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阴霾的曙光

——山西怀仁县法院二审刘贵生法庭内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上午,在山西省怀仁县法院外的马路上,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的口号响彻云霄,本来雾霾笼罩能见度不足五米的县城,渐渐晴朗。

将法轮功学员从法院门口不断驱赶到马路边上的警察也被震撼了,有的悄悄的说:“喊吧,喊喊不冷了。”有的在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劝说下悄悄退党。阴霾渐渐的散了,太阳出来了,行人驻足、过往的车辆摇下玻璃看着这壮观的场面,有的在听着法轮功学员善意的讲真相。在现场,法轮功学员在齐声高喊大法好口号,几十个警察在马路两边站着维持秩序……

怀仁——怀想仁人,以儒家的学统命名,雁门关外,濒临大同,北望恒山,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忠魂已逝,名将骨枯,文明时代,仁人之居,这里却仍然发生着与现代文明不相称的冤屈。

十二月十日一大早,被雾霾笼罩着的整个怀仁县城,在法院门前,上百名警务人员围在法院门口。以没有旁听证为由不允许普通民众进去旁听(但查遍怀仁县法院网站也未见有该案的公示,更别说旁听证的发放了),阻止家属和亲人在公开开庭的法庭旁听。那么是什么案件使得当局如此害怕,动用武警、及全县警力来阻止民众和亲属参加旁听呢?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凌晨,怀仁县河头乡派出所警察无故绑架在河头乡停在路边查阅手机的刘贵生,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强行搜查他的车。当他们在车中搜到刘贵生平时阅读的法轮功书籍、资料时,就把刘贵生关押起来,并强行扣押了他的私家车,至今不还。怀仁县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志刚串通怀仁公安局政保股(国保大队)的张向东,将另处找来的30本资料说是刘贵生的,陷害说“当场抓获”散发资料(即使是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也不犯法),然后非法立案起诉,并在怀仁县法院肖华云的配合下,将刘贵生冤判三年。

正义觉醒 依法诉讼

法轮功学员在经历了人类有史以来最残酷的长达十六年之久迫害之后,掀起了反迫害的浪潮。从今年五月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诉讼案件——起诉江泽民,到目前为止,近二十万法轮功学员用自己的真名参与诉江。与此同时,山西怀仁县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刘贵生冤案的反迫害中。

对一审的冤判,刘贵生的妻子东挪西借,凑出几万块钱聘请了律师。从没学过法律的她,也开始查阅相关法条,并申请成为自己丈夫的辩护人。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经过几个月的时间,此案被朔州中级法院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以“原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裁定撤销一审法院判决,发回重审。

奔走的过程充满了曲折和艰辛,十二月二日上午九点,刘贵生的妻子随同母亲、婆婆来到怀仁法院,递交申请书,打电话给怀仁县法院副院长张先平,张不接,又给其他干部打电话还是不接。之前问过张,他说案子已转给任天文法官负责,但打电话问任法官,任天文说,他现在在北京,并矢口否认接过刘贵生的案子。

眼看只有几天的时间了,法院方还拒之不理,连法律文书也不接。这时法院大厅内,同去的法轮功学员——刘贵生的朋友看到他们在互相推脱,无人接待时,就在大厅内诉说自己当年被刑庭庭长肖华云诬判,被迫害致疯的痛苦经历。这时,一个女法警就偷偷的录像,这位学员义正词严的说你要录像就拿出来堂堂正正给我录。偷拍的伎俩被戳穿,凶相毕露,法警队长李孟江指挥七、八个法警连打带推把这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摔倒在门厅,然后拖出院子,再次将老人推倒在地。被打的老人高声疾呼:“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刘贵生的姐夫想用手机把法警暴力执法的情景给录下来,被一警察发现,几个法警就抢去了他的手机,并把他劫持到一问讯室里。儿子被绑架,女婿又遭不测,刘贵生年近八旬的母亲看到此情景当场休克在法院大厅。法院人员却打了110,调动了三四十个警察围住了法院大厅,还叫来了国保队长张向东,把所有办事人员驱赶到大马路外边。

公权肆虐 执法犯法

在违反各种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怀仁法院坚持于十二月十日上午九时开庭。刘贵生的母亲手持身份证准备进去旁听,也遭到法庭外的警察拦截。八旬老人一年半没有见到自己唯一的儿子。在儿子面临非法开庭时,老人只有强打精神准备进去,可是法院戒备森严,把老人堵在审判庭门外,焦急之下,老人乘律师进入审判庭时,拽住律师的衣服要进去,那些警察极力拦截,老人愤慨的说:“你们不让我进去,我也不让律师进去,律师是我花钱雇的。”老人使劲拽住律师的衣服不放,最后才让老人进入了审判庭。

刘贵生的岳母也拿着身份证准备进去旁听,却被李孟江等七、八个法警架着胳膊使劲往一尺见方的小房子里挤,老人被恶警们折磨的哭喊着,恶警们又用毛巾塞住的老人嘴,强迫老人在一张白纸上签字,李孟江对书记员说:“给她写上大哭大闹扰乱开庭”。又厉声对老人说:“就说你错了,听到没有,就说你错了。”看到老人一直不说,又威胁老人说:“你出去不要哭,不能乱说,要哭就随时拘留你……”最终也没有让老人参加旁听。

与此同时,律师在进入法庭时被违法要求做歧视性安检。面对法警的无理,律师据理力争。

法庭上,辩护律师常伯阳提出要求合议庭所有成员回避,理由是公开审理要求所有愿意参加旁听的人能够参加旁听,却被任天文拒绝。在质证过程中,刘贵生指出,侦查机关在讯问时警察用胳膊卡住脖子对他进行威胁恐吓,给刘贵生造成心理压力和恐惧。常伯阳律师指出,讯问笔录中侦查机关指出当场抓获正在散发资料的刘贵生,为什么没有发现手里拿的和身上带的资料呢?案卷中措辞笼统、模糊,连一个具体地点都没有。

冲破阴霾

在经历了一审被发回重审后的二审庭审,刘贵生又一次被当庭诬判,恶人最后的堡垒没有攻破,死守着最后的一块阵地,然而我们看到了冲破阴霾的曙光……

面对公检法人员的执法犯法,法轮功学员没有怨恨也没有屈服,在不允许旁听时,法院外的法轮功学员督促法院依法办事,无罪释放当事人。在得不到公正答复的情况下,学员们在法院门外齐声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学员们被警察驱赶着从法院的门外一直赶到了距法院大门几十米的马路上。有法轮功学员被警察们抬起来扔到了对面马路上的雪堆上,七十多岁的阿姨们善意的向警察讲着真相。警察们也被感动了,笑着对法轮功学员说:缓一缓再喊。整个场面被一种慈悲的能量笼罩着,在不断的向警察善意的讲清真相后,学员们又聚集到了一起,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口号整齐洪亮,行人驻足,车辆停下来注目。

法律是社会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良知才是法律的最高准则。在刘贵生一案中参与迫害的法律工作者违背了法律的基本准则,也背弃了做人的良知和道义。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历史的耻辱、民族的耻辱。可以说近二十年的历史是以法轮功迫害和反迫害为主线的,历史也是为此而书写的,在这期间的是非功过已无需后人盖棺定论,今天的世人将会逐一作出自己的评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