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派出所里讲真相 底气十足

——兼与配合签字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日】我家住河北省沧州市肃宁县。今年八月二日是星期天,突然村干部到我家,我赶紧把他迎在客厅,坐下后,他就说:“你们告江泽民了?”我说:“对,告了。”他说你们尽给村找麻烦,乡里全知道了,就咱村人多。我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十六年了,把我丈夫(同修)抓進看守所,又抓進洗脑班一次,到我家骚扰、抄家、录像、照像,给我们心灵造成极大的伤害,给家人造成极大伤害,难道说我不应该告他吗?我告江泽民是为民除害,伸张正义,我是在履行一个公民的权利。”

因以前给他讲过真相,他也明白一些,他说:“我知道你告没错,可上边查的很紧,要不,写个材料就说没告,应付一下。”我说:“那可能吗?我们修大法,修的就是真善忍,明明告了说没告,首先不符合真。”“你说那怎么办?”我说:“你就照实说。”他很为难的说:“这次厉害,说要拘留、要判刑。”我说:“他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八月四日,他又到我家说:“别人都签字了,就你不签,所长叫你到派出所去。”我问:“几点去?”他说:“三点。”我心想,还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平时还没理由找人家呢。

我求师父加持我,到了派出所后,我一叫门,所长开门,我就说“我是某某村的。”他说:“是某某吧?”我说“对,”所长客气:“大姨,坐下吧。”开门见山说:“告江泽民了?”我答应“对。”他问:“为什么告江泽民呢?”我就讲江泽民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以及他的历史,讲“天安门自焚”骗局,我说:“我告江泽民是堂堂正正的,光明磊落的,告他也是给各阶层迫害大法的人明白真相的机会,也是在救你们,因为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他又说:“是不是自己写的?”我说“是,”他说“有没有底稿?”我说“有,”他说“可不可以拿来让我们看一下?”我说“可以。”

他又问“谁给你打印的?”我说:“这个你就别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他说“好,不方便说就别说,”他又说:“为什么现在告江泽民?”我说“因为咱们国家出台一个政策: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他又说“为什么这么多人告?”我说“谁有冤谁告呗,这不是理所当然吗?”

讲真相期间,他接了两次家里来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家,他就叫来两个人说,“给大姨写个材料,大姨不方便说的,就别问,给大姐倒杯水。”女警察倒水,男警察弄电脑,问我,我就又把刚才跟所长说的又说了一遍,说完,他说:“大姨签个字吧,我也没有多想,就签了字,按了手印。”当时只是想,告江泽民是堂堂正正的,给他们讲这真相也是堂堂正正的,按手印也应该是堂堂正正的,因为是我自己说的。完事,他们说:“大姨,我跟你回家拿你的手稿吧。”我说:“可以。”这是所长交待他们的。出门后,那个女的说:“大姨,你坐车吧。”我一看,他们开的是警车,我说:“我别坐车了,你们把车停在村外,我把控告状给你们拿到村外来,要不你们一進村,把我们村民给吓坏了。”我觉的一份控告状就是一份真相,所以就给他们了。

八月十五日,我有机会和更多同修切磋,外县同修说,这不符合师父的要求:“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听后我也感到很后悔,本县同修说:“把材料要回来,销毁。”

八月十六日是星期天,不办公,十七日,我就又到派出所了,所长不在,锁着门。第二天,又去一趟,还没人,所长又不在,我看见教导员屋里有人,我问所长在不在,他问你找所长有什么事,我就讲了告江泽民的事,他很惊奇,说胆子不小,还敢告江泽民,知道江泽民是什么人吗?我说他不是前国家主席吗?教导员说知道还敢告,真是疯了。

第三天,我又去了,这一次所长在,一進门,所长就问,“大姨,有事吗?”我说:“我是来拿那一天的材料和我的控告状手稿的。”他说:“你要那个干什么?”我说:“我还得让别人看呢。”他说:“早交上去了。”我心想,你交上去了,省的我给他们了。我说:“那天我签字按手印不对,别因为我的过失让你们对大法犯了罪。”他连说:“不会的,不会的。”就这样,我又给他讲真相。

这时,他叫一个人:“你过来一下。”他对我说:“他也炼法轮功,你一定认识他。”我说:“我不认识,我一个农村老太太怎么认识人家上班的。”这时,同修進屋,我还说贵州藏字石,同修進屋也查手机说是有这么个事,所长说:“我不信,”他也查手机,他说“是姓王的王吧?”我说“你看看是死亡的亡,字还挺大。”

我又说:“别的国家多党制,我们国家是一党制,共产党说什么就是什么,它说煤是白的,你就得随着它说,你要不随着它说,就是反党,这和秦朝赵高指鹿为马有什么区别呢?”我一说他们俩全笑了,我说:“我就信仰法轮功,不信仰共产党。”所长和同修说,看来这个信仰可了不得。

因为我是下午去的,我考虑上午他们工作忙,影响人家办公,下午人还少一些,有人進去,他就办他的事,人走了,我就接着讲,最后给他一套神韵光盘,一套《九评》光盘,还有一本《明白》期刊,我说:“你好好看看,明白一下真相,别再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是天法是佛法,是宇宙大法,你看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都是迫害大法的急先锋,都得到了他们应有下场,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正的一定是邪的,千万别迫害大法弟子,做事凭良心,这么多年你也应该知道大法弟子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了,给自己留个好的未来。”他笑了又说:“大姨以后在家炼,别出来说了。”我说:“在家炼就安全吗?就是在家绑架我到洗脑班的,他们还说你得骂你们师父,不骂就别想出去,我说凭什么骂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点道理你也不懂吗?”所长忙跟同修说:“共产党是该完了,有些工作人员的素质太低了。”

我在那呆了两个多小时,说话期间,心里很稳,很踏实,就象在家里说话一样,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心里底气十足,最后,所长说:“大姨回去吧,别再出来说了,要不让人家抓起来。”我说:“谁迫害我,我就告谁,江泽民我都敢告,我还有谁不敢告呢?”他笑了,我一边说一边往外走,所长把我送到门外说:“回去吧大姨,有好东西给我送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