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邪恶写“保证”很危险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经受十几年的迫害坚持不向邪恶写任何“保证”的同修真是了不起。给邪恶写“保证”而带来的恶果,我可深有感触。在迫害初期,国保警察逼迫我写“保证”,不然就会被带走,开始我坚持不写,他们不让我离开单位,晚上家人为了让我回家,也让我写东西应付他们。最后迫于压力我还是给邪恶写了东西。

结果当晚我就出现了失眠症状,从此一天比一天严重,致使不能学法炼功。后来我被失眠折磨的感觉度日如年,甚至感觉生命会随时结束。我后来明白,失眠症状的出现,是因为我向邪恶写了“保证”,因此旧势力要利用此种形式置我于死地,如果我当时不向邪恶写“保证”,哪怕真的被国保警察带走,而我那个失眠症状也不会出现。因为只要学员做的符合法,师父才能保护学员,才能为学员化解魔难。后来师父清除了邪恶,我才能逐渐的学法炼功,失眠症状随之好了起来。

在古时的修炼中,一个人如果有背叛师门的言辞,就会失去修炼的机会。我向邪恶写了“保证”后出现要命的失眠症状,说明旧势力就是这么干的。“就是让你掉下来,就是叫你说那句话”[1]。它们再抓住这个把柄死死不放,想方设法把写“保证”的学员毁掉。

师父讲:“这个神呢,他不会象人一样。比如说有的学员被抓進去了,在严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写了悔过书。可是呢,他心里想:我这都是骗他们的,出来之后我还炼,我还出去正法,还上天安门。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2]自从学了师父这部讲法后,我内心定了一念,再不能给邪恶写“保证”了。

二零零一年元旦,我去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被警察遣返当地,我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新年前有十多个同修在里面。那时我有时间就学法,给警察和犯人讲真相。邪恶扬言不写“保证”就劳教,但我就是不写邪恶想要的东西,反而写了证实法轮大法好并要求无条件释放的申诉,让狱警交给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副政委。最后多数同修被劳教,其中包括向邪恶写“保证”的,而我在同修被送劳教所之前被所谓“取保候审”,而离开了黑窝。

过关之后,我的失眠症状也随之彻底消失了。出了黑窝不久,师父发表了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给学员从新做好的机会,这是我们师父的无量慈悲。后来我写了严正声明在明慧网发表。

我理解,师父慈悲,给学员改过的机会,我们决不能把这个机会当儿戏。如今我们都知道正法修炼走到了尾声,出现的诉江潮是天象使然,是师父认可的。更是师父的慈悲,最后通过学员诉江,再给公检法司人员得救的机会,是为了成就大法弟子,是为了让更多有缘人得救。可是旧势力起干扰作用,让能被它们利用的人,骚扰、绑架诉江的学员。严重的是,在这个期间还有部份学员向邪恶妥协,向邪恶写“保证”。这怎么能行呢?修炼这么严肃的事情,怎么能允许我们这样出尔反尔呢?这样虽然暂时能出来,表面上没有什么损失,这只是我们的肉眼看不到而已啊!下一个关下一个难,说不定就是此时没有做好,而被旧势力抓住不放造成的啊!

在《金佛》的故事中,如来佛让俩个修炼人跳油锅,他们不敢,而是把路遇屠夫自己掏出来的心放了進去,他们看到屠夫升空成佛了,自己才跳下去,结果没成佛而是成了油条。俩个修炼人为什么又敢跳油锅了呢?就是只要能成佛,下油锅我也干。可惜,他们跳油锅不是信如来佛说的,而是眼见为实才跳的,结果没有成佛而成了油条。

师父讲:“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3]

师父的法我们百分之百信了吗?大法修炼的弟子,有助师救人的使命,同时我们也是为了跟师父回家。我们如果真的信师信法,脱了这张人皮都不怕的话,怎么能怕邪恶迫害而给邪恶写“保证”呢!(当然我们不承认迫害,更不会求迫害)何况现在邪恶已经穷途末路,多数没有了过去的疯狂。所以说我们再不能给邪恶写什么“保证”了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3/给邪恶写“保证”很危险-3198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