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遭绑架关押 湖北嘉鱼县小学教师诉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原湖北省嘉鱼县簰洲湾镇第一小学教师毛继平,四十九岁,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多次遭绑架、关押。

以下是毛继平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的事实:

我是湖北省嘉鱼县簰洲湾镇第一小学教师,二零零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工作认真负责,曾被评为嘉鱼县优秀教师,咸宁市数学优秀教师,历任学校教导处副主任、政教主任多年。妻子何桂红是原湖北省嘉鱼县簰洲湾镇财政所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直是嘉鱼县芦苇系统和财政系统树立的楷模,曾被评为“湖北省芦苇系统劳动模范”,多次被评为“嘉鱼县财政系统劳动模范”。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我们夫妻俩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小康生活,人人羡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从此我家无宁日,不断地受到来自于政府、单位、街道、派出所人员的监控、骚扰、威胁、恐吓。

二零零三年上半年的一天,妻子单位的财政所所长王守桂找到我所在的学校,问何桂红是否还在学法轮功,并威胁我说:这很严重,直接影响到她的前途和工作。

二零零四年下半年,我被评为“嘉鱼县优秀教师”,中心校将材料拿到镇政府综合办盖章,遭到综治办主任殷先强的拒绝,理由是我妻子学法轮功,后来我所在学校校长匆匆赶到,在他的据理力争下,殷先强才勉强同意盖章。

二零零四年,妻子提干时因修炼法轮功政审不过关,导致二零零五年被迫下岗。二零零九年九月,为承担女儿读大学的费用,妻子不得不离开家乡来到咸宁市咸安区打工。也就是从这时起,我妻子何桂红就引起了咸宁市国保支队长邹誉的特别关注。在邹誉的直接指挥下,嘉鱼县国保大队、簰洲湾镇维稳中心、派出所、街道办事处、中心校分别均参与了对我家电话的监听、对住宅的监视以及追查何桂红的去向。镇维稳中心殷先林给我打电话,询问我妻子的去向,街道办事处陈才智,中心校校长陈喆也分别打电话询问我妻子的电话号码。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邹誉不知怎么查到了何桂红在咸宁市咸安区1+8超市上班。七月一日,上午九点左右,邹誉带人来到超市,将正在上班的何桂红绑架,在嘉鱼一家宾馆被非法关押一天。嘉鱼县国保大队队长陈克平为了抢走何桂红的钥匙,在何桂红脸上连打三拳,何桂红被打得鼻青脸肿。七月二日,在邹誉的带领下,咸宁市国保支队,嘉鱼县国保大队、“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簰洲湾镇维稳中心、派出所几批人合伙把何桂红送到了武汉市板桥洗脑班非法关押。

七月上旬,我带着我的父母和何桂红的大姐找到咸宁市国保支队了解情况,我问邹誉:“为什么抓何桂红?她犯了什么法?”邹誉说:“她上明慧网,我们每年都要送几个法轮功到学习班(洗脑班)。”在邹誉的吩咐下,两名国保警察威逼我说出何桂红在咸安的住所。

八月二十三日,咸宁市国保支队,嘉鱼县以及簰洲湾一行八、九个人在簰洲湾镇维稳中心找我谈话,其中一个警察问我:“你家中装有(接收卫星电视的)大锅,柜子里还有两个小喇叭是不是?”也就是说,咸宁市国保知道何桂红在咸安的住所,嘉鱼县国保抢走了何桂红的钥匙,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他们非法搜查、抄了我的家。

再说何桂红在武汉市板桥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九十天,在精神和肉体上都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每天被逼着观看诽谤法轮功、法轮功师父的录像片。每天长达二十小时的罚站,剥夺睡眠,长时间不许上厕所,野蛮灌食(将橡皮胶管来回抽插),用电棍电击等多种酷刑。因野蛮灌食导致胃部受到严重创伤,还有不知什么原因造成全身经常性出现无法控制的抖动。

九月三十日,邹誉带领咸宁市,嘉鱼县,簰洲湾镇等相关人员从武汉市板桥洗脑班把何桂红接回簰洲湾家中。邹誉仍不放过,逼迫何桂红交出了笔记本电脑。嘉鱼县国保大队陈克平、孙宗文,“610”副主任王芙蓉逼迫何桂红交出了一个MP4,还逼迫我们要上交法轮功书籍。嘉鱼县国保大队队长陈克平还跟我说,十一长假过后要找我做笔录。妻子还告诉我:“他们说了你要是不放弃学法轮功也要送洗脑班。”并向我详细讲述了她在洗脑班的亲身经历。

看到妻子遭受的那一切,即将在自己身上重演,我既吃惊又害怕,为了躲避迫害,十月二日,我带着妻子、女儿离开了家乡,离开了我心爱的教育事业。为了避开来自政府、610、国保的追查,我们居无定所。为了生活,女儿被迫放弃了已就读一年的大学学业外出打工。在异地他乡的孤独,颠沛流离的日子,生活的艰辛,还有对家乡父母双亲的思念,每当想起家中八十高龄的父母双亲,既要承受思念儿子一家的痛苦,还要承受来自610、国保的骚扰时,我心如刀绞。谁愿意离开热爱的家乡,谁愿意失去心爱的教育事业,谁愿意放弃令人向往的大学生活,谁又愿意过流离失所的生活。这一切究竟是谁造成的?难道是我们一家三口吗?快五年了,不到五十岁的我头发全白了,眼睛视力急剧下降,也快不行了。女儿已二十五岁了,婚事也无着落。就是这样,他们仍不放过。

二零一四年底,在邹誉指使下,咸宁市国保支队将我们一家三口的头像放大,印在A4纸上,在咸宁市张贴,散发,出高价悬赏提供线索者。

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晚上八点多钟,何桂红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杨彩云在张贴揭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真相不干胶时,被十好桥派出所警察绑架,电动车和手机被十好桥派出所扣押。当天晚上,何桂红和杨彩云就被关进了咸安区看守所。六月九日早上,邹誉带领市国保支队和咸安国保大队分两辆车分别将何桂红和杨彩云送往武汉市板桥洗脑班非法关押。杨彩云因故被拒收放回家。何桂红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音讯全无,生死未卜。

盼望着那一天

我盼望着有那么一天,我的妻子被放回了家,我们一家三口回到了家乡和父母团聚,自由自在地生活,没有人再来骚扰我们炼功。我盼望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1/多次遭绑架关押-湖北嘉鱼县小学教师诉江-320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