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控告江泽民 山东泰安王晓荣遭非法拘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王晓荣女士,四十三岁,原吉林省大安市人,法轮功学员。她与家人在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光彩大市场开饭店,日前因控告元凶江泽民,遭警察多次骚扰,近日被非法拘留十天。

王晓荣为什么要控告江泽民?看看她遭受迫害的经历就明白了。

王晓荣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她患上了功能性子宫出血,有时来例假流血一、两个月。为治病,她吃遍了各种中西药。一年到头,就大年初一那天不吃药,把药锅都熬坏了好几个。当时孩子还小,年纪轻轻的她,腰疼得打扫二十平米的屋子都得歇几次,心中十分痛苦。就在这时,她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不长时间,她就完全恢复了健康。

在修炼中,王晓荣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原先脾气暴躁的她,心态也平和了,遇事能宽容、忍让,家庭变得和睦,与婆家人、邻居的关系也融洽了。在个人利益上不再去争去斗,也从不坑骗别人。这些年,无论拣到几万元的现金夹包,还是名牌手机,她都会归还失主。因为她明白得与失的关系和善恶有报的天理。

在江氏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王晓荣也曾被非法劳教。迫害使她一度放弃修炼。二零零六年七月,她从劳教所回来后,经常生病头痛,身体状况不好。二零零七年,她嗓子里长了两个象小舌头似的东西,越长越大,呼吸都有些费劲了。去中心医院检查,确诊为垂体乳头瘤。医生让做手术,她没有做,晚上变成了黑紫色。第二天早上看见很担心,又去附属医院检查,确诊为乳头瘤,说是手术后可能还会长。当时她心里害怕,没敢做手术就离开了。

在难以排解的痛苦中,王晓荣想起了大法,想起了师父为自己净化身体,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决心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晚上看见瘤子就小了,但她没敢相信。早晨起来赶紧照镜子,一看瘤子不见了,只剩下一层皮,用牙签一挑就下来了,一切完好如初。当时她心情激动的难以言表,又从新回到了大法修炼中。

二零一一年,王晓荣出去办事时被车拐到,造成小臂骨折。被抬进医院打上了石膏,痛得一夜未睡,连两个手掌都摔成了黑紫色,不能拿东西,回弯都费劲。但她知道不会有事的。九天后,她出了院,每天抽空学法炼功。大夫说一个月来拆石膏,半年不能提重物。可她半月就把石膏拿了去。当时胳膊虽然很疼,可她一个月时就洗了一盆衣服,一个月多一点,就帮丈夫做菜。一个大勺就四斤重,再加上菜,就更沉,可她却什么事也没有,就像好人一个样。

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子,自从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打压法轮功以来,却遭到了长期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她和丈夫从吉林省大安市来到山东泰安做小吃生意,起早贪黑的干活,在过度的劳累中,她依然身体健康。她觉得,自己是法轮功修炼的受益者,在法轮功与创始人以及修炼者蒙受千古奇冤时,理应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世人。

二零零五年八月的一天,王晓荣去易初莲花商场买东西,因在货架上放了两份真相资料,被迎胜派出所警察抓去。审问到晚上,把她送进泰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那里,每天被逼超时劳动,完不成定额就会挨骂。期间被一警察提审,她觉得自己没犯什么罪,只是解释了几句,就差一点被毒打。那人说他是打人高手,没有谁能承受得住。王晓荣的丈夫怕她在那里受犯人欺负,就找了看女号的警察,结果被勒索五百元。

这期间,迎胜派出所的警察王伟带人去提审构陷,不知写了些什么东西,让王晓荣签字。一个月后,王伟来到看守所,恶狠狠地对她说:把你送进去,让你彻底改了。她当时就哭了,不知道该改什么,她觉得自己只不过是有自己的信仰,修心向善做好人,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而已。就这样,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王伟带人把她劫持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王晓荣的丈夫是后来才接到她被劳教的通知书的。当时她女儿才十一岁,正上小学。家里开饭店,丈夫一个人不行,她的被劳教让家里塌了天。女儿和丈夫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和痛苦,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丈夫接到通知后,赶紧和家人去济南看她。此时天气已冷,可劳教所对家人说,来了不满一个月不让见,她丈夫只好带着担心和痛苦回去了。

在劳教所里,王晓荣每天被逼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听已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人念攻击大法的书刊,强行灌输邪恶的谎言。在那里,她总能听到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迫害的事。她们每天被逼迫做奴工,天不亮就起床,半夜时才让睡觉,每天超强度的劳动让很多年纪大的学员身体垮下去。

在每天被逼迫放弃信仰和超时劳动的巨大身体摧残与精神压力下,王晓荣常常失眠,患上了脑血管痉挛。发病时视物不清,有水波纹,头痛呕吐,连续多日头昏。到武警医院做彩超,查出是脑血管痉挛。回来后天天服药无效。在后来的几年中常常发病,非常痛苦。

她十一岁的女儿,一边承受着失去妈妈的痛苦,一边放学回来帮助爸爸照顾生意。想妈妈时,常常偷偷流泪。丈夫因听说法轮功学员在里面老受迫害而为她担心,也常常暗自流泪。一年中丈夫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亲人的受难、生意的艰辛、被邪党谎言蒙骗的邻居不解的目光、世人的歧视等等,以致后来王晓荣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时,他拼命阻挠,甚至打骂她,怕她再次被迫害。

鉴于江泽民犯罪集团对王晓荣的迫害以及给她家人造成的痛苦,她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中旬对迫害元凶江泽民进行控告,并通过EMS快递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投递了诉江刑事控告状。

十月十六日,岱岳区公安分局粥店派出所的人打电话叫王晓荣去了解诉江情况,她没有去。十九日,派出所的四个警察到王晓荣经营的饭店里,把她骗去派出所,询问诉江的事,并将询问记录打印了让她签字;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要求她交大法书等。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下午三点多,王晓荣正在饭店里忙碌,粥店派出所来了四个警察,把她叫到停在门外的警车上,说让她到派出所去问点事。王晓荣在警车上给家人打了电话,这时警察才向她出示工作证,然后把她劫持到派出所。这次他们没有问诉江的事,只说因炼法轮功把她拘留十天,送进泰安市拘留所非法关押。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