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多少白发送黑发(上)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很多苦难、悲伤与心酸,而其中最凄楚悲凉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特别对于重视香火传承的中国人而言,是最令人痛心的。“子欲养,而亲不在”,道出了世间孝子面对双亲辞世和人生悲欢聚散的无奈;“亲待养,而子不在”,是中共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中,导致很多人在青壮年就撒手人寰,空留下血泪交织、凄惨无依的双亲的真实写照。

从儿子被绑架后,老人再也没见到过儿子

于忠柱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松岭区古源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被当地公安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于忠柱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死时还戴着脚镣子,尸体未经检验就被火化,年仅三十九岁。

刘玉兰

刘玉兰

于忠柱

于忠柱

于忠柱全家多人修炼,中共邪党打压迫害后,亲人多次被绑架、关押、冤判。恶警们经常闯入家中骚扰、恐吓、抄家,这些对于于忠柱的父母于思魁和刘玉兰两位老人伤害很大。特别是小儿子于忠柱被迫害致死,对老俩口打击太大了,于思魁老人说:“小儿子被迫害死心里非常难受,心里不得劲,整日吃不下去饭。”

自从小儿子被迫害死后,刘玉兰老人整日心口堵得慌,喘不上气儿。从于忠柱被绑架后,刘玉兰老人再也没见到过儿子,老人心里想不明白儿子那么年轻,身心健康,学大法后变得那么好,他们怎么下得去手?!他们是怎么把儿子迫害死的呢?!这成了老人的一块心病,老人的头发都白了。二零一五年二月二日清晨,刘玉兰老人再也挺不住了,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六岁。

大儿子被“摔床死”,老母亲被恐吓会失去小儿子……

法轮功学员何智毕业于广西桂林市广西师范大学物理系,生前系百色市三中电脑教师,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真、善、忍”高境界的法理指导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工作上兢兢业业,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的称号;家庭中夫妻和睦,关爱孩子,孝敬父母,其乐融融,是一个社会公认的好人,好老师,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

二零零五年年初,何智因坚持修炼被非法判八年重刑,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在广西黎塘监狱含冤离世。狱方说何智是从床架上摔下来死的。遗体检验发现何智遗体右后脑勺有伤处,右手腕有瘀血、红肿、扭伤的痕迹。更让人恐惧心酸的是,何智遗体的头壳少了一块头骨。此外还有重重疑点,而监狱、医院、检察院只是敷衍并恐吓威胁家属立刻火化尸体。

何智被非法关押及离奇死亡,让这个家庭陷入了极度的贫困与痛苦。何智之妻是一位失业工人,在承受失去丈夫的巨大悲痛下,不光是为了生计四处打工挣钱吃饭,还要照顾年迈的公婆及未成年的女儿。何智老父八十高龄,是百色当地的退休警察,忍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沉默寡言、心力交瘁,卧病在床。

何智的弟弟为兄喊冤,多次申诉无用后,无奈悲愤写下《广西黎塘监狱白天惊演“摔床死”》一文公布于世,却遭到了接连不断的恐吓电话。一次,何智八十高龄的老母亲接到匿名电话,他们问:你究竟有几个儿子?何智母亲说有两个,他们直言不讳地说,何智就是中共邪党搞死的,你是不是还想再死一个儿子?何智母亲惊恐地扔开电话,仰天失声恸哭,哀求小儿子不要再上告了……

苦盼八年,等来的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是怎样的一个家庭:女儿还未出生时,他已陷冤狱,八年后,父女匆匆相见,竟成永别;妻子勤劳朴实,善良宽厚,独自照顾全家,昔日健康善良的丈夫、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八年后被迫害的遍体鳞伤、撒手人寰;九旬多的奶奶、含辛茹苦的父母苦盼八年,等来的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徐大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按法轮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周围的人都说他热情善良、聪明能干,徐大为的家乡人都说他是“好小伙子”。

徐大为

徐大为

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徐大为于二零零一年被中共冤判八年。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刑满释放,此时他骨瘦如柴,脸色非常难看,呈黑紫色,目光呆滞,已不认识家人了。他回家后蹲在墙角,不敢动,谁一靠近时就非常恐惧。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他在清醒时告诉:“东陵监狱太邪恶了,监狱给打能致人精神病的药针,强迫吃药。用拳脚打,靠在墙角,打昏死过多次。经常遭严管,关在黑暗的屋子里(小号)。”家人将徐大为送進医院,医院表示:人已经不行了,心脏衰竭,验血时抽不出血,皮肤僵硬无弹性,这种身体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早已错过了医治时期。八年刑满回家后的第十三天,即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徐大为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四岁。

徐大为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得骨瘦如柴、身上有多处电击印痕,臀部皮肤坏死。

徐大为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得骨瘦如柴、身上有多处电击印痕,臀部皮肤坏死。

王奶奶的辛酸泪

历尽沧桑的王奶奶

历尽沧桑的王奶奶

家住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焦家庄的王奶奶,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原本有着幸福的生活,儿孙承欢膝下,正是共享天伦的时候。王奶奶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身体硬朗,家庭和睦。更让王奶奶高兴的是二女儿一家,三女儿和女婿,小儿子和媳妇都修炼。这样一大家修炼人,在当地曾经是令人羡慕的。

然而,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王奶奶的二女儿王泽兰在中共的迫害中含冤离世,二女婿秦吉昌被非法判刑八年,外孙秦德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又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三女儿王泽芳被非法判刑八年,三女婿张延荣被非法劳教两年,再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后被迫害致死;小儿子王泽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判刑十年后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媳妇王永芳被非法判刑八年。

王奶奶每次提起这几年所遭受的迫害,都泪流满面。干瘪的嘴使劲地抖动,哽咽着说不出话。好几次只听王奶奶说,我的女儿王泽兰走了,女婿张延荣也走了,儿子精神失常了,我八十多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日子我怎么过,媳妇又这么瘦小,担子太重了。

双胞胎姐妹遇害

重庆向南,綦江松藻煤矿,那里远离闹市的喧嚣,有着苍翠青山的环抱,有着潺潺清泉的流淌。二十一世纪,那里却有着不寻常的凄婉故事,在青山绿水间经久不息地流传。

一对同胞姐妹,松藻煤矿的王积琴和王积凤,她们是王家仅有的两姊妹,从小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二十多岁后分别成家在父母同一社区的煤矿。尤其是妹妹王积凤,认识的人都说,长得少有的清新漂亮,在矿区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幸的是,因为追求善良与正直,因为面对强权而不愿唯唯诺诺而妥协,姐妹俩先后被中共绑架、劳教,并迫害致死。父亲难以承受巨大的打击,导致精神失常,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而当地派出所、居委会,这些年来还时常骚扰、恐吓他们。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