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看护下的人生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日】我是修炼人,已有近二十年的修炼历程。下面我主要把自己所听到的,所感受到的与您分享,看看无神论真的对吗?其实只有在神的看护下,才有顺畅的人生。

在很小的时候,经常听到大人说话谈到鬼神,我很爱听,稍有点害怕。大一点时就“鼓励”我奶奶再说点“真事”。我奶奶曾看过两回龙。我奶奶小时,忽然从天上掉下一条大龙,全村人赶紧拿来铺炕用的席子把龙盖住,总共用十七领炕席。由于是夏天,情况不好。第二天,雷声响起,龙转身飞走。另一次是晚上睡觉时,龙来了,亮亮的眼睛,头在窗前,尾在大石岭。我爷爷奶奶赶紧到当院,等我太爷出来,龙已翻身而去。我想可能因为我爷爷奶奶善良、义气吧。

长大后,随着学校无神论的洗脑,我半信半疑,直到修大法时。我带孩子回娘家,就见母亲精神气爽,一问说修炼了。晚上借书来读,书既实在又吸引人,很有意思。读到一半就睡了,得一梦:看见一个黄色的东西从外面飞進来,象杏一样,我一张嘴把它咽下,到小腹停下,感觉很美妙。第二天,跟母亲一念叨,她笑了说,你应该是得法了,把书看完吧。等把书看完,我就知道有盼头了,我找到了人生路。还有比高人带你修炼更好的事吗?没有了。我家有四人走入法轮功。

修炼要多看书,还要每天炼功,最重要的是不断提高心性。但开始时我不知道,也是一个令人深思的梦启悟了我。在婆家,孩子连续几天不听话,总耍脾气。其实是考验,我没往法理上想,动辄打几下,闹得全家鸡犬不宁。后来得一梦:我从长长的木桥上走,忽然发现桥边站着一位老者,黑衣白胡,递过一本很大的写着毛笔字的书。我下意识接过书读起来:“真,善,——”本想念“忍”却没了,我急得大叫“忍呢?忍呢?”一下子醒来。回想这几天所为,我的脸开始发烧。我似乎明白点什么是真修,其实就是按法理去管自己。认识是一个过程,接下来就得改了。

后来,我参加晋级考试,由于疏于学法,尽管所有题都讲过,但以出手不顺的方式败笔。赶紧调整,虽然教高一做题不多,但我知道怎么做。考试答题轻松。我不会忘掉师父以梦境形式的提醒:不同态度不同结果。考完第四天,我一边穿衣一边想考试的事,突然耳朵里有说话声:“你考上了。”我不敢相信,让我丈夫问问,谁知正是刚才听到的柔和女声!

修炼中有许多奇事,谁能说完?由于江泽民疯狂打压,很多修炼人被迫害死,弄伤弄残,家破人亡。这不是债?我被抓三次,都是在极其危险的情况下检查身体,极度不适,人家不收才罢。有个警察不信,亲自量血压,没错。有句老话:心平过大海。把法放到心里,多用法去衡量才行。也闹过几次病业,基本闯过来了。

零几年时,世界各地出现佛家圣花——优昙婆罗花,三千年一开,表示佛在人间传法度人 。我妈家开两次,发丝般的茎长约三厘米,无叶,然后是白色的小花骨朵,高雅,坚韧。看着圣花,除了行礼,说不出话。棚上,玻璃上,墙上,衣服上,瓜架子上——都有,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们,我家是学法点。其实,贵州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已经二点七亿年了,世界各地都有先知和预言,相信者才有救。生活中,还出现警察拿走的电子书在我包里,我儿子丢的房门钥匙在房门上挂着,唉,无神论怎么能说清。

说说我儿子。他七、八岁时吃鱼,吃忙了,鱼刺扎了嗓子,憋得脸紫紫的,我正发傻,只见他扭身去了厕所,很快回来了,好了!我问他咋弄得,他笑着说:“我念两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原来他自己看资料了。后来,他自己上网作了三退。因为平时跟我闹别扭摔了东西,我让他给师父磕头认罪,他听了。高考时让他念几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别慌。说完,我们各忙各的。他考得不错,超出平时六十多分,上了满意的大学。分数由倒数现在变成正数第四,前景不错。

我教的学生也有类似的。判定一个命题是否正确,一定要全面考虑,若光听别人说不经大脑,那是真麻烦。全世界一亿人修大法,这是偶然的吗?为什么只有中共江氏集团拼命反对,令中国人陷入危难?一切都是因果报应。

当我们知道,人是神造,人是灵魂和父母给的肉身的结合体。人需要尊重。说你是猴子变的,那是在骂你!以无神论者自居,是在骂谁呢?这是决定生死的问题。你会觉得前苏联人很傻吗?现在中国面临同样的问题。中共灭亡是即将到来的现实,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回归真正的中国,是中国人走向复兴的新纪元之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