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应该牢记的救命吉言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元月得法开始修炼的。回顾十几年来的修炼过程,真是心潮起伏,难以平静,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慈悲伟大师尊的无限敬仰和感恩!

我原来是小学教师,工作繁重,工资很低 ,生活清贫 。经常累的头昏脑胀,精疲力竭,下班后都不想说话。由于长期的劳累,三十多岁就患上了多种疾病:鼻炎、咽喉炎、风湿关节炎、甲亢、多发性子宫肌瘤、神经衰弱、失眠、肩周炎等等。

八十年代末,丈夫与社会上一个年轻的女人好上了,白天晚上都不回家,并起诉要同我离婚。真是晴天霹雳,雪上加霜,精神打击太大了。白天再也看不到我的笑脸,晚上泪水伴我度过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那时女儿才几岁,我不想让家庭破裂,找丈夫谈心,我说做人要讲道德。他却问我:“道德值多少钱一斤?”我无语、我无奈。一天下班回家,发现家门上插了一把匕首,我心里知道是丈夫逼我签字离婚,当时住的是丈夫单位分的房。不久(九十年代初),我签了字。可我母女俩连一个栖身之处都没有,娘家在异地。

单位一位信佛的老教师收留我们母女俩在她家住,白天我上班,女儿上小学一年级。放学后,我们母女俩就到老教师家。叫女儿做作业,女儿边哭边说着:“我不想做作业,我不想活了,买包耗子药吃了死了算了。”几岁的孩子竟说出这样的话! 我伤心透了,眼泪伴着我艰难的度过一天又一天。 晚上我母女俩挤在一张单人床上。

单位领导看我实在没有安身之处,就在学校的一个死角处,利用废弃的过道和围墙,在上面搭上木条,盖上小瓦,在这里给我搭了一个棚。我母女俩搬了進去,安下一张床后只能过一个人。一吹风,房上的灰沙哗哗往下掉,有时吃饭来不及盖菜,菜里全是灰沙 ,只好倒掉。因为旁边是阴沟,没有窗户,不透气,墙上长满了的白毛,床上的被褥总是潮湿的,挨着墙的棉絮变黑腐烂。

我的病情愈加严重,夏天不敢穿短袖,膝盖总是冰凉的,就是夏天也得盖上厚厚的被子。特别是甲亢,脾气暴躁,爱骂人,吃得多耗得快。到川医去检查,脖子两旁长出两个鸽子蛋大小差不多的包块,心律每分钟一百一十五,医生决定用“核医学”治疗,让我服下一粒“核药物”,结果导致眼凸的吓人,脸乌黑肿胀,体型发胖畸形,走路上气不接下气,由“甲亢”转为“甲低”。免疫力大减,长期感冒,吃什么药都不起作用。祸不单行,多发性子宫肌瘤让我每次经期血流不止,时间拖很长。身体日渐虚弱,拿两斤菜都吃力,真是没有活路了,女儿又小,怎么办啊! 微薄的工资既要维持生活,还要治病,昂贵的药费令我感到沉重的经济压力,报销一点药费都得局领导签字批准,吃药都得省着点,我感到活得太苦了,强撑着活一天算一天。

一天,我在大街上碰到了同学的嫂子,她是在佛家某一法门中修炼的隐士。我象见到亲人一样,向她诉说着心里话,道出自己的苦衷。她劝导我说:“你不要东想西想的,你有贵人相助,看你额上有个佛坐在那里,你眼皮上都是金光,好好活下去,以后你一定会好的。”我一听她这样一说,精神有点儿振奋,问她:“是真的吗?”她说:“是真的。”我心想有贵人相助,我就要坚强的活下去了。

从那以后,我就去找健身的方法,学了两种气功,没见什么成效,又去跳舞,越跳人越虚弱。可心中有希望,也就不那么悲观了。某一天晚上,我无意中看见屋子里有圆圈,象一面大圆镜,睁着眼睛看得清清楚楚,看哪里都有,搞不清楚是什么,也没多想,就睡觉了。做了个梦,梦见我被人追杀,躲哪里都不行,跑到了一条大河边,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人驾着一条小船,我一下跳到小船上,那人撑着小船把我救走了。那人戴着一个大斗笠,我没看见他的脸。现在我知道了是师父救了我。后来我又梦见天上掉下来一个花篮,花篮里装着写有大字的一块布,没看清楚写的什么。不久我得法了。

刚到炼功点去学功,遇见一个退休的老教师,她大声地叫着我的名字说:“你得救了,你看那人脑瘤都炼好了,那人叫某某。”她一边说着一边指着那人给我看。

晚上,我去拜访了那位同修,他老伴(同修)告诉我:“本来医院叫做手术,医生说:家属要做好思想准备,也许下不了手术台,风险很大。我们就决定不做手术保守治疗。一个朋友告诉我们:法轮功很好,去学嘛。我们马上去请到了宝书《转法轮》,又去学了动作,全身心的投入修炼,按真、善、忍做人。炼了大概有两个多月时间,我们到川医检查。会诊的教授们都来查看,非常吃惊,脑瘤怎么没有了?!确实没有了,秃头长满了黑发。教授们问是怎么好的?我们说是炼法轮功好的。他们感到太神奇了。后来,那些教授们都在修炼法轮功。”听她这一说,我信心倍增,真有得救的感觉。

学功三天,药没了,准备到医院去开药,多个药瓶摆在面前,想着那么贵的药费就不想吃药了,又把《转法轮》摆在面前,看看书,看看药瓶,犹豫不决,心里问自己究竟还吃不吃药呢?干脆试一试,相信修炼不吃药了。心里还是不太稳,每天去照镜子看眼睛还凸不凸,发现眼睛不那么吓人了,眼球在往里收。精神一天比一天好。炼了一个多月后,能骑自行车了,决定彻底丢药,把家里的药瓶全甩了。到川医检查各项指标正常,脖子两旁的包块消失了。从那天开始至今,十八年没吃一粒药。特别是多发性的子宫肌瘤,到医院去检查,医生找不到肌瘤,等着那个新机器上的人下来,又用新机器扫描,还是没找着,没有了。

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行事。师父教我做好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与人为善,无私无我,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看淡名利,不杀生,不争斗,遇到矛盾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无怨无恨……在师父的教化下,我对名利越来越看得淡,精神越来越轻松。我的脾气越来越好,再也不骂人了,心情越来越好,身体自然是越来越好。

有一天走在街上碰到一位熟人,我招呼她,她不理,我又招呼她,她转过脸来看着我说:我没认出你来,你怎么眼睛不凸了呢?我说炼法轮功病好了。我女儿也说:这功真好,妈妈家里一片药也没有,身体还越来越好。我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愉悦和快乐!我好幸运,我从心底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正当我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享受着浩荡佛恩的时候,妒火中烧的江泽民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民众的野蛮镇压,利用手中大权,操控整个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实施灭绝性的迫害。不但编造谎言恶毒攻击大法与大法师父,还导演出“天安门自焚”伪案诬陷栽赃法轮功,煽动仇恨,使众多民众上当受骗。我心里难受极了,宣传的谎言和我们炼功的实际情况恰恰相反,造谣造得太离谱了。其实,稍加思考就会发现诸多破绽和疑点。法轮功明确规定不杀生,自杀都是罪。

有一天,我给女儿、女婿做了烧鱼。女儿还没有吃完饭就对我说:妈妈以后别买鱼了。问她为什么?她说你炼功不杀生,你买的是死鱼。我笑了笑说:以后不买鱼了。

尽管我炼功没有做坏事,只是做一个好人,一个超常人的好人,我却受到无理的迫害,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都得不到保障,监视、骚扰、非法关押、停发工资等等,至今,我的退休工资被“610”停发已经有几年时间了。无论怎样邪性的迫害,我坚修大法的心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曾经一位同事对我说:共产党给你钱,法轮功给你什么?我说:法轮功给我的命,共产党没给我钱,我的工资是纳税人的钱,是我付出劳动换来的。那些贪官们那么多钱都是搜刮老百姓的钱,是老百姓在养活共党,不是共党在养活老百姓,可别活糊涂了。同事无言对答。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十六年了,至今还没有停止,尤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还在继续。我们这里就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大法学员,从二零零零年离家至今没有音信。中共的谎言一个一个被揭穿,中共的邪恶本性越来越被世界人民看清,中国人也越来越多的在觉醒,退出了中共的一切邪恶组织,选择了生命的未来。

有几位退休教师,我给她们一张贵州平塘县掌布乡景区的门票,门票上清晰的印着“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她们不相信这是真实的。我告诉她们:可以亲自到贵州平塘去看一看。人嘛,总有“眼见为实”的观念。几位退休老教师约在一起,真的去了贵州平塘掌布乡桃坡村,目睹了那块中共想炸又炸不掉的神石,天书尽显。回来后,主动做了三退,退出了党团队,生命拥有了美好的未来。

十几年来,我坚持不懈做着讲真相救世人的事,省吃俭用把省下的钱用来买电脑打印机,想多做些真相资料发放,让被中共谎言蒙骗的世人尽快的明白真相,顺天意而行,免除天灭中共时当陪葬。尽管现在我的退休工资还被“610”扣发,我照样坚持做着救人的事。我多么希望所有的世人都能冷静清醒的了解大法真相,都能在这宇宙更新的特殊历史关头别走错了路,赞同宇宙真、善、忍大法,得到大法的救度,对一个生命来说,那是多么的幸运啊!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每一个生命应该牢牢记住的救命吉言!

(c)2023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