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心致志——卖票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昨天在一个圣诞会展上卖神韵晚会的票,和我一起卖票的同修说有一家摊位卖一种三文鱼很好吃,之前也有同修说过,还有同修说要替别人代买一些。在离关门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我也有点动心想去买。这一动心,同修就说:去吧,一会儿收了。

这时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两个英文词“undivided attention”(专心致志),不知为什么一直清晰的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伴随着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深深的敬畏,不敢轻举妄动。我就对自己说,既然来了,不要错过有缘人,错过一点吃的倒不算什么。但这似乎不是发自内心的,也没有真正认真去清除那颗被勾起的常人心,之所以没有离开,完全是因为冥冥之中有强烈的感觉,不敢走。

但也许是心没有去,同修又好心的在旁边说:快去吧,我在这儿就行了。我还是有点犹豫,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敢走开。这时看见先前听我们介绍神韵的一个老年妇女,来到隔我们不远的地方,和另外两个人拿着介绍神韵的小册子,在热烈的讨论,用另外一种语言。其中一个年轻点的就是不断说“NO”,很激烈的反对那个老年人,我开始发出强大的正念。僵持了好一会儿,那个老年人走过来,说我决定买票。我有点心惊,刚才如果走开了,也许就错失了这个有缘人。

卖完票后,同修又说了一次,快去吧。我还是在犹豫,但这次有一种可算完成了什么事的轻松感,就想也许可以吧。同修指了方向,我顺着走,却找不到,心里想是不是不对了?快回去吧,在这儿卖票呢,怎么可以轻易离开。但执着心还在,执着好吃的心,这样又走了几圈才找到,一看,便宜的鱼卖完了,就随便买了两包,也不怎么便宜。往我们摊位走的路上,突然出来一个念头:这样执着,即使买到了也不会好吃。

刚一走回去,恰好遇到一个人急急的往前走,目不斜视,我主动迎上去和她搭话,她忽然象大梦初醒一样,说:喔这个,我一直想买,我儿子想看,太好了,我拿回去订票。我又有点吃惊,若是晚了一步,就容易错过这个人。回想想刚才脑海里清晰的两个字,还是有点蹊跷。

回到家,那鱼果然很难吃。坐下来细细的想,突然悟到,为什么那两个字会那么清晰的浮现在我的眼前?为什么伴随着那两个字的是我心内中升起的莫名深深的敬畏,也许是我明白的那一面,知道那点化来自师父。而为什么我一回来立即就遇到那样一个看上去匆匆走过去,双眼都不斜看的人,却是一个有缘人,这是在点化我,不要放过匆匆而过的救度机缘。我有时会想,自己一天讲了多少多少了,似乎挺卖力了,好象不差一个人。但是对于那个人来说,也许是她只有一次的机缘。

想到这里,我流泪了,我为自己悟性差感到羞愧。在我的生命中错过多少这样的有缘众生呢?我不敢想。回过头想想,身为一个大法弟子,承担救人的使命,如果没有尽力,那不是我的罪吗?

我常听其他同修说师父的点化,我一直在这一点上相当麻木(也许是因为没有意识到的无神论的毒害),以至于从来不去仔细体悟。当我意识到那是师父的明显点悟时,我感到惭愧和内疚。这就是给我一个教训吧。常人都讲做事情要专心致志,心无旁骛。以一个神的状态救人,神是什么状态呢?是忘我的状态,是无私的状态,没有常人欲念的牵绊。

为什么讲的话定不住那常人,人在神面前,不是叫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吗?为什么没有这样?就是因为还有人心在,讲出的话中,还有人心。好象师父说的:“有许多人练功思想不正确,你看他在那站桩,累的手直哆嗦,腿也直哆嗦。可他脑子没有闲着,他想:物价要涨了,我得去买点,练完功我就去买,不然的话就涨价。”[1]带着这样的执着人心,讲出的话就没有力量,打不透那个人的执着,那个人甚至也会想,我得快走,去买什么什么,因为我们的心会影响常人。

重温师父的这段讲法:“我过去讲过,带有自己目地的人对别人讲话想改变别人,或者是想要说服别人,你讲出的话再有理,别人也很难完全接受,也打动不了人的心。为什么呢?其实我告诉大家,是因为你讲出的话带有你所有的思维。你在常人中各种七情六欲,甚至于你执著的东西很多,你讲出的这一句话中都带有复杂的思想,就使你的话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很分散。再加上要对别人说什么的时候,往往站在自己的观点上,它不一定符合宇宙的法,所以从这一点上讲又没有真理的力量。那么在对别人说什么的时候又加進了保护自己的东西,自己别受到伤害,也就是说你说话的目地又不纯了,那么这样一来使说出的话就非常的飘。可是你要真正能够达到思想清静的时候,或者你执著心越来越少,思想杂念越少的时候,你发现你讲的话就有力量了。为什么讲无为的时候我谈到大家不要随便去管不应该管的事呢?就是因为你讲的话已经开始有力量了,有力量的话就能改变别人。不管对与错,你改变了别人,你可能就做错了什么事情。因为你眼睛看到的是表面,而过去的因缘关系你看不到,真相你不知道。那么到了更高层次上的时候,你的思想就越来越纯净,你思想所带出来的东西,讲出的话,非常的干净。越干净,越单一,越符合宇宙这层的理。讲出的话一下子就能穿透人心,打到人思想的深处去,打到他生命更微观中去,你说它有多大的力量哪?!”[2]

其实同修讲那些话的时候,我就应当警醒了,为什么她不断的说,不说是因为我有常人心吗?如果没有,这样的话都不会到我的耳边吧。

每年参与卖票,都有许多收获,感恩师父给我们这样的机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