就定好了,不需要任何理由,就是要在奥运前一年把你关進去,关你两年劳教我们省心。然后,他们又逼迫我照相。

那时我心里很难过,再被他们劳教两年,我的修炼、救众生不都给耽误了吗?所以,我就高声大喊着求救师父:“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再也不许邪恶迫害!再也不许邪恶安排!”第一次大喊中,我觉着没穿透邪恶败物的间隔,我又一次高声大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再也不许邪恶迫害!再也不许邪恶安排!”这次,我明确觉得和师父那连通了。

一瞬间,忽然间感觉一切都变了,邪恶的场一下子好象全没了,他们也不非得给我照相了。他们平静的对我说:你先回去吧。我一出那个屋子,又过来一个警察乐呵呵对我说:你们家人来见你,本来今天是不能见的,正好今天所长过来,都给你安排好了,在饭堂吃饭时,你和家人一起吃饭,顺便一起聊聊吧。

一起吃晚饭时,我和家人及同修一起学了一遍师父当时的最新经文,二零零七年的《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学完后,当时一位同修说:无论我们再怎么困难,我们首先应该想到的是怎么去解脱别人。

第二天,我妻子和其余两位同修去了当地市公安局,因为是星期日,公安局里只有“六一零”头头在。后来,我妻子跟我说:当时我去面对他们的时候,我就记着师父最新讲法中的一句话:“表现上我们求得世人对大法的支持,这是在人这儿表现出来的世人那一面想法,而在另外一面它是反过来的。谁给予大法支持,从正面宣扬了大法,他就是给自己未来开创了生命存在和未来得法奠定基础。”[1]结果,经过短暂交谈,那“六一零”头头立即和各有关部门协调打招呼,完全是正面的帮着我们说话了。然后,他开车到看守所,直接帮着办完了手续,然后很客气送我们走。

一起来的同修看到这一切感到非常惊讶,那个“六一零”头头可是同修认定的恶人榜第一啊,怎么会这样?觉得这一切真是太不可思议!其实,符合了师父正法的要求,就有了正法的力量,就会出现奇迹。据说,从那以后,那位“六一零”头头就不怎么参与迫害的事了。

学好法 实修 救人

经过这些事情之后,我也深深看到了自己的问题——学法太差,不能纯净在法中,用人心对待这场迫害,把迫害看的那么重时,信师信法的正念已经被动摇了,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面对迫害,负担很重,沸腾的心根本平静不下来,又怎么能学的進去法呢?没有坚实的大法做基础,又怎么能破除的了旧势力的邪恶安排?

回来后我在一座商城里开了一家店,恢复了正常生活工作、学法修炼、讲真相救人。随着静心学法实修,我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逐渐能够从法上认识法了。过去是感性知道大法好,可是总觉得心和大法隔了一个什么东西。现在每天一边做生意,一边讲真相救人、实修,一边有空就学法,逐渐觉得心里越来越充实、越来越踏实。同时,静心体悟中也越来越能够感受到师尊的慈悲看护和有序的安排。

有一次,一位高个的警察穿着整齐的警服站在我的柜台前。因为多次被迫害,那时我看到警察就觉得心里特别别扭。过去迫害中,他们被邪恶操控时那邪恶的表现给我造成了太多的心理障碍。讲不讲真相?救不救他?救!我心里这样决定的同时,师父的一句法在我脑海中浮现:“特务我也度。”[2]我正念一出,智慧也来了。我问他说:“你说咱们国家有法律吗?”他问我:“怎么了?”然后,我就把我修大法怎么怎么好,江泽民怎么怎么造谣诬陷,迫害中它们怎么违法乱纪杀人搞冤案等等讲了一遍。听我讲完,他叹口气说:“唉,咱国家这法律没法说了。”

又有一次,两个穿警服的小伙子来店里,我也给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第二天,我忽然看到店门外有六、七个穿警服的人在晃悠,我心里就有点动,等他们進来,我一看其中有两个做过三退了,这是他俩带其他同事来听真相的。我们就又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就这样,我也逐渐去掉了对警察形成的不好的观念。

这样不断学法,不断在救人实修中同化大法,我心里越来越踏实、越来越清醒。我逐渐悟到,邪恶的安排都是针对大法弟子还没放下的各种怕心和执着来的,真是如法中说的:“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3]。可是,如果我们纯净在法中,心中只想着师父正法的要求、救度众生的需要,根本就不被邪恶的安排带动,邪恶是没有办法的。虽然邪恶表现很疯狂,可是在正法面前,在师父面前,它们什么都不是,那都是吓唬人的。

真正的破除旧势力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年底,我们县五位同修一起开车去邻县讲真相救人时被恶意举报,五个人都被邻县警察绑架,有一位同修中途跳下警车走脱,所以我们及时知道了消息。

那段时间,我们经常学习师父《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在大家讨论怎么对待这件事时,我说:这次咱们不按以前的老套路走。咱们当作好事处理。那五个同修不是去营救那方众生去了吗?咱们一起上,继续营救那方众生!因为真正危险的不是大法弟子,我们的同修有师父看着,邪恶说了不算,就当他们换个地方讲真相、除恶去了吧。真正危险的、真正需要营救的是那方众生,是那些被旧势力安排利用来对大法行恶、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检法司六一零人员,邪恶利用他们目地就是为了销毁他们,他们才是急需营救的。

当时师父安排我们的同修看到了这件事在另外空间的展现:我们这里五位同修刚刚在院子里往车上装真相资料呢,另外空间里师父法身和众神就已经在帮助清理邪恶,为此次救人做铺垫做安排了。这边车子还没出院呢,相隔几十里地的邻县世人明白的一面早已经在奔走相告:今天邻县大法弟子要来救咱们了!他们早早的都跪到那里,双手向上举到胸前,等着接真相了。

因为是在法上提高了那么一点,用正念去做的,那次我们这里同修配合的特别好。每天大家聚到一起坐车去邻县公安局、县委、看守所发正念除恶,有同修配合同修家人直接找邻县国保讲真相要人。第五天,几位同修都回来了,再后来,那部车也要回来了。

邻县在迫害后能走出来救人的同修不多,所以那里邪恶的表现也一直比较疯狂,“六一零”经常是追上门逼着同修表态说不炼了,有一点不配合他们,立即抓上车送市里洗脑班关两个月。经过这次事件后,那里有人再去“六一零”举报大法弟子时,“六一零”的人会说:“去、去、去,人家爱炼炼去吧,关你啥事?不去北京给我们惹事就行了。”

我们知道,只有人的空间才是迷的空间,另外空间都不迷,在另外空间里人的一思一念都明明白白的在那里摆着。师父在正法中要救度一切众生,而旧势力是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淘汰它们看不上的生命,真正邪恶的是旧势力的安排。大法弟子的慈悲救度之心既符合了师父正法的要求,又让绝望中的生命看到了希望的时候,营救自然顺利了。

那四位同修回来后说,她们在邻县看守所发正念时,感觉外面一片祥和,没有任何阻力,感觉非常轻松。她们就知道了同修都在帮忙,就说:剩下的,咱们就向内找吧,看看咱们哪里做错了,为什么会遇到这些麻烦?

经过这一次事情,我们也理解了什么是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

实际上,因为是宇宙的特性在制约着一切,一切都在师父掌握之中,无论邪恶安排了什么,它们做了什么,我们都不动心,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根本就不被带动,我们就纯净在正法中做自己应该做的,邪恶就什么也不是了。

走在师父的安排中 越走越快乐

在实修中我还体会到一点,我们在人中、还在修炼过程中,就会有人心反映出来,就会有不好、甚至很不好的坏思想反映出来,这是正常的,只要我们能分清它不是自己、排斥它、不被它带动就行了。每次能冲破它的干扰,能排斥它、战胜它就是在生命的净化与修炼提高的过程中了。

开店这些年来我是遇到什么人都讲真相发资料的,没有遇到过任何麻烦。当然我还存在着许多不足,即使这样,只要正常走在师父的安排中,那些邪恶的安排其实什么都不是了!再后来我们在店里和警察一边聊天一边讲真相做三退都很随意了。师尊又给我们安排了另一个机缘,我们到北京开了一家店,当然,这也是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去的。

刚去北京的时候,同修还叮嘱北京是邪恶的中心,到那里稍微注意点。可是当我们站在柜台前面对着全国各地来的有缘人的时候,就又一心一意讲真相做三退救众生了。人家千里迢迢从海南岛来的、从乌鲁木齐来的、从黑龙江来的,也许机缘就这一次,如果我们错过了那不是犯罪吗?不光是顾客,商城经理、保安、房东、路人,只要是遇到的人都讲。坐地铁时看到满车厢人挤人,没法讲真相,就静下心来正念给他们清理邪恶谎言造成的思想毒害。

有一次,在北京店里有三个人走到我的柜台前,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一位男士说:你别讲了,我是“六一零”的。我也不为所动,继续给他们讲真相。他一回头说:其实现在不是群体事件,我们也不管。和他一起来的另一位女士就在后面给我竖大拇指。有时,碰到警察、街道书记等,我就开诚布公和他们聊,有的还成了朋友。

有一位八十一岁的老太太听完真相就立即要学法,我们就给了她《转法轮》,第二天,她又专程跑老远来谢谢我,她双手合十说:谢谢师兄。又过了十来天,她又来了,她说书已经看了几遍,天目也开了,她是来学功法动作的。

我和我妻子去各地進货时,也是進一家店讲一家的。在河南,我给一个小伙子讲真相,回来后,我妻子说:你讲真相的时候,那个小伙子没怎么注意听,可是他家门口那个水桶里养的那只小乌龟却聚精会神的听,听完了真相,撒着欢的高兴,那个小乌龟背后是个四十多岁的修道人,人家等了很久,就等着今天听真相呢。有一次,我在一家店里给几个信教的妇女讲真相,最后她们眼睛瞪得大大的说:“你简直就是耶稣啊!”我说:“我不是,我是修法轮大法的。”

是啊,师父说:“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4],那么,那当然也都是我们的亲人,看到亲人要被诬陷大法的谎言带入毁灭,我们怎么能见死不救?何况他们都代表着无量天体众生。

在不断的讲真相中,我悟到,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只归师父管!如果我们心里只有师父和大法,所做的一切纯纯净净,只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就没有走不通的路。我们和旧势力的迫害安排没有必然关系。师父没给我们安排迫害,师父是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我们有一思一念承认旧势力的表现或安排,那不就是修炼不专一了吗?那不是等于跟着邪恶走了吗?如果我们清醒的不为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表现所动,那么,那一切表现就都是假相!

所以这些年来我真的信师信法,注重实修,真正跟师父走,真是越走越快乐。

那天傍晚,我下班一出商城,看到天很冷,冬天也黑的比较早,大街上灯火昏黄,忽明忽暗,满街生意人乱糟糟正忙着收摊回家,狂风吹起雪花夹杂着砂尘垃圾砸在我的脸上。开始有点冷,忽然间一转念,我发自内心笑了。看看满街上的人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每天为了生活忙碌奔波烦恼,无奈的在苦苦挣扎着。而我们,已经知道了自己从哪里来,知道了自己要回哪里去,每天在大法中熔炼着,明明白白走在回家的路上,时时刻刻都有师父法身看护着,每天在收救着众生圆满着自己未来无限美好的永恒,我们何其快乐!那一刻我心中充满欢喜和感激!

对“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4]的再认识

在北京,我们遇到这么一位同修。他做什么什么艰难,他的表现让许多同修反感他、排斥他,他的所为也伤害了许多想帮助他的同修,同修之间互相传播的都是他怎么不好、怎么不好,千万要躲得他远远的,千万别沾他。他的姐姐(常人)说赡养父母(都是同修),可是,当他姐姐把父母的两套房子都卖掉把钱揣起来之后,却要他八十岁的老父亲搬出去租房住。他母亲在迫害魔难中失去了身体。他和妻子(同修)闹翻了,妻子还被抓進了监狱,儿子(同修)也不理他了。他做生意也是做什么赔什么,处处碰壁,事事不成,简直里外没路了。

那天,他克服重重阻拦魔难后,我们终于坐到一起切磋。经过学法切磋,我们终于明白了非常关键的一点:这一切不应该有的艰难、混乱都是邪恶的旧势力有意安排出来的,都不是师父要的。这世间生命的一思一念都被旧势力做了安排。如果我们不能纯纯净净明明白白走师父安排的路,就会被假相带动,就一定走了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如果我们看到同修不正的表现,就被这种表现带动,而不能在法上正念对待,我们也一样陷入旧势力的圈套了,我们大法弟子之间就会形成间隔、就会互相闹矛盾,也就乱起来了,这时我们也想着排斥谁、打击谁的时候,我们和旧势力为了自保要淘汰它们看不上的生命那种心态又有什么区别呢?旧势力不就是这么一层淘汰一层,最后淘汰的至尽的吗?

师父在正法中要救度一切众生。而旧势力的安排就是利用众生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罪从而淘汰它看不上的生命。如果我们站在这一切之外,站在慈悲救度的角度上,站在师父正法基点的要求上,我们就会看到问题的实质,就会破迷而出。

切磋到这里,我们也明白了师父讲的“乱世冤缘皆得善解”[5]的一层含义:不管众生什么样的表现,不管同修什么样表现,我们就是慈悲救度。

我们真的能够做到不陷在旧势力的安排和旧宇宙生命状态中看问题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做到助师正法。

那位同修理解了什么是旧势力安排,怎么样否定旧势力安排之后的第二天,千里之外的他老父亲打电话来说:他姐过去给他做饭,去照顾他去了。过几天,他失去身体的老母亲梦里跟他说:因为你知道了全盘否定旧势力,我也从它们的安排中解脱出来了,我也能帮你们做些事了。回头,他儿子也能和他正常交流了。然后,监狱大队长直接打电话问他:你妻子最近身体很差,你能不能给她办保外就医?

真是,我们的心改变了,周围的环境就改变了。

那几天,我们都学法交流到凌晨,在恩师的慈悲加持下,因为认识到了什么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那几天头脑身心是从没有过的清净快乐,就象所有的细胞都被法充实着!

师父在《洪吟二》〈正大穹〉一篇中讲:

“邪恶逞几时
尽显众生志
此劫谁在外
笑看众神痴”

重读这一篇我这样理解,如果我们真正能做到象师父说的“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4],走出旧宇宙,真正能达到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那些迫害魔难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不就在那劫难之外了吗?

其实这些年来因为我们用人心把迫害看的太重,所以误在了旧势力迫害魔难的假相中时间太长了,真的是耽误了同化大法、证实法与救度众生的大事。

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修炼和认识上的不足,谈出来这些个人认识与同修交流,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法正人间预〉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