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诉江”之后的失与得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前段时间,因实名“诉江”而导致我个人信息暴露,由此而引来了国保警察的询问。虽然在师父的呵护下,最后顺利走出了公安局,但同时因警察到单位对领导们“打招呼”,导致单位领导们向我施压。

之前,我还是有点怕,当被告知领导找我谈话时,就产生了可能是因为诉江被干扰这种不正的念头,没有及时用正念否定它,后来果然领导们都是以被毒害的那一套说辞想“转化”我。而我由于正念不足虽然没有上当,但真相却讲得不好,没有明慧网上同修那种“敢于棒喝”的底气。再后来领导就威胁我说,如果我还是那么“顽固”就会对我進行处分。

随之而来的是单位上所谓“朋友”们带着政治任务的说教以及同事们异样的眼光,当时的感觉真是“黑云压城城欲摧”,年轻的我人生中从未遇到这样的状况,我几乎一夜之间因此而出了名,成为单位上有的人茶余饭后议论的话题。

在领导和同事的眼中,我也成了一位“不识时务”的人,在他们看来,我因此而葬送了我的大好前程。但是我内心十分清楚:我做这件事情不是头脑一热去做的,而是完成我应该完成的使命,江鬼的所作所为已是人神共愤了,我“诉江”是历史上最正义的事。

同时,面对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压力,我内心始终坚信:我的一切,从生命到生活,包括工作中的点滴,什么时候出现什么状态都是师父安排的,全由师父说了算,其他人、其他生命不可能动得了的。

通过学法我又从法理上加强了正念,我又更加深刻的体会了师父所讲的“慈悲”的含义:既然修炼人不会遇到偶然的事情、既然我身边的人都是我该救度的众生,那我何不借此机会向他们讲明真相呢?要是平常的话,还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向领导开口讲真相呢。于是,我就发自肺腑的向所有跟我谈话的领导、同事们讲起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奇、讲诉江的合法性与重要性、讲修炼人不参与政治等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并由衷的为对方考虑,表示理解领导们的难处,不会责怪与怨恨他们。

最后,领导们都不约而同的对我很客气,甚至还含歉意的说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才处分我的,还说我自己悄悄的修炼没人会管、说我傻、不该公开的暴露自己,而我也只能一笑了之,因为毕竟不能要求活在个人名利中的常人去理解修炼人。还有的人说其实挺佩服我的这份较真与勇气的,他们都知道社会的问题和江鬼的坏,但是为了自保却失去了说真话的勇气,而我居然敢去触碰邪党的这条“红线”,所以在他们看来,我一方面是不明智的,一方面又是勇敢的。而且,师父还借一位领导的口来点化我说:希望我做一个透明的人,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活得自信、潇洒,活出自己的风采。后来我悟到,透明即是心无杂念、无私无我,当“我”都不存在时,那些强加给“我”的迫害自然也不存在了。

对于单位给我的“处分”,我没有过多的计较,因为我也理解作为单位领导所需承受的政治压力。而且从修炼的角度来讲,面对这样的“处分”,给我造成的最大伤害或许就是名利上的损失,利益上是所谓的政治前途断裂,名誉上或许会招来别人异样的眼光。但我想这也许是去我名利心的好机会吧,以前我不敢公开说我是修炼人,现在在“活传媒”的作用下单位大部份人都知道我是修炼人了,我就堂堂正正的做好我该做的吧。既然邪党有意去掩盖真相导致世人都对大法有误解,那么我就努力用我的言行来化解人们对大法的误解,要让他们看到“真、善、忍”绝对是一种全人类都需要的普世价值。

记得当时的我脑中想的是:要是以我名利上的吃亏能换来一些人能够明白真相,那也值了!就在我放下了怕被“处分”的名利之心、不在意得失时,奇迹出现了:虽然表面上我被“处分”了,但实际上我的工资待遇等什么都没有改变,改变的反而是把我从一个比较忙的岗位调到了一个相对轻松的岗位。而且我原来的岗位因为总是变相的在为邪党做宣传,累不说,我由衷的不想干,所以也一直发愿求师父帮我换一个,现在刚好实现了这个愿望。

可见,大法弟子周围的环境会随着修炼人心态的变化而变化,当我们的言行真的在法上时,哪怕看似是坏事,师父也会帮我们变成好事。一切都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

同时,我又明白了,“诉江”的目地不仅要把江鬼绳之以法,而且通过这样一个过程修炼,促成更多的机缘,好让自己周围的众生能够明白真相得救。我们更不该执着于事情的结果和时间,而是该以更加纯净的心态去做每一件事情。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