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母亲一起闯过车祸这一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二零一四年刚入秋的一天,我的大妹妹开车拉着我的母亲、我的侄女和侄子,去距城里约百里的农村为我的一个侄女相亲,弟弟俩口子开车去接其他亲属。

我的大妹妹开车不太熟练,在急转弯处,车翻了。因车没有连续翻个,所以车体没有变形,除我母亲,其他人都出去了。然后,我的侄女和侄子就在车外喊:“奶奶,奶奶!”

其实车刚要翻时,我母亲就喊:“师父!”这时听外边喊,母亲因胸疼的上不来气,说不出话来,半天才说出一句:“别喊了,我没事!”一会儿,我弟弟也到了,把我母亲从车里弄出来。发现母亲右侧锁骨和左侧小臂的骨头劈了。我的大妹妹要送我母亲上医院,我母亲说:“回家!”可我的侄女和侄子却上医院检查了,没事!

傍晚时,我去弟弟家参加集体学法,见我母亲躺在床上,说出车祸了,两处骨折。我母亲去年七十四岁,当时我问她:“找自己了吗?”“找了,情啊!我就是情太重了,我不该去。”

学完法后,因躺了几个小时了,她身体下面的皮肤和肉酸痛的不行,让我们一刻不停的把手伸到身下進行揉搓。我一看这哪行啊?这不把自己当病号了吗?我就和弟弟、弟媳把我母亲的头调过来,用脚蹬床头自己来调解,别依靠别人,同时心里背法,我母亲说:“现在疼劲儿上来了,背不了。”我说:“那你就一遍接一遍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结果一夜没咋疼,很好。

第二天就不间断的听法,晚上大家来学法,把我母亲用转椅推到客厅参加集体学法,几天后,书放到腿上,母亲能念法了,每人两页,母亲念不完,就上不来气了(因锁骨疼不敢喘气),发正念也坚持不下来。我说:“就差一点坚持完,要象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要时时刻刻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这样下次,母亲就能坚持下来了。

几天后,母亲能下地走了,但生活不能自理,穿衣,吃饭,上厕所还要靠别人。因这十来天,两处骨折的地方一直很疼,我母亲心就不稳了,总想上医院检查一下,通过弟弟弟媳劝说交流,才打消了念头。过两天,我母亲又要上医院,我想:心性上不来,也不能强为,哪有强迫叫人提高的,实在要去,就去吧。

第二天早上,我炼静功,脑中打出一念:不能去医院,不能再走父亲离世的老路。二零一四年十二月,父亲因吃不下饭,日见消瘦,被弟弟从威海接回。大家和他切磋交流、学法、炼功、发正念。因吃不下饭消瘦很快。“七二零”后因人心重,掉下去十年,因我被非法判刑,他甚至骂师父、骂大法。我从黑窝出来,父母才开始从新修炼,虽每天都学法、炼功、发正念,但一碰到事儿,就是人念,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本身又是医生,身体一难受,就想用人的办法解决。

父亲这一次病业反应,虽表面不想上医院,但还是没有正念,已不能炼功听法了,怎么交流心性也不见提高,不去医院就是强为,用人念怎么能过关?可是自己不提高谁也没有办法,真在家里去世了,妹妹、姑姑不理解。当时,关已经是过不去了,我便和母亲、弟弟、弟媳商量,为了不给法抹黑,还是去医院吧!虽然也听法,与他在法上交流,但已不入心。还是不能吃饭,几天,就被旧势力拖走了。

母亲的修炼状态比父亲要好,不能再让母亲走父亲的路,我们是有责任的,这会给当地证实法、讲真相带来一定负面影响。这样早上没吃饭,我就去弟弟家,鼓励母亲坚定的信师信法,使母亲又打消上医院的念头。因骨折处一直很疼,没几天又疼的受不了了,说:谁疼谁知道,疼急眼了,就上医院。我说:“不是你疼,儿子、儿媳不管你,你是大法弟子,修炼的理和人的理是反的。你知道这一难,你还多大的债,师父给你承担了多少,要不管你,命可能都没了,跟谁急眼呢?”这时她已经能和我们学法、炼功、发正念了。这对七十多岁的人来说是不容易的。

可是炼功、发正念时,母亲手势还不到位。为了好的快一些,我母亲的人念又出来了:“去外科打上链子,石膏,也不用药,能好的快一些。伤筋动骨一百天哪!”我说:“这不是人念吗?只要你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师父就会管,不比常人的办法好的还要快吗?只要你动念:好的快是为了多救人,师父就能帮你,还用一百天吗?师父就看你的心!你的人心那么重,师父想管也没办法。”这样,她又认识到自己冒出的人念,去掉了。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除了手不能拿重东西外,母亲基本恢复正常了。早晨给师父上香时,我母亲有时就在师父的法像前掉眼泪,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同时我母亲也感慨自己能有这样一个好的家庭环境,能在关键时刻在法上帮助她闯过这一关。因为我们当地有一个同修,在我母亲出车祸的第二天,出现“脑梗”症状,被家人送進医院,因家庭环境不好,同修们干着急接触不上他,恢复的很慢,加上自己不精進,无数次找他出来参加集体学法,可他总以各种借口不出来,家庭干扰很大,自己又不能保证天天学法炼功,直到现在还没恢复到正常状态。

通过这件事情:七十多岁的人,出了这样的车祸,一片药没吃,一针没打,一个月的时间恢复到这种程度,我的两个妹妹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原来对我们天天集体学法不理解,现在不说什么了。被称为“老顽固”的我老姨夫也“三退”了。

从那以后,凡是亲朋好友聚会的场合,只要我母亲到场,都讲这次车祸的经历,来证实法、劝“三退”。 我母亲平时在家先学法,再做一些装订真相资料的辅助工作,对住在附近但又不能来学法的同修,传递一些资料,并進行交流沟通,帮助其找自己提高心性,再有时间,就和身边的熟人及路过的陌生人讲真相,一天安排的时间很紧凑。

我们无比尊敬的师父为众弟子操尽了心,弟子无以回报,只有不断精進,做好自己承担的大法工作,带好当地同修,救度更多世人,以报师恩!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