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好人招致报应(3)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接上文

肠子摔断为哪般?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早六点左右,吉林省延边州和龙市法轮功学员付春艳,到和龙市福洞镇福洞街发真相资料,被一个叫张秀良的人秘密跟踪并举报,致使付春艳当场遭绑架。二零零四年一月初,张秀良走路时突然滑倒,肠子被摔断,后被送往医院抢救,花了八千多元才算保住性命,真是恶有恶报。

她这样被“奈何”了

广州市越秀区一个叫陈娇的退休工人,积极参与监视与她同住一栋楼的法轮功学员。中共“十六大”期间,此法轮功学员拒绝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就被列为重点监控对像。陈娇天天坐在门口监视,只要该法轮功学员一出入,她马上电话报告给邪党人员。她不但自己积极参与迫害,还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帮忙,甚至仗势欺人的对该法轮功学员说:“你奈得我何吗?”

陈娇本来身体挺好的,自从参与此事后,她的身体每况愈下。二零零九年初,陈娇得了一种怪病,全身浮肿疼痛,到了后期,两边脸轮番浮肿。这样折腾了几个月,到二零零九年五月,陈娇在痛苦中死去。

报应灵不灵?

四川安岳县林凤镇三村吴绍明,是个老党员,非常仇视法轮功。二零零九年十月,吴绍明把法轮功真相资料和光盘送到派出所请功,并恶意举报本村某村民家存有真相资料和光盘,叫警察去搜。明白真相的村民曾告诉他不要那么做,否则是要遭恶报的。他说:“我是共产党员,不信报应不报应的。”事后还跑到镇党委提意见,心里愤愤不平地唠叨:“报应,报应,看今年就报应了,没有那么灵!”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晚,一家人正吃着晚饭,吴绍明吃着吃着就从板凳上缩到地下去了,一会儿就没气了,真的遭报应了。

听江××的下场

哈尔滨市双城区希勤乡裕升村村民赵庆国,经常盯梢、举报法轮功学员,还经常出去撕抹法轮大法真相标语。对挂在高压线上够不着的条幅,他把玉米秆点着之后,去烧挂在高处的大法真相条幅。法轮功学员看他受江氏毒害这么深,曾多次善意劝告他。他却执迷不悟地说:我谁也不听,什么也不信,我就听江泽民的。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半夜,家里人都在熟睡,他从被窝里猛然坐起,然后七窍流血而死。

跟着党走,就这下场

黑龙江省双城市(现哈尔滨市双城区)胜利村村民孙国安,男,六十五岁,受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谎言毒害,反对大法,不断的摘取大法真相条幅,涂抹真相。不但不听大法弟子的劝说,反而在二零零四年将本村两名大法弟子恶意举报,致使两人被分别劳教二年、三年。大法弟子不记其过,善劝其退出加入过的邪党组织以保性命,孙国安不听。就在临死的头一天,大法弟子与其讲真相,他说你们信你们的,我信共产党,跟随共产党走。发完毒誓的当天夜里,即二零零九年五月中旬,孙国安死于家中。

他为何被暴尸数日?

在对法轮功迫害的初期,山东广饶县陈官乡派出所警察到孙斗村调查村里有没有炼法轮功的,中共党员孙正义在党员会上,不顾村里其他人的劝阻,执意向派出所举报:我知道他们有好多人在一起炼法轮功,有书、又有录音机、录音带。结果造成好几个人被非法强制交书、被罚款、骚扰,被强制办洗脑班,也使多人放弃了修炼。

二零一三年,孙正义开始精神错乱,说有小鬼缠着他。这年五月份,在小清河公路上孙正义被车碾的身首异处,他的子女从其旁边经过都认不出来,好几天无人收尸。他的恶行不仅致使其本人遭恶报,还殃及到他的子女亲属:大儿媳患上乳腺癌,痛不欲生;他的长孙年纪轻轻就得了脑溢血,不能说话、不认识人,像植物人一样。

在古代,罪犯被杀后,官府为了惩罚其生前的行为,就将其尸体暴露在公共场所,未经许可不得收殓。这是对犯人及其家人的惩罚。孙正义为何暴尸多日?子女从其身旁经过都不认得,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孙正义家人接连遭报应,都是因为他作恶太大造成的。

小村长,害村民,夏天得癌秋死人

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兰区方台镇东沈村村长杨宝臣,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他举报本村在家看书学法的法轮功学员,致使该法轮功学员被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杨宝臣又在方台镇组织洗脑班,将东沈村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并将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劳教,其他人非法关押六十多天。二零零二年夏,杨宝臣患肺癌,秋天暴死家中,年仅四十八岁。

不干正事的村长得恶报

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望滨乡闫家窝棚村村长祝普安,由于受中共的毒害,刚刚当上村长不久,正经事不干,却布置下令监控、跟踪村里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闫家窝棚村法轮功学员尤淑琴、尤亚琴去四家子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刚去不久,就被村长祝普安领着一伙人抓回,绑架到望滨派出所,第二天又被绑架到沈北新区公安分局。时隔半年,祝普安骑摩托车外出时,自己撞死在半路,惨不忍睹。不久,祝普安的父亲也身患癌症去世。

举报三人得恶报,两次开颅躺六年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湖北省鄂东南地区三位法轮功学员,到蕲春县大同镇李家村发放真相资料,被村长田国朋恶意举报,县国保大队和当地镇派出所的恶警蜂拥而至,将这三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县看守所。最后致使一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勒索三千元,另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两个月,各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七年某月,田国朋去县城购物,因道路颠簸,站立的他头部撞到了车顶,当时并没有异常感觉,可五天之后,头部问题发作,经县医院诊断,为脑积血,于是,送到黄石中心医院开颅取血。可手术后不到一年,田国朋因中风,脑又积血,再次开颅,后成为植物人六年之久,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死亡。

死不改悔的村支书

河北保定定兴县天宫寺乡胡家庄村书记刘才山,亲自监控、恶告村里的法轮功学员,使多人遭绑架、抄家、拘留,并勒索十几万元。二零零四年九月,刘才山从自家墙头上摔下来,腰椎骨折。出院后,在家躺了半年多。兄弟姐妹都劝他以后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他躺床上固执地说:“我好了,我还搞法轮功!”从那以后,他身体每况愈下,二零零八年十月得血癌,第二年死在医院,年仅五十四岁。

心坏了,救心丸含在嘴里也救不了命

吉林省东辽县凌云乡平川村书记黄玉春,利欲熏心,恶意举报大法弟子,致使当地两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多人被勒索。他还假惺惺说情,中间收取回扣,勒索大法弟子家人钱财,丧尽天良,连自己的内侄都不放过。二零一零年农历八月二十九日早晨,黄玉春上山放羊,突发心梗死亡,年四十八岁左右。据在场的人说,他当时随身带的救心丸含在嘴里,也没管用。明白真相的人都说这是害法轮功,老天报应的结果。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