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注射毒针 湖北大冶市朱细霞近日被非法批捕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大冶市茗山乡法轮功学员朱细霞,在被绑架一个月后,近日被当地检察院非法批捕。朱细霞目前在看守所中被逼做奴工。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上午十点左右,大冶国保大队和茗山乡派出所警察五、六人以问诉江情况为借口,将朱细霞绑架到派出所,并抢走朱细霞家的钥匙非法抄家,抢走家中现金几万元、电脑以及所有有关法轮大法的书籍九十多本。朱细霞在被绑架的当天下午被劫持到黄石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看守所一直不让家人见面。

朱细霞遭非法批捕后,家人聘请的北京律师,于十二月十八日上午去黄石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了朱细霞。经了解,朱细霞刚刚被大冶国保大队、茗山乡派出所警察劫持到看守所,因她拒绝签字,被狱警上背铐铐了三天。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之后就被强迫无偿做奴工,干的是加工锡纸、黄裱纸之类的活,强制规定每天做满一千五百份,拒绝干活就不给饭吃,未完成定额就要扣钱,是从家属预存的买日用品的钱里面扣。由于朱细霞曾在洗脑班被注射毒针,手脚不如正常时灵活,沉重的定额难以完成,现在已被扣了八十元钱。

以下是朱细霞在诉江状中自述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事实及遭迫害经历:

我因长期头晕、头痛,后来严重至大脑不能思考问题,四肢乏力,被病痛折磨的躺在床上两个月,精神都崩溃了,绝望中曾出现过轻生的念头。因孩子不到一岁,只好在痛苦中煎熬着。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母亲给我借来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我看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明白了人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才有希望。当我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时,头不晕、不痛了大脑也清醒了人,从此精神焕发,走路走多远也不累,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没想到第二天,也就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及中共象中了邪一样突然间在全国掀起了对法轮佛法的污蔑与诽谤。从此,当地派出所警察经常来我家骚扰、恐吓,但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我没理由放弃。

但江泽民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国家恐怖主义灭绝政策。

遭酷刑:不让睡觉、注射毒针、牙签撑眼皮

二零零八年三月份,大冶市“610”人员张政权和茗山乡政府政法书记余其生和手下鲁敦云与在政府上班的丈夫张青云相互勾结,将我绑架到湖北省武汉市汤逊湖洗脑班强制洗脑摧残三十多天。

每天强制灌输污蔑与诽谤大法的话,进行强制洗脑。洗脑班的何连长用脚踢我并罚站。洗脑班找来所谓的“帮教”人员丁新桥的妻子,猛击我的肚子,并抓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按到地上撞,用指甲掐我的脸,将我的脸抓破了,她还疯狂的对着我的耳朵长时间叫喊和辱骂。

洗脑班的人员不让我上厕所,不让吃饭,不让睡觉。徐姓女警拿牙签撑我上下眼皮不让我合眼。我被她们关押折磨的晕倒,腿站肿了。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或牙签)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他们将我捆绑在凉椅上,强制给我注射了三天不明药物。半夜我听到他们谈话,问看守我的人我有没有反应,当时政法书记余其生的妻子张宝珍回答说还没明显反应。渐渐地,我出现记忆模糊,他们又逼迫我签字,我拒绝,他们恼羞成怒再次将我捆绑在凉椅上,狱医拿胶管从我的鼻孔插进喉咙故意反复插。在我痛苦的要窒息的情况下,他们没有人性的还逼我签字。后来我被折磨的精神几乎崩溃。

被迫离婚 独自照顾幼儿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我从洗脑班回家后,丈夫张青云由于受到压力,对我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他在外早有外遇,又见我在洗脑班时已被药物摧残的身心俱伤,以至丧失记忆,怕我会成植物人,趁机逼迫我签字离婚,我被迫离家。

我心里明白只有法轮功能救我的命。通过坚持学炼法轮功,身心又恢复了健康。

由于江泽民及中共毫无人性的迫害打压,在江泽民及中共株连政策的淫威下,丈夫怕失去工作,最后还是与我离婚了。我靠自己开店照顾未成年的儿子。

茗山乡派出所:
电话0714-8490359
所长张旭华13971783660
指导员李劲松13971757059
大冶市公安局:
地址:湖北省大冶市新冶大道73号,邮编435100
局长刘元喜
纪委书记张瑞林
邪党副书记程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