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治好了我的“法乐氏四联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我今年四十九岁,在十八年的修炼中磕磕碰碰的走了过来。感谢师父把我从一个满身业力,在死亡边缘上挣扎的一个人捞了起来,感谢师尊慈悲苦度。

我从生下来就患先天性心脏病“法乐氏四联症”,经常脸色发青,口唇发紫,十指呈凸状形。一年四季脸发肿,走路有气无力,走二步要歇三脚,一到换季就感冒,家里备的药吃了根本不管用,必须要到医院打点滴,重了就得住院。一犯病就全身冒汗、心跳、胸闷、胸痛、上吐下泻,苦不堪言。全家人围着干着急,父母带我到处求医。

经医生诊断,这种病只有做手术,不然就活不到十二岁。听了医生的话,父母亲精神一下崩溃了,怎么办?手术需要昂贵的费用,家中三个子女,靠父亲的工资和母亲干零活维持家庭开支,根本拿不出手术费。病魔折磨的我生不如死的生活,死亡随时伴随着我。

父母,哥嫂,妹妹对我百般呵护,家务活都不让我干,什么好吃,好穿,都让着我,把我视为掌上明珠。就是这样,我的心情常常闷闷不乐,郁郁寡欢。看着昔日的同学都有了工作和家庭,我还要靠年老的父母养活,靠兄嫂,妹妹照顾,我欲哭无泪,欲死不能。这样的日子我没有信心再活下去。

就在我万分痛苦的时候,一九九七年一月八日我喜得大法,开始走入法轮功修炼。通过学法、炼功,师父就开始给我清理身体,各种疾病都消失了,身体轻松了,身上有劲儿,还能干家务活了,还不觉得累,心情也变的开朗起来,处处为别人着想。并能帮哥嫂,妹妹分担照顾母亲,干些家务。

我病好了,怪脾气也没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没有病的滋味,感到很幸福。

家人看到我的变化,很高兴,都说,炼法轮功真好,要不炼这个功,命都难保,还不知给家里人添多少麻烦。

当我还沉浸在修炼法轮大法的喜悦中,这场震惊世界的残酷迫害开始了,中共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造谣中伤师父,煽动仇恨,迫害法轮功学员。我冲破阻力,走出家门和同修走大街,穿小巷,走田间,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向人们讲大法的美好,讲自己得法后身体的变化;告诉人们,电视报纸讲的是诋毁法轮功,都是谎言,让世人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

在我修炼的过程中,师父多次为我净化身体,大大小小的病业关都在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烂鬼对我身体迫害中走了过来。让我记忆最为深刻的一次过病业关的经历是:

二零零九年九月份,我感到双腿无力,嘴唇发紫,脸发肿。我想,这不是一个修炼人应有的状态。同修帮助我发正念,清除迫害我身体的一切黑手烂鬼,不承认旧势力给我的邪恶安排。我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并走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做着三件事。但是,身体一直没有好转,一天比一天严重,好象在死亡的边缘上徘徊。一直到二零一零年三四月份,师父看我不悟,借同修的嘴点悟我。

一天,三楼同修到我家交流。听了同修的话,我正念一下强大起来,嘴里不停的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的身体我做主,其它的安排都不要,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都不承认。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说,走路说,不断的发正念,清除邪恶对我肉身的迫害。晚上我做了个梦,在梦中我听到有个声音说,你迫害她,她世界里的众生怎么办?梦一下醒了。

起床后,我想这梦是什么意思,想着,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本《明慧周刊》,一翻看到一篇“要神念,不要人念”的同修交流文章,我猛然醒悟:想起二零零八年,我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我对警察讲真相时说,我有病才修炼法轮功的。旧势力抓住了我的这句话,你承认有病,那病就来,身体就出现了病业,对我進行迫害。师父看我不悟,着急,点悟我,真正的修炼人是没有病的。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的身体是师父给净化了的,没有病,这是邪恶对我的迫害。悟到这层法理后,我的身体就出现好转。身上,两腿出现不少红疹子,不断往外排,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不到半个月,我的身体又恢复健康。

作为大法弟子,只要我们在法上悟,在法上修,师父什么都会为我们做。谢谢师父对我的救度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