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扰半年的足跟痛瞬间消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炼十九年了。我在修炼之前双脚足跟痛,只要脚一着地,立刻象针扎一样钻心的疼,也看过医生,吃了不少药,又换了软底鞋,都无济于事。一九九六年有幸得法修炼了,多年的顽症不治而愈。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左脚后跟又开始痛,状态和以前一样,脚一着地立即疼了起来,强忍走一段路才好一些。为什么会这样呢?修炼十多年了,我当然知道这不是病,有旧势力迫害的因素,最主要还是心性问题。我围绕三件事上向内找,加强了学法和发正念,不是师父安排的一概不接受,在救人上也很用心。过了一段时间不见多大的好转,我就和以前曾经伤害过的生命善解,发现也没管用。又和身边的同修交流,同修说:这都是好事,没有这些事怎么提高啊。我虽然心里明白,可一疼起来心情就不好。外出办事尽量表现正常,别让常人看出来,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

一直到二零一四年四月份,刚停暖气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女儿下班,把车座套拿下来叫我洗,说她表弟经常借她车给单位买东西,有时在车上吃东西不注意,车座套弄脏了,不洗都看不下眼了。其实,洗个车座套对我来说是小事一桩,但这个她叔家的儿子在国企上班,他借私家车给单位用,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嘴上不说,可在心里骂上了,一边洗一边骂人家:缺德、脑袋有病、再没完没了的借我家车就让你出事……什么不好的想法都出来了,也忘了自己是修炼人了。座套洗完甩干晾上了,女儿说没洗干净,她自己重洗。她不用洗衣机,用手搓。这什么时候才能洗完啊,都晚上九点多了,我怨心恨心都上来了,又心疼女儿,就帮她一起洗,后来我丈夫也过来帮忙,把洗衣机放上清水,又洗了一遍,收拾完十点多了。

半夜十二点起床发正念,我就开始打哆嗦,感到特别冷,加了一件衣服又一件衣服,后来把棉被也披上了,还是冷,总算坚持把正念发完,心想,我这是骂人动恶念造业了。早上起床发烧、恶心,嘴里感觉像冒火似的,别提多难受了。这时师父的一句法打進我的脑子里来:“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一下明白了,这不是过心性关吗?这不是明明白白的在个人利益上吃亏吗?我怎么没把握好呢?怎么没悟到呢?修炼这么多年了,利益之心还没放下,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上执着呢?师父早就讲过:“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2] 赶快把这心放下!当时心里特别敞亮,身体轻松了许多。

其实借车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我心里都不舒服,不平衡,有时我用师父的法约束自己,可时不时的还往出返。我就和丈夫说这事,他说多大个事儿啊,不就借个车吗?我也没及时向内找自己。这次真触及心灵了,不是一般的动心。想想修炼这么多年,深感自责。

第二天早起炼功,静功快炼完的时候,就感到左脚后跟右侧往上一点的位置,像有一个东西苏苏的往上爬一样,到了大脚趾上面疼了几下就过去了。我没多想,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炼完功发完六点正念,我想下地该干啥干啥,脚一着地,一点也不疼了,当时心里非常感动,真切的感受到大法的超常。

其实我这个心性关过的拖泥带水的,还得师父点化,就这样师父也算我自己提高了心性,把这个不好的物质拿下去了。从那天起,足跟痛就这样神奇的好了,走路、跑步一切正常。

就在我写这篇心得体会,才悟到,之所以持续这么长时间,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做三件事,心不纯,抱着有求之心,有时为了脚快点好才去做,掺着人心去做神圣的事。有时向内找也是为了脚快点好。并长期执着女儿的修炼状态,放不下,越执着越适得其反,搞的自己身心疲惫,因基点都在人这,就是人的状态。师父看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多着急啊。不能再让师父操心了。我是来助师正法的,要兑现誓约的,做不好对不起师尊,对不起众生也对不起自己。这些年来,弟子不管精進与否,做的如何,慈悲的师父从不放弃我,没有师父的呵护,弟子走不到今天。写到这想起师父一段法:“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3]

在此弟子合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一路呵护,感谢明慧同修辛苦付出,感谢身边同修的真诚帮助。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真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