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同修在诉江中心性升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今年五月一日,最高法院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已有逾二十万法轮功学员用真名实姓,依法刑事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要求将江绳之以法。其中,我身边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也积极参与,在诉江大潮中心性得到了升华。

八十五岁老人:“人人都应该控告它”

法轮功学员A,今年八十五岁了,从小没有上过一天学,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她年轻时辛苦挣钱,拉扯几个孩子长大,落下一身病,全身疼痛。修炼法轮功后,全身病痛不治自愈,无病一身轻。她得法后,因不识字,手捧大法宝书却不会读,心里很着急,她心里求师父,常用手指着大法书上的字叫家人教她读。忽然有一天,她能通读大法书了,师父的各地讲法自己也能通读下来。神奇的是,大法书中的字她能读,这个字在其它地方出现,她却不认识。

十多年来,她学法炼功从不间断,虽然八十多岁,她红光满面,耳不聋,眼不花,身板挺直,她常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她的女儿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恶警绑架抄家,被非法判刑,她也多次和家人同修一起去派出所要人,去讲真相

在诉江大潮中,六月份,她就向两高邮寄了刑事控告书,她说:“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把好人抓起来,劳教、判刑、活摘器官,他是个大魔头。善恶到头终有报,人人都应该控告他,审判他。”

姥姥,我看你是用“心”写的

县里的B同修今年八十岁了,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诉江文章,她认为:这是正法進程推到这一步,是师父让我们整体提高的,也是救人的好机会,我得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她找到当地的一名同修切磋,这名同修说诉江要用真名实姓、真实住址和身份证,就说:“停停,看看再说。”

她一听急了:“正法進程这么紧,停停看看,停到什么时候啊!”她就和女儿商量,想让她帮忙写诉状,女儿说:你得给你儿子(未修炼法轮功)说。B心想:他是常人,不能先给他说,我做了再说。

于是不等不靠,自己动手写。可平时不写字,等写的时候,提笔忘字,写一遍,改一遍,不行就再写再改,还让外孙帮忙。后来,她拿着自己写好的诉状,又独自一人搭车几十里地,到市里的一位同修家,请同修帮忙修改。同修帮助修改整理,打印好后,她带着诉状,又立即乘车赶回家,让外孙帮助填写快递单。

B对外孙说:“你看我这写作多难啊。”外孙说:“姥姥,我看你是用心写的呀,你的心到了。”

寄信时,又赶上天安门广场阅兵,去北京的邮件审查的很严格。她又给邮局负责人打招呼,给她讲了真相,并让她做了三退。这位负责人又给经办人打招呼,才顺利办妥。很快她得到了两高的签收。

诉状办妥后,一天,她看全家人都在,就说:“我控告江泽民了。”并列举江泽民的罪责,“江泽民无辜迫害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他罪责难逃;他残忍的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谋利,按需杀人,他害了多少好人;在他毒害下,有多少人不能得救。我要不是炼法轮功,我的身体会这么好。”

同修女儿说:“妈,这事你做对了。”女婿(某公安局领导)说:“咱妈呀,她看准的事,谁也动不了,只有师父能管。”儿子(某集团公司工程师)听后开心的笑了。

“妈,咱怕啥?!”

C同修今年八十三岁,当她听说两高推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看到周围的大法弟子都在运用法律,用真名实姓控告江泽民时,她说:“俺媳妇说:妈呀,你可别找事,咱家可是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大儿独身,病瘫在床;二儿去世)。我先不写吧。”

事隔几天,C去到学法小组,给同修说:“我昨天做了一个梦,师父在给我们小组的几个人发小牌子,每人一块儿,就是没有发给我。不知道是啥意思。”另一同修说:“俺们都控告江泽民了,你说你不写,怎么会发给你?!”C同修马上悟到:“原来是这样啊,这是在点化我。我要赶快写,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回来后,马上找同修帮她写诉状。当同修帮她写好后,C同修就用心的一字一句的工整的抄写了一遍。复印了自己的身份证,C同修亲自跑到邮局,将诉状邮寄给了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第二天邮件被两高顺利签收。

事后听说有的同修因诉江被警察、街道去家骚扰,她回家给家人说:“警察到不少控告江泽民的同修家去找事儿。”儿子对她说:“妈,咱怕啥?!不怕。”

堂堂正正承认是炼法轮功

D同修今年七十五岁,九九年以前得法的,虽然是老弟子,由于从小没上过学,学法很困难。

得法前,老伴患膀胱癌,动过大手术,朋友建议他们炼法轮功。老伴全身无力,不能行走,D就搀扶着他到炼功点炼功。二个月后,他的病情大有好转,自己能坚持到炼功点炼功。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集团开始对法轮功发起疯狂的迫害,老伴害怕了,再也不敢炼功了,没有几个月,病情复发,瘫痪在床七年,成了植物人,就会吃,会排便,其余啥也不知道,直到去世。

D同修虽然没有文化,她知道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重德行善,她要坚持炼下去,按“真、善、忍”做人。七年来,她无怨无悔守护在他身旁,精心照料。虽然他啥也不知道,但冬天给他取暖,夏天给他乘凉,屋里没有任何异味,连尿片都洗的干干净净,赢得周围邻里的好评。D自己说:“我要不是坚持炼法轮功,没有好身体,我也伺候不了他。他虽然啥也不知道,我凭我的良心,他只要有一口气,我会用心伺候他。”

她一边伺候老伴,一边抽时间炼功学法,把不认识的字写下来,问孙子或家人。现在她自己能通读《转法轮》、看《明慧周刊》。诉江大潮以来,她去掉怕心,让同修帮助写诉江状,邮寄后很快得了两高的签收。

九月的一天,片警及街道办事处一群人拿着一张纸,写着××(她的名字)炼法轮功,年龄、住址等,去她住的宿舍院找她,她当时不在家。当她回来后,左邻右舍都纷纷给她捎信,说今天片警及街道来人找她,说她炼法轮功,叫她赶快躲起来。D找同修切磋,同修说:“师父叫我们‘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你多学法发正念,如果他们再来找你,你就堂堂正正给他们讲真相。”D去掉了怕心,正念很足。结果,D的正念解体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使干扰烟消云散。

事后D同修说:“我以前没有给左邻右舍的人讲真相。现在好了,通过诉江,我可以堂堂正正的给他们讲真相了,堂堂正正的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