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纯念正 在拨打营救电话中升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我和大家分享一下这次拨打北京专案电话的体会,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十二月七日全球电话组针对北京开展了一次大型专案电话拨打。营救平台电话组负责拨打针对公检法系统的真相电话。第一天上午在集体发完正念后,我就开始拨打电话。因为这些号码之前都听过真相广播,所以接通率很高,但是听的时间都不长。我对关于活摘罪恶方面的资料掌握的不多,后来看到很多同修都把有关这方面的资讯文字,一段段的贴到平台左边的通道里,而且负责彩信值班的同修和主持同修也一直在往左边通道里贴正法口诀、口讲稿网址链接、最新翻墙网址等等。我强烈的感受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都在默默的配合、圆容这个场,心里很感动,也在认真的拨打着每一通电话。觉得我们就像战场上的战友,齐心协力,围剿最后的邪恶势力。

第一天有两通电话给我印象很深。一位男士听我讲完大法真相和最新形势变化以及他们所处的危险处境后,一直轻声说,就这样吧。我明白他那边说话不方便。另一通电话那边,一位中年男士一直静静听了五分多钟,最后笑着说:好了,我都知道了。我能感受到,他们两位听明白了我要表达的内容。

打电话的过程中,我没有把这些公检法人员当作迫害我们的邪恶,而是觉得他们就像是失散已久的亲人,在乱世中被谎言欺骗、沉沦,他们生命深处明白的那一面都在渴望听真相,深切的希望大法弟子能够慈悲的去唤醒他们,救度他们。所以不管对方是什么态度,急躁还是不耐烦,我都把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带给他们。有时他们不接电话或者听点儿就挂,我就反复的打,即使响铃或者是设置,也坚持讲完真相再拨打下一个号码。

有一个很主要的迫害部门负责人的手机,铃声一直长响不接。我仍然连续打了14通,在铃响期间,我把真相都讲给了对方。我想,即使他没接起电话,我的慈悲善念,带着真相内容,随着铃声也已经打到他生命的微观中去了。因为我坚信每一个铃声都在解体邪恶。后来电话在显示没接通的情况下,我突然听到电话里有一位中年女士不耐烦的声音:“这在说什么呢,都听不清。”我想,可能是我说话太快了,我就放慢语速。后来我打通这个人的办公室电话,是一位年轻男士接的,这过程中他接挂了很多次,我不放心,觉得他没听明白,就继续打,最后一通他在电话那边放着柔和的音乐,静静听了几分钟,我把该讲的都讲完后他挂了电话。我这才放心,因为他都听明白了。

第三天下午我要出门前,看到反馈平台上同修们拨打的情况,发现很多人都听了真相。我心里很着急,心里很强烈的想:一定要给人讲清真相,多救人。我拨通一个号码,一位男士接挂几次,一直在奚落我。我没动心,心里想着我就是要告诉你真相。结果这一次他突然静静的听着我给他讲真相,听了十七分钟多,最后因为我要赶着出门,所以主动挂了电话。我很感慨,只要有救人的这颗心,师父都在帮我们。

师父说:“救人救的是人的本质,本质就反映在人的思想、精神上,表面上并不一定太重要。如果一个人的思想精神上被毒害了、中毒了,那这个生命才是真的坏了。不是说这个人杀人放火了他就不能得救了,还不是这个意思。那只是表面人的行为,这个人说不定会改过,本质还没那么坏。真正被毒害了的生命,对神、对神的使者干了坏事的,那才是严重的。当然了,我们救人嘛,那邪恶就想把人拉向地狱。我们看到那些个对大法态度不好的,对大法弟子很凶恶的,那这样的人其实他也很可怜,他其实也是被中共造谣的谎言给毒害了,所以他才那么干的。当然也有一些人是受金钱指使。不管怎么样吧,反正是我们能救的,就包括这些,我们都要去救。虽然你看他现在表现的很恶,可是你不知道,他当初可能是一个神圣的天上的神来到世间当人,是为了得这个法才来的。”[1]

读了师父的讲法,更加明白这些众生当初敢于下来的可贵,就是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坚信大法弟子一定能救了他们,所以我们真的不能辜负众生。

这三天打北京专案电话下来,我的感触很多,与以往不同,这些人身处邪恶的中心,位高权重,都或多或少的参与了迫害,甚至是参与迫害的主力,他们平时也不容易听到真相。所以即使接通率不高或者听的时间很短,我觉得也都非常有意义,因为这表明我们攻到了邪恶的最中心,邪恶在集中兵力负隅顽抗,而我们不管对方是什么状况和态度,始终保持纯净慈悲的心态和清醒的头脑,不被假相迷惑,讲清真相,才对得起众生久远的期盼。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