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牢狱迫害 济南程淑香控告首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五年九月九日,济南市中药厂退休职工程淑香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程淑香女士在控告书中说:“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泽民一手挑起并操纵对法轮功的迫害至今,我和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弟子一样,在精神上、肉体上都受到了残酷迫害。我被‘610’(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十多次,两年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共冤狱五年,无数次骚扰,直至现在还在继续。”

程淑香今年五十三岁,在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明白了做一个真正好人的深刻道理,在工作和生活中,时时处处严格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思想精神和身体上,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多年缠身并难以治愈的疾病,如过敏性鼻炎、咽炎、中耳炎、胃炎等都全部消失,切身真正感受到了多年未曾有的无病一身轻,身体健康,心情开朗。

下面程淑香女士在控告书中讲述的遭受江泽民集团迫害的部分事实。

修炼“真善忍”屡遭610迫害

一九九九年八月初,天桥区公安“610”人员,伙同受“610”操控的我原工作单位“济南中药厂”人事处、保卫处人员,多次强行要求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只因我不放弃修炼,坚持自己的信仰,就撤销了我的车间分析室负责人、职工代表等职务。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申冤,被北京的警察绑架到天安门公安局,后被转到济南公安“610”驻京留守处,后又逼迫我单位派车带回济南居住地“黄台派出所”,然后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回单位后则被单位开除,留厂察看一年,工资停发,只发三分一工资的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正在单位上班,被黄台派出所绑架到济南市看守所一个星期后,又被转到位于黄河北一个宾馆内的洗脑班(注:受“610”直接操控的专职“转化”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对外号称是“法制培训学习班”),被剥夺通信、行动及一切自由半个月,无理向家人罚款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我被天桥区公安局“610”人员强行绑架到位于济南市刘长山路的济南市洗脑班,对外称是“济南市法律培训中心”,对我进行所谓的“转化”,长达三个月,失去一切自由,天天至少有两个专职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对我轮番进行所谓的“转化”,并且威胁我的家人,索要了五千二百元所谓的“培训费”,家人没有钱,就在工资里逐月扣除。因为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不“转化”,接着在二零零二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二年。

两年非法劳教:“熬鹰”、奴工劳动、家人受伤害

在劳教所,还是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我受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酷刑号称为:“熬鹰”。即被单独关押在一间小黑屋内,没有床铺,不许外出,不许走动,只许在小凳上端坐着,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甚至不让闭眼,长达四十天以上,天天由四个人对我轮番进行所谓的“转化”,稍微一闭眼,就被扰醒。

经过四十多天以后,我当时已经不知是过了多少天,不知是日出还是日落,两个眼窝深陷,消瘦的已不成人形。这时,我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好不容易见到了我,几乎不认识我,一个轻易不落泪的男子汉,当着那么多的人,捧着我的脸,禁不住嚎啕大哭。

在劳教期间,每天强制劳动十二个小时以上,经常加班加点到过半夜一、二点,没有报酬,直至二零零四年三月。

二零零二年劳教期间,我被单位开除,时年四十岁。我的丈夫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受牵连,给他精神上极大的打击,天天下班回家,躺在床上郁闷消极。我的儿子当时十二岁,无奈只好学着做饭,给他爸爸吃,在学校里,情绪抑郁低落,在老师和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这番经历,在他幼小的心灵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学习成绩急速下滑。在他上小学成长阶段,最需要父母的关怀和帮助的时期,却被残酷剥夺。迫害法轮功,给他的过去、现在甚至终身都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精神创伤。我年迈的母亲,因我被劳教,经常是彻夜不眠,担惊受怕,挺胖的身体迅速变的皮包骨。

冤狱四年母亲离世

二零零七年四月,我因为向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天桥区北园派出所绑架到济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多月,然后被“610”控制的天桥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这次绑架之前,我母亲七十六岁卧病在床,一直由我照顾。二零零七年之后,再也没见到她唯一最心爱的女儿,二零一零年九月在对我的朝思暮想和期盼中,母亲离世。我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出狱。

洗脑迫害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夜间,天桥区公安“610”人员,强行将我家的门锁撬开并绑架了我,无理关押在位于济南市市中区大涧沟的济南市洗脑班,因不“转化”于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放出。

再被冤狱一年父亲离世

五天后,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又被长清区公安“610”人员绑架到济南市看守所,关押至二零一五年四月,非法判刑一年,到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出狱。

在这期间,我的父亲也因为对我的过度担心和思念,于二零一四年十月过早离世,离世前,未能见到他最心爱的女儿。

江泽民在这长达十六年多对法轮功持续不断的迫害,我本人、我丈夫、我儿子及我夫妻双方的老人和所有亲属,都遭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给我和全家都造成了不可弥补的精神损失和物质损失。

江泽民一手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仅是对我一个人,对我一个家庭的迫害,而受迫害的是整个中华民族和全世界善良的人,其中也包括被江泽民蒙骗、威逼、利诱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人士。迫害法轮功的整个过程,只因江泽民一人挑起与操纵。在此,我只向江泽民提起控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