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宁强县牟彩英屡遭看守所、劳教所酷刑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宁强县现年五十四岁的牟彩英,二零零三年在北京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分别于二零零五年、二零零九年两次被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多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遭受酷刑迫害。

绑架

牟彩英从事林业工作,二零零五年二月回宁强县。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二日,宁强县公安局徐云、贺大文等四个恶警强行闯入牟彩英室内,把她的资料点的二台电脑、打印机、音响、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抢劫一空,把牟彩英和另一个男法轮功学员一起带到汉源镇派出所,把他们俩分别铐在二个长排椅上,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恶警吃完早餐,把男法轮功学员叫出去,约几个小时回来后,男法轮功学员被电伤,手、背、腿被电成紫黑色。后来,牟彩英和男法轮功学员分别被带到公安局非法审讯。

看守所:毒打、吊铐、睡死刑床、镣铐等

二零零五年八月,牟彩英被公安局非法审讯完毕,被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她由于不配合,遭到恶警毒打,致使右耳被打聋,至今耳鸣不止,接着,双手轮番吊铐在大铁门上,右手腕骨头都露出来了,后来,牟彩英双手半年抽筋、麻木难受,强行睡死刑床三天三夜。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在看守所的小院里,日晒夜露,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颈椎上的肉都磨烂了,血肉和衣服黏在一起,大脑三分之二麻木,半年后才恢复,戴脚镣十天,脚背、脚后跟的肉被磨烂。

在看守所被迫害五十七天后,被送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不让睡觉、罚站等

等送到汉中,警察一走,牟彩英就遭到恶警张晓玲辱骂,骂的话非常难听。为了强行“转化”她,专门派二名吸毒人员(其实是打手)做“帮教”,不让睡觉、罚站、不让上厕所、不让用水。因为牟彩英坚持不“转化”,后来也不让两个“帮教”上厕所了,二个“帮教”就把怨气撒到她身上,疯狂的折磨她。

看守所:训骂、皮带抽打、三十斤脚镣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邪党要召开“十七大”,汉中市六一零又把牟彩英绑架到郑县大河坎金土地庄园,软禁十四天后放回。

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宁强县公安局奉汉中公安局之命,又来到牟彩英的住处非法抄家,将她买的不到两个月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耗材等一起带到汉中。

在看守所,有一天上边来检查工作,问牟彩英为啥进来的,她说炼法轮功的。他说那就在这好好接受“教育”吧。她说法轮功教育的就是最好的。

事隔三天,看守所所长廖宁兰亲自来到监舍,说上面来检查,你敢顶嘴,训骂了牟彩英一顿。后来以一在押人员私带违禁品(戒指)为由,把牟彩英叫到她的办公室发泄私愤,指着桌子上的戒指问:“知道是怎么回事吗?”牟彩英说:“不知道。”她说:“我再问你三遍,你不说,我就抽死你。”说着,就拿起桌子上的皮带抽打牟彩英,边抽打,边说:“你们法轮功不是爱告状吗?你告去呀?”牟彩英说:“(法轮功学员)是讲道理,不是告状。”她更凶狠的抽打,叫嚣着:“你告去呀,这是共产党的监狱,哪容你说了算!你在明慧网上去告呀?”气急败坏地说让牟彩英睡死刑床,最后,虽没睡死刑床,但给她戴了副三十斤的脚镣。

酷刑演示:脚镣
酷刑演示:脚镣

再次劳教两年

恶人又一次非法劳教牟彩英两年,检查费还下在她的账上,找廖所长,她不露面。几天后,牟彩英被送陕西女子劳教所加重迫害。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晚,刚从三大队调二大队的郭妮对法轮功修炼者牟彩英训话说:“看你精神还挺焕发的嘛!”牟彩英答:“焕发啥哟,这几年被共产党迫害,身体严重受损。”郭妮顿变脸色和语调:“你又胡说了,你知道我的脾气不好!”牟彩英笑着继续说:“我说的都是实话。”郭拉着脸说:“再胡说!小心让你难受!(意思体罚)回房给我乖乖的呆着。”

二零零六年、二零零七年在劳教所三大队时,牟彩英曾遭到郭的体罚迫害,也没收过牟彩英的私人生活用品。

二零一二年八月下旬,牟彩英被宁强县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汉中市汉台区看守所一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