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调查报告(2)

更新: 2016年10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接上文

一、被酷刑摧残致死的案例

河北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在全国排行第二,除石家庄、保定市、张家口外,邯郸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在河北省排在第四位。其中,邯郸劳教所酷刑致死法轮功学员10人,其邪恶程度在全国劳教所排行第在6位。

这里搜集的中共使用的酷刑手段主要包括:毒打、刑具、体罚、灌食、电击、超负荷劳役、虐待、思想迫害、关禁闭、转关押、延期释放、强迫注射或服用破坏精神药物等迫害手段。

(一) 酷刑——灌食

灌食是最为痛苦的酷刑。中共人员用铁器、起牙器、钳子、筷子等强行把法轮功学员的嘴撬开,然后把料瓶、注射器等当灌食器,直接把食物灌入。也有的恶警强行将胃管从学员鼻、喉插进胃里,然后故意上下来回搅动管子,让法轮功学员痛不欲生。因此有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当时就被插坏、大出血而死亡;也有的警察因为警察省事,插管长期留置不拔导致学员严重感染而死亡。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撬嘴灌食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撬嘴灌食

本报告调查的91个致死案例中,邯郸共有5名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中进行了绝食抗议。其中3人被灌食致死,灌死率为60%,2人在劳教所被灌食致死,1人在看守所被灌食致死。

案例1、暴打、严刑逼供、灌食致死:寻瑞林,男,49岁,成安县人,曾患头痛病多年,四处求医问药,不见疗效,受尽病痛折磨。一九九七年,寻瑞林走入修炼法轮功之后,顽疾不翼而飞。

寻瑞林
寻瑞林

2002年8月31日,寻瑞林和其他学员一起被中共成安县警察绑架、暴打,严刑逼供。寻瑞林希望用绝食绝水的方式唤醒中共警察的良知和善念,三天后被警察强行灌食,继续迫害。当年9月8日,家属得到通知赶到临漳医院时,寻瑞林已停止呼吸,他睁着眼,半握拳,脸向右边歪,左脸耳根有黑紫瘀血,嘴角有白色乳状物。最后成安恶警以2300元了事,掩盖罪行。

案例2.暴力灌食,插坏器官大出血而死亡: 盖新忠,男,60多岁,永年县界河店乡北两岗村人。2005年3月2日,因收留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程凤祥,盖新忠被永年县陈聚山、杨庆社、胡俊安、崔为国等五十多名恶警绑架并抄家。

盖新忠
盖新忠

永年刑警五中队恶警对盖新忠进行了残忍精神和肉体折磨,使用的手段有谎言欺骗、暴力殴打、并强制五、六天不让盖新忠合眼睡觉。 在永年县看守所,盖新忠以绝食抗议,看守所就让一个小门诊的医生宗爱兰对他进行暴力灌食,并以痛苦的胃插管方式来折磨他多日。2005年3月25日,看守所所长郝玉明指使宗爱兰等人再次强行对盖新中进行灌食,在使用暴力时恶人竟然把胃管硬生生插进盖新中的内脏器官,造成鲜血大量从他口中喷出,当场喷了郝玉明一身,最终导致盖新忠窒息身亡。事后永年县公安局恶警对盖新忠家属连哄带骗,没有给家属任何证明,就草草埋葬。

案例3、暴力采用插胃管折磨致死:宋兴国,男 ,29岁,黄骅市藤庄乡朱里口村人。19岁时他得了严重的肺结核病,常常大口吐血,久治不愈,1998年修炼法轮功使多年的顽症不治而愈。

宋兴国
宋兴国

中共镇压法轮功后,他多次遭到迫害,一直以绝食的方式抗议当局对他的迫害。2002年10月,石家庄劳教所恶警看到已绝食一年的宋兴国将不久于人世,便把他送到更为邪恶的邯郸市劳教所。11月上旬,邯郸劳教所恶警在宋兴国奄奄一息的情况下,暴力采用插胃管这种痛苦的方式给他灌食,11天后,宋兴国离开了人世,年仅29岁。

(二) 酷刑——毒打

毒打,指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用手、脚、膝盖、肘等身体部位或使用木棍、警棍、铁器、鞭子等器具对法轮功学员身体局部或全身进行打、抽、搧、掐、碾、踩、推、摔、拽、揪、撞、攥等暴力行为,这些暴力行为给学员身体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有的被致残,甚至当场导致死亡。

调查显示,在邯郸所有关押迫害致死案例中,很多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警察使用电棍、警棍、铐子等警用器械毒打;也有被恶警抓着往墙壁、栏杆、门、地板、床等固定物上撞、摔。有的被打的都是内伤,表面却看不出来,8%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毒打致死,是所有酷刑手段中比例最高的。

酷刑示例:毒打、穿心腿 、撞墙 、鞭抽 、凳子砸 、棍打
酷刑示例:毒打、穿心腿 、撞墙 、鞭抽 、凳子砸 、棍打

案例1、当场被活活打死:张晓茹,女 ,50岁,邯郸市复兴区胜利桥人,原在《邯郸市日报》报社工作,她曾经三次被绑架,二零零零年底被非法劳教一年。

张晓茹
张晓茹

2001年张晓茹回来后继续向世人讲真相,被邯郸市610伙及派出狱恶警连续骚扰,并唆使张晓茹的丈夫对她进行毒打。2003年2月27日,张晓茹和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到河南省濮阳市赵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大庆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后又劫持到濮阳市公安局,副队长王海真非法审问张晓茹两人时,遭到抵制,王海真等中共暴徒恼羞成怒,当场将张晓茹活活打死。

案例2、毒打后再强制劳役致死:郝玉芝,女,58岁,邯郸馆陶县人。于2011年7月16日下午被馆陶县公安局警察绑架、抄家,后被中共当局非法劳教一年半。2012年5月某日晚上,郝玉枝被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恶警吴丽娜用棍棒毒打胸部,之后郝玉枝胸口疼痛,并出现下身出血现象。大队长臧志英带郝玉枝去劳教所医院看看,没有治疗,之后又强迫郝玉枝去地里干活,2012年9月6日,郝玉枝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案例3、长时间毒打致内脏严重受伤:任孟军,男 ,56岁,河北省沙河市东冯村人。他于2001年元月进京上访,回家后被新城派出所非法拘留,后被恶警贾起芳等送至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

任孟军
任孟军

2001年10月期间,在第五大队出工工地,因任孟军向队长再次声明自己以前被逼所写的“悔过书” 作废,而被五六名值班队长长时间毒打,从此任孟军拉肚子、发高烧,臀部和大腿黑紫淤血,内脏严重受伤,上厕所需有人搀扶。没几天,因伤势过重,不能进食,已奄奄一息,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匆匆把任孟军送回家。到家后十几日任孟军离开人世,事后劳教所的警察还造谣说该法轮功学员是因病死亡。

案例4、在看守所遭非人折磨致死:陈玉清,女,61岁,家住邯郸市联纺路。因2000年10月1日到北京上访,被丛台区公安局无故关押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致使陈玉清在10月14日就开始呕血,咳嗽不止。多次报告管教人员无人理睬。在生命垂危时,大法弟子按警报器都无人理睬,致使陈玉清10月18日死亡。死后看守所的管教和狱医连看都没看一看,就叫犯人把陈玉清抬出去,恶警还欺瞒大法弟子,说已经被救活了,回家养病了。 陈玉清被火化时,邯郸市公安局恶警连亲属都不准参加吊唁,他们在火化的路上布满了警车和警察,一步一岗,戒备森严,严密封锁消息。

案例5、关押看守所、洗脑班致死:段新树,男 ,42岁,鸡泽县曹庄乡段庄村法轮功学员。1999年8月,段新树为了说句公道话,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后押回本地,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家人被勒索交700元才放人。

段新树
段新树

2003年9月25日,段新树再被邯郸610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遭受折磨。由于中共长期的迫害,段新树于2004年7月12日含冤离世。身后留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生活艰难。

案例6、毒打折磨成病致死:翟连生,男,60岁,成安县四清街人,邯郸地区早期大法弟子。翟连生在2000年10月份进京上访后,被关进看守所7个月,并遭到恶警毒打,折磨成病不能进食,后警察向家属索取1200元才放人,回家不久离开人世。

(三)、多种酷刑共同摧残

调查显示,邯郸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的学员中,14%是被劳教所的酷刑迫害致死,涉及的劳教所是河北高阳劳教所、河北保定劳教所,有3位外地法轮功学员在邯郸劳教所被酷刑虐杀。 被“劳教”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中,大多是遭到中共多种酷刑手段而折磨致死的。

案例1、酷刑摧残成植物人:刘海琴,女 ,48岁,原邯郸市丛台区财政局副局长。2000年十一以后被邯郸市丛台公安分局恶人绑架,抓捕,被非法劳教2~3年(具体不详),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2001年4月8日,刘海芹等20名大法弟子从石家庄劳教所转到高阳劳教所加强迫害。恶警逼迫刘海芹蹲铐60小时,并在蹲铐时常用电棍电击刘海琴。2001年4月8日,刘海琴由于绝食不肯所谓的转化,再次被高阳劳教所恶警逼施以“蹲茅坑”酷刑,同时还受到20多个恶警的围攻,他们有的用电棍电,将刘海琴的嘴上电满大泡,又被他们打烂;有的踢……最后刘海琴的脸被打得红肿,无法辨认。这样整整折磨了三天,刘海琴被迫害致残,成了植物人。2001年9月她被送回家,每天靠家人用食管灌食维持生命特征至今(2015年)。

案例2、劳教所多种酷刑致死:齐建朝,男,30多岁,邯郸永年县人,毕业于河北大学,在保定中兴(田野)汽车公司工作。2000年4月12日下午,在永年县公安局局长王保世、政保股股长陈聚山等恶警的阴谋策划下,被永年县公安局小龙马乡派出所人员从家中绑架、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受到各种酷刑折磨,如上绳、蹲小号、坐飞机、背宝剑、吊铐、毒打、用烟头烫(胸口留有碗口那么大的烟头烫的伤疤),他的一只手的大拇指被吊铐得已经失去知觉而残废,齐建朝的右手大拇指致残,身上、胳膊上伤痕累累。因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精神恍惚,于2004年7月29日含冤去世。

酷刑演示:烟头烧烫
酷刑演示:烟头烧烫

案例3、电击、毒打、长期奴役致死亡:段新月,男,45岁,邯郸市鸡泽县人,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二零零一年腊月段新月骑自行车进京上访,三天骑了千里路程,一路上饥寒交迫,只想让人们知道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段新月
段新月

2007年9月9日,段新月被鸡泽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后,直接送到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2007年9月20日,段新月遭狱警左涛在图书室电击、毒打。邯郸劳教所长期的高压迫害和繁重的奴役给段新月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胃部时常疼痛难忍,在以后的日子里日趋严重,后期多次吐血,于2010年9月29日段新月含冤离世。

案例4、多种酷刑致残死亡:卢兆峰,男 ,39岁,邯郸大名县埝头乡刘庄村人。2001年农历9月被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10多天后又被转送到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关押。

卢兆峰
卢兆峰

在邯郸劳教所, 卢兆峰长期遭受到二大队队长李海明等恶警的多种酷刑摧残,造成他双腿胀痛、抽筋、肌肉萎缩、呼吸困难,身体每况愈下。2002年6月30日晚上9点左右,卢兆峰丢下他所挚爱的父母妻儿、朋友,溘然辞世。凌晨5点,红光笼罩半个天空,山河变色,出殡的那一刻,忽降大雨,天地为他呜咽悲歌!

案例5、电击、挂铐、毒打、冤狱导致死亡:夏文仲,男,59岁,成安县水利局职工,曾10次被成安恶警非法绑架。

夏文仲
夏文仲

2002年8月31日,夏文仲再次被绑架,在成安县公安局内遭五个恶警用电棍电击,他一只手被铐住挂在局里的铁栏杆上一宿,被迫害的身体出现严重高血压,不能起床,不能说话的情况下,并被冤判四年刑。在河北省大名监狱,夏文仲遭恶人用戒尺脱光衣服毒打。最后又在河北冀东(唐山市)监狱又被关押一年多后,被折磨至神智不清、记忆衰退、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才让家人接回家。此时他的身体已极度虚弱,一直便血,一条腿不能动。2005年3月14日,夏文仲含冤离世。

案例6、体罚、毒打、电击导致死亡:蒿为民,男,44岁,魏县城关镇梁河下村人。长期受到魏县610、公安等邪恶之徒的骚扰,并先后两次被非法关押,蒿以绝食方式抗议迫害,因生命出现危险才被迫送医院抢救。2002年正月二十四日,蒿维民再次被当局非法绑架,5月份被送邯郸劳教所遭迫害,2002年6月初至8月长达两个多月不让睡觉,连续20多个昼夜罚站,还对蒿为民进行体罚、毒打、电击等迫害。2004年出狱后,蒿为民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且病情日趋恶化,于2005年10月15日含冤离世。

案例7、长期关押戴刑具摧残致死:刘焕青,女 ,58岁,邯郸市复兴区大法弟子。她曾三次被复兴区公安局胜利桥派出所恶警抓进看守所。最后一次是在2000年10月6日,不法警察在从家中将刘焕青夫妇绑架,刘焕青被强行关押在邯郸第二看守所长达1年多时间。

刘焕青
刘焕青

刘焕青被看守所恶警视为“顽固分子”,戴着沉重的脚镣、手铐,恶警崔树敏等经常用电棍击打刘焕青全身,使她身体和精神受尽了野蛮摧残,体重由原来140斤降到不足80斤。直到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时邪恶之徒为了推脱责任才允许家属把她接回家去,不到一个月时间她就离开了人世。

(四)、超负荷劳役摧残致死案例

本报告调查的91个致死案例中,共有6%的法轮功学员个案例在最后一次致死迫害中受到超负荷劳役迫害。在15位被超负荷劳役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共有4位因此死亡,超负荷劳役致死率高达15%。

23%法轮功学员在最后一次致死迫害中被强制每天劳役10个小时以上; 12%法轮功学员在最后一次致死迫害中在身体被中共迫害致极度虚弱或严重病症情况下,仍被强迫劳役;

案例1、酷刑之超负荷劳役致死:魏勇,男 ,年龄未知,邯郸魏县人,屡遭中共绑架、劳教。2009年12月15日,魏县国保恶警高峰、王付忠、赵凯绑架了魏勇,将他送到魏县看守所关押一个多月,随后又送往邯郸劳教所进行关押迫害。

魏勇
魏勇

在邯郸劳教所,队长们不顾及魏勇有高血压心脏病,五十多岁的人,还强迫他做苦力劳动,同时还不断威逼其转化写“四书”、写保证,逼迫他转化,逼迫他一直带病做奴工。2011年10月,魏勇突发大脑主干出血,住进了医院,昏迷一个多月,于2011年11月24日含冤离世。

案例2、看守所内超负荷劳役悲惨离世:王改便,男,63岁,邯郸武安市大同镇法轮功学员。2002年3月份,因王改便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大同镇派出所劫持,送至武安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恶警强制他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撕棉丝。有时恶警用皮鞭打他手,还长期罚站,身体已经很虚弱了,恶警也不放人,又非法将他判了劳教。送到邯郸劳教所,因身体被迫害得多处有病,劳教所拒收。又回到武安看守所,恶警把人折磨得已是奄奄一息,才释放回家。同年6月王改便又遭绑架,在看守所被折磨得双腿浮肿,进食困难而奄奄一息。看守所怕担责任,勒索他家里3000元放回。回家后王改便身体一直无法恢复,在2003年4月含冤离世。

(五)、强迫注射、服用破坏精神药物致死案例

除酷刑外,邯郸不少学员还受到了中共的药物摧残,看守所、劳教所恶警明目张胆地通过暴力手段,强迫学员服食大量不明药物、强行打毒针、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和身心摧残。

其实,系统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药物迫害,是中共与江泽民流氓集团实施的一个有计划的迫害政策。虽然药物摧残只是大法弟子遭到的诸多酷刑迫害中的一种,但它却反映出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的阴毒和残忍。

调查显示,邯郸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8人被迫害成精神病人或神志不清。其中确认3名法轮功学员在非法关押期间遭受过中共精神药物的迫害。他们有的在劳教所被精神药物迫害,有的在公安局、看守所被精神药物(毒药)迫害,最后因此而导致死亡。

案例1、强行打针、吃不明药物导致死亡:吴瑞祥,男,50多岁,河北蠡县法轮功学员。2012年4月,吴瑞祥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劳教所二大队,高飞公开叫嚣:“部队就是杀人的,劳教所就是打人的!” “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你不转化,就把劳教所里所有的刑具——老虎凳、上绳、开飞机等等,都给你来一遍,看你转化不转化!”

吴瑞祥遗照
吴瑞祥遗照

吴瑞祥抵制转化被关在了“专管队”,成了邯郸劳教所恶警们重点迫害的对像。恶警高飞等指使犯人轮流看着他,罚站、体罚大锅,一天24个小时不让他睡觉,强迫他保持身体正直的坐在低矮的塑料小板凳上,侮辱他,谩骂他,恐吓他,强行给他洗脑。恶警们长时间不让他洗澡、不让换衣服,阻止家人探视。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恶警还拿冒着火光的电棍威胁吴瑞祥,让他写“悔过书”,他不写,恶警们就写好了强迫他按手印。吴瑞祥不配合恶人,恶警们就把他按倒在地上,一个恶警还把他的手按在电插座上电他。

邯郸劳教所对吴瑞祥实施药物迫害,强行打针、吃药十几天,结果使吴瑞祥身体却越来越糟糕。及至生命垂危,劳教所就一天打好几次电话催促家人赶紧去接人。到底劳教所让吴瑞祥吃的是什么不明药物,打的是什么针,至今不清楚。2013年1月18日,吴瑞祥在家含冤离世。

案例2、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精神失常后死亡:赵申兴,男,年龄未知,武安市种植蘑菇的能手。他曾经三次被中共非法劳教迫害,在武安看守所、邯郸市劳教所他受到多种酷刑摧残,牙齿被恶警打掉,还被恶警强行注射不明药物,长时间的迫害,最终导致赵申兴精神失常。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2004年阴历4月20左右,武安国保警察张利华等人再次闯入赵申兴家中实施绑架,9月份将他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迫害。劳教所恶警恶魔高飞、恶警邢延生继续残害赵申兴。他们将赵的两只胳膊拉成一字形,把两只手分别铐在两张上下铺的床架上。然后一群帮凶用电棍电、用橡胶棒打,打了很久,之后又对赵申兴肆意折磨。其中有一个帮凶郭飞(磁县)都把木棍打断了。

2008年7月13日,武安市城关派出所恶警将赵申兴从家中再次抓走,武安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城关派出所所长侯向前非法将赵申兴送邯郸劳教所劳教3年。到邯郸劳教所后因精神失常现象严重被保外就医。2011年11月20日,因连年被迫害赵申兴在家中含冤离世。

案例3、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精神失常后死亡:李章林,男,44岁,邯郸市郊区彭家寨乡下庄村法轮功学员。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本身体患有不能医治的血液病,学法炼功后痊愈,自己种大棚菜。 1999年10月份,李章林去北京上访被恶警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恶警们对李进行殴打、电棍电,并且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导致李章林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

回家后,李章林谁也不认识,经常出现幻觉,看到许多可怕的东西,并总说害怕,不吃也不喝,身体骨瘦如柴。他妻子将他送到精神病院治疗,稍有好转,但还是经常发作。2002年秋天,在李章林精神病态极不稳定的情况下,再次被彭家寨派出所王春堂等人绑架到邯郸市“610洗脑班”进行迫害。直接迫害责任人是邯郸劳教所恶警邢延生、高飞。迫害月余后回家,病情更加严重,不认识人,大脑一时清醒一时糊涂,总出现幻觉,精神烦躁,并且以前的旧病肝腹水复发,于2005年6月30日去世。

(六)、高压逼迫下的死亡案例

身在中国大陆的每一位法轮功学员都在遭受到中共的这种持续的高压迫害。高压逼迫是指中共当局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修炼,通过抄家、经济勒索、开除公职、谈话、监控、照相、定期汇报等手段骚扰法轮功学员,或者对已经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再次回炉:送洗脑班、精神病院、劳教、判刑等邪恶手段进行任意恐吓,从而给学员和家人造成心理上的恐惧和压力。

调查显示,8%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抄家,15%遭到经济勒索,7%在万元以上,正是中共的种种高压手段,使用很多原来健康正常的人出现精神失常,或者神志不清、痴呆而导致死亡。

案例1、在铺天盖地的高压逼迫下死亡:王宪章,男,60多岁,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道东堡乡柴要村人,在修炼法轮功前患有高血压,脑血管病,并且已经出现偏瘫症状,虽多方治疗仍行动不便,口齿不清。靠长期服用大量药物维持生命,96年底他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体明显好转,他曾骑自行车连续走几十公里也不说累。1999年7.20日以后,中共诬蔑法轮功的谎言铺天盖地,以侯东风、杨洪彬为首的道东堡乡派出所恶警几次上门骚扰,强迫他在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上签字画押,并对其进行恐吓、威胁。本来就胆小怕事的他违心的放弃了修炼,半年后旧病复发至重瘫痪卧床不起,即使这样恶警们仍不放过他,还上门骚扰并给他照像,致使病情再度恶化,不久于2003年8月左右含冤去世。

案例2、年轻人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患重病死亡:张俊河,男 ,36岁,邯郸魏县王营村人。2002年农历9月28日,张俊河被当地派出所及本村村民张三云(又叫黑蛋)等闯入家中,以搜出大法书籍和炼功带为由,强行将他绑架到魏县看守所。一个多月之后,由村支书出面,让家人拿出5000元才放人。回家后张俊河日渐消瘦,被医院诊断为糖尿病。2004年10月1日前夕,张三云、张庆子、李陈重、张海(大队会计,患脑血栓已死)在张俊河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再次非法闯入搜走一本大法书籍,以此要挟家人出钱,再次索要800元。由于多次非法勒索和长期的迫害造成的巨大精神压力,张俊河患重病,于2004年农历腊月28日含冤去世,张俊河去世的时候儿子才11岁。

案例3、神志不清导致生活不能自理死亡:王书廷,男,年龄未知,邱县人,在邯郸市沙果园厂工作。修炼之前患脑血栓无法治愈,修炼后疾病痊愈。2001年7月24日,王书廷被邱城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县拘留所,被迫害的出现神智不清,生活不能自理。当年11月24日被勒索1000元后放出,2003年12月24日去世。

案例4、酷刑迫害致精神失常死亡:张秀玲,女,年龄待查,因多次进京为法轮大法鸣不平,被多次酷刑迫害致精神失常。2000年10月,张秀玲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绑架,非法拘禁于邯郸市第一看守所。被滏园派出所许庆友等恶警勒索8000元,在2001年7月张秀玲含冤离世。

(待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